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69章 羞辱
    “你胡说!杀我父亲的人不是他,而是你,你这个凶手!是你间接害死了我爸爸!”

    乔以冰嘶声怒道,回忆起那一幕,眼圈不禁红了,泪水也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滚落。

    “这一切都是由你造成的……而他……他给了我第二次重生的机会,让我可以找到你,为我父亲报仇!”

    “报仇也要用对地方,你现在根本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你父亲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恐怕会以你为耻。”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会上当吗……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开枪了!”

    乔以冰怔了怔,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仰头发出一阵疯癫的笑声。

    眸光也一瞬间变得狠厉。

    柳茗熙清楚地听见了她拉下活塞的声音,骤然停下了脚步。

    激将法,

    失败了……

    “再往前一点点,子弹可就出来了哦。

    想趁我不备时救下韩青禾,你休想!既然你胆子这么大,那么,我倒要看看,他有几条命让你赌!”

    乔以冰说着,扣下了部分扳机。

    “停停停——”

    柳茗熙意识到问题严重,立刻喊停,担心了看了韩青禾一眼。

    少年此刻还处于昏迷的状态,浑然不知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不说了,你别开枪……”

    “哼。”乔以冰冷嗤了一声。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哥哥?”柳茗熙无奈地深深呼出一口气。

    决定采用温和地谈判方式。

    “很简单,你让我玩痛快了,我就放了他。”

    “怎么个痛快法?”柳茗熙凝眉。

    “说来也郁闷,主人不想让你死,所以我没办法违抗命令杀了你。否则的话,我定要让你以死谢罪。”

    “……”柳茗熙默。

    那个人究竟是谁……

    他对龙翼人有什么企图……

    “但是呢,我已经想好该怎么折磨你了。”

    乔以冰微微抬头,让帽子更加对准柳茗熙全身。

    帽子上安装了摄像头。

    主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脱吧,在镜头前把你的衣服脱光,我倒想看看,身为龙翼人,你的身体跟我们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当然……

    她更想知道,受到羞辱时的柳茗熙,会露出怎样愤怒的表情。

    “你说什么……脱光?”

    柳茗熙怔了一瞬,美丽的面孔掠过一丝错愕。

    “是的,你没听错。”

    乔以冰说着,像看好戏似地瞧了贺浅一眼。

    “正好这里还有个观众,我要把你的果体录下来,日后发给全世界的人欣赏。”

    “你疯了……”柳茗熙咬紧下唇,握紧的双唇,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

    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做。

    “怎么,你在犹豫吗?时间不多了哦,我死了倒不要紧,如果能在死前拉一个垫背的,那才是真正的妙呢。”

    乔以冰说着,迷恋地看向少年俊美的面孔。

    “更何况,青禾殿下长得这么好看……”

    死前若能带走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陪葬,她在黄泉路上,倒也不会寂寞了呢……

    “做你的春秋大梦!警告你别乱来。”

    柳茗熙的拳头越攥越紧,眼神已经变得坚决。

    “不想他死的话,就乖乖把衣服脱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到,你还敢说爱他?”

    可恶——

    到底该怎么办……

    “就是因为你的犹豫,之前才会死了那么多人,怎么,现在连你心爱的哥哥,你也不管了?”

    “别说了,我同意。”

    最后一丝羞耻从柳茗熙的眼里消失了。

    她松开了拳头,像是放弃了抵抗。

    和哥哥比起来……这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什么?

    听到这个回答,贺浅直接震惊了,愕然转眸望着她。

    “熙儿你……”

    她居然答应了!

    为了韩青禾,她……真的什么也愿意牺牲吗!

    “不愧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妹呢,你们这种互相牺牲的精神,看得我都感动了。”

    乔以冰冷笑了一声,心底升起了一阵五味杂陈的滋味。

    回想这两人一路走来的历程,她做了那么多努力,也没能将他们拆散。

    心中的妒意不禁翻腾地更厉害了,恨不得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音来羞辱她。

    “龙翼人妹妹为救哥哥不惜脱衣示众,哈哈哈……柳茗熙,你可真是个放荡的女人。”

    “只要我脱了,你就会放了他吗?”

    柳茗熙对她刻意的讽刺置若罔闻,默默咬唇,将手搭在了衣摆边缘。

    为了确保对方不会出尔反尔,在动手前多问了一遍。

    “你先脱了再说吧,接下来我要求你做的,你都要乖乖做给我看,等我录到令我满意的视频,自然会放过你哥哥。”

    乔以冰第一次尝到可以行使权力的滋味。

    心中不禁升起一阵快慰。

    难怪当初高麟当初虐待自己的时候,那么兴奋。

    只可惜,那蠢女人现在监狱,否则的话,她绝对要她付出代价!

    “熙儿,你真的要这么做……”贺浅眸光担忧地望着她。

    “对不起,贺教授,能不能麻烦你转过去。”

    柳茗熙还想为自己挽留最后一丝尊严。

    “不行。”

    乔以冰果断打消了她的念头。

    “呐,这位老师,你今天必须站在这里哦,我要你睁着眼睛看她脱光,一丝细节也不能错过。

    要是让我发现你故意闭上眼,那么我,就立刻开枪打死人质。”

    “你——”

    柳茗熙眸光怨忿地瞪向她。

    “别怪我无情。当初高麟折磨我的时候,也是直接把我扒光了,还找了一群人来围观,甚至把我当成狗一样使唤,试问当时,又有谁同情过我?”

    “高麟都已经去坐牢了——”

    “那又怎么样,那是她罪有应得!现在剩下你一个人在外面逍遥度日,还成了万千男粉追捧的女神……而我却只能躲在黑暗里苟延残喘,为什么!凭什么!”

    乔以冰声嘶力竭地发泄完,呼吸剧烈起伏着,眸光仇恨地注视地着她。

    她已经疯了……

    彻底地……

    从她的爸爸死在她怀里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对这个世界就失去了希望。剩下的只有满腔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