<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74章 做你的拐杖
    小污抢先一步扑到柳茗熙怀里,激动地往某个部位蹭啊蹭,同时发出咕噜的享受声。

    内心os:

    主人小姐姐,你总算醒了……

    这段时间可把本豹爷憋闷坏了……

    好久都没有享受小姐姐温柔的怀抱了呢……

    小郸则一脸嫉妒地握紧小拳头在边上看着它:

    哼哼!臭豹子,→.→鄙视你,每次都跟我争抢……

    “好啦好啦,不要跟一只小动物计较,熙儿醒来了就好。”

    森姆七朗看到郸弥子这副孩子气的模样,忍不住眯起眼睛,揉了下他的头发说。

    小郸:“……”

    脸上慢慢升起两片红晕,

    “什么啊,我才没有跟动物计较。本大爷的智商才不会那么低。你以为我是那只蠢豹子嘛。”

    蠢豹子:“……蠢豹子骂谁?”

    吃我一记飞毛腿!

    小郸:“啊——你个忘恩负义的豹子,居然敢偷袭我!”

    卧室里分分钟乱成了一团。

    小污上蹿下跳,将拆家精神贯彻到底。

    而刚才还声称绝不会跟小动物一般见识的小郸,已经跟某豹子扭打成一团……

    午后。

    柳茗熙恢复了元气,已经能从床上下来走动了。

    她休息了一下,正想拜托千袅帮自己联系哥哥。

    lk就从外面神秘兮兮地跑了进来。

    “小熙熙,快,我有一个神秘的大惊喜要分享给你。猜猜看是什么?”

    “惊喜……”柳茗熙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忍不住抬手捂住额头。

    不是她说,惊喜什么的,都有阴影了。

    之前乔以冰打电话来送惊喜,结果把整栋大楼给炸了。

    实在教人惊吓。

    不过最后她也得到了报应。

    命运波谲云诡,不到最后一刻,谁也猜不到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e=(′o`*)))呼。”

    “小熙熙,我让你猜惊喜,你怎么突然感叹起来了?”

    lk哭笑不得地扶住额头。

    “啊,没什么,有什么好事吗?”

    柳茗熙很快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抓了下头发,眨巴这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

    “当当当——”

    只见lk往边上退了一步,两手朝门口的方向招呀招的。

    “据本大师预测,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心中最想见的人了!”

    “真的吗?”柳茗熙惊喜地握紧小拳头,眼睛立刻变成了疯狂闪烁的小星星。

    莫非……

    哥哥就在……

    就在她期待的视线下,门被推开了。

    柳茗熙的“哥”字都快蹦到嘴边了,门口却突然出现一个穿浅色西装外套,黑色衬衫,打领带,戴着银边眼镜的男子。

    “贺浅老师!”柳茗熙微微一怔,表情一下愣住了。

    眼神一下也从期待变成了黯然,无奈地垂下了头。

    倒不是说,见到贺浅老师不高兴,而是……她还以为哥哥会来的呢。

    “笨蛋,见到我连笑容都不赠送一个吗?”

    这个声音——

    柳茗熙浑身一震,错愕地抬起头,只见少年斜斜地支撑着拐杖,腿上缠着厚白的纱布,身穿病服,就这样顶着一头凌乱的亚麻色头发出现了。

    尽管如此,这也不妨碍他脸上漂亮的笑容。

    “哥哥!”

    柳茗熙的眼眶一下就热了,鼻子一酸用力扑进了他的怀抱。

    “你终于回来了。”

    “嗯……回来了。”韩青禾稍微往后退了一点减缓冲击,接着眯起眼睛,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发,

    “听说你醒了,你老公我为了你,专门从医院里偷溜出来的。”

    柳茗熙脸一红,埋在他怀里半天没起来。

    咳咳,在有人的场合下也公开称老公吗。

    哥的胆子还真大。

    一旁的lk坏坏地拉着贺浅,两人默契地功成身退,到客厅聊天去了。

    “你的伤痊愈了吗?”半晌后,柳茗熙抬起头望着他问。

    “该好的地方都好了,要不要试试看。”

    韩青禾温柔地望着她的眼睛。

    “噗……”柳茗熙捂住泛起了红晕的脸。

    好想给他来一卡车去污粉啊。

    才刚从医院跑出来呢,就开始‘飙车上高速’了。

    “对了,哥,你的腿……”

    看到他拄着拐杖,柳茗熙忍不住担心地问。

    “瘸了。”

    “啊?”柳茗熙吓了一跳,抬头错愕地望着他。

    以为他只是在逗她而已。

    就像以往每次信口拈来的冷幽默。

    “嗯,”

    然而,韩青禾微微侧开俊脸,避开她的视线,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难道……

    是真的……

    柳茗熙的心脏不知不觉地收紧,眼圈也忍不住泛起了红印子。

    “子弹从腿部穿过,医生诊断为肌腱断裂,伤到了一根重要的神经,所以……可能……需要很久,才能恢复正常行走。”

    “我也不知道很久是多久。也有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韩青禾说完,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她。

    “你老公变成瘸子了,熙儿说怎么办,会不会不要我?”

    “不会的!就算你变成了瘸子,你也是全世界最帅最好看最会唱歌最厉害的瘸子!”

    柳茗熙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忍不住涌出来的眼泪,动作小心而又完全地抱住了他。

    充满依恋地黏在他的怀里。

    “你是我喜欢的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可是,以后我不能陪你一起玩了。也不能陪你去想去的地方。”

    韩青禾落寞地抱住她,一手扶着拐杖支撑身体。

    “不会的,我陪你玩。我陪哥哥去你想去的地方,不管去哪,让我做你的拐杖。”

    柳茗熙抱着他抿住嘴唇,毫不犹豫地笃定回答。

    “我都会陪着你的,等你好起来。”

    “熙儿真的很个很好的孩子呢。”

    韩青禾垂下眼睛笑了,睫毛长长地煞是好看。

    “什么啊……哥哥总是这样,一副你好像很年长的口吻。”

    柳茗熙不动声色地擦掉眼泪。

    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为他难过的一面,那样,他一定会更伤心的。

    “可是你看,拄着拐杖的我,甚至都不能完整地拥抱你了。”

    韩青禾用一只手抱着她,语气有些懊恼地说。

    “不,你可以的。”柳茗熙心疼地摇头,仰起小脸望着他。

    “哥哥只要把拐杖丢掉就可以拥抱我了。有我在的地方,一定不会让哥哥跌倒的。”

    “你真好,熙儿。”少年愣了一下,望着她,心口像被什么冲击了一下。

    随即笑得眯起眼睛。

    “呃?”

    柳茗熙被他突然其来的笑容,晃地有些晕。

    “怎么说,不是正常的嘛。”

    她抓了抓头发。

    因为……是他……

    还有,他的腿,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

    怎么办,一想起来就内疚,t^t……

    都是因为自己,哥哥才会那么完美的人变成一个瘸子的,泪崩……

    “傻瓜,骗你的,看你的脸都哭花了。”

    “什么啦,我才没有哭鼻子呢。”

    柳茗熙逞强地拂开他帮自己擦眼睛的手。

    都多大人了,还经常掉眼泪,被发现了会被笑话的吧。

    韩青禾依旧又暖又帅地望着她坏笑。

    “等等,”

    她突然反应过来,“你刚说什么?骗我的?难道说哥你一直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