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67章 换脸后的女人
    柳茗熙一心挂念着韩青禾的安危,用最短的时间在大楼里找齐了贺浅交待给她的东西。

    有绷带,消毒液,还有管子之类的……

    甚至还有扳手,剪刀,钳子(说找不到用老虎钳代替也行)……

    真是……

    怎么看都不像是专业救人的工具啊,反而像是一个水电汽修工。

    “贺浅老师,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把这些东西装在一个布袋子里放到他面前,柳茗熙不禁露出了困惑的神情,担忧地望着他。

    “当然,交给我来,完全没问题的。”

    贺浅把所有东西摆放好,柳茗熙依旧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那个,你先转过去。”

    “为什么?”

    柳茗熙相当不理解。

    她本来就不放心,现在他还要自己转过去。

    万一贺浅老师一个手抖把哥治死了怎么办?

    “你这样看着我无法操作。”贺浅沉着地勾唇,“怎么,熙儿信不过我?”

    “不是,我只是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他安全救回来的。”贺浅对自己有信心。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柳茗熙也就不再思虑那么多了。

    “好,我相信你。”

    她说着,转过身去,在边上巡视了一圈,又掠向上方,寻找有没有新的出口。

    贺浅则有条不紊地对韩青禾展开了施救。

    现在最关键就是要帮他把淤血清理了。

    对于这样的贺浅老师,柳茗熙是有些意外的,毕竟他看到自己后,并没有表现出像其他人那样的惊恐。

    反而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早前他就在课堂上做了那个实验,想必,他对龙翼人应该有所耳闻。

    既然如此……那他有没有可能知道关于龙翼人更多的讯息呢?

    柳茗熙一边飞一边想。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又飞快地掠了下来。

    “熙儿,你回来了,快看,我已经将韩青禾救活了,他现在气息脉搏均已平稳。”

    听到身后传来动静。

    贺浅擦了擦汗,艰辛地呼出一口气说。

    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想让他换个姿势坐着,却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看来,你的本事很高嘛。”

    一柄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他。

    这个声音……不是熙儿!

    “你是谁?”贺浅黑眸划过一丝冷意,警惕地抱着韩青禾问。

    “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柳茗熙呢?”女人戴着帽子,勾唇狞笑着问,眸光冷冷扫视四周。

    “你找熙儿?”贺浅冒险回头看了一眼。

    果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虽然被帽子遮住了一部分,但是依旧可以认出,这就是当初甜品站的店主!

    “谁让你回头的,给我转过去!”

    女人手上的ak47突击步枪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把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将韩青禾从他怀了抢了过去。

    少年气若游丝,脸色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

    “呵,没想到你们的命这么大,炸弹都炸不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也没残废。”

    “你到底想干什么?警告你,快把他放下!”

    贺浅起身焦急地喝道,额头密布汗珠,黑眸里带着危险的冷冽,“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三番两次地针对熙儿,但是其他人都是无辜的!”

    “无辜?呵……这个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肮脏,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你一口一声熙儿叫地这么亲热,恐怕也跟她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女人眼神狠戾地嘲讽道,唇畔牵出歪斜的弧度,手上的步枪紧抵在韩青禾身后,瞄准他的心脏。

    “我不知道你发生过什么,但是,放开韩青禾,他是我的学生!”

    贺浅认为是自己把他们带出来的,就有责任保护好他的安全。

    更何况,熙儿亲手把他交给了自己……

    “闭嘴,多管闲事的家伙,我等的是柳茗熙,跟你无关,再跟我废话一句,信不信我开枪把你打死!”

    真是个疯子……

    贺浅紧盯着她,脑袋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这么难以置信。

    眼前这个女人看似平凡,却密谋炸掉了一栋大楼。

    熙儿平时那么乖巧,没想到竟是第一任进化成功的实验人。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哥——!”

    一声呼唤自身后响起。

    柳茗熙从顶上飞掠下来,竟然看到韩青禾被挟持的一幕。

    “熙儿,你回来了,韩青禾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

    接下来的情况已经不用多说。

    贺浅黑眸里划过一丝懊恼。

    他只是个凡人而已,面对这种情况确实是束手无策。

    柳茗熙并不怪他,只是对眼前的女人又腾起一股恨意。

    “乔以冰,你这个变态,你快放开我哥哥!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女孩长发披散,遮住清丽绝伦的面容,捏紧拳头上前,眉头生气地拧在一起,连眉宇间都萦绕着怒意。

    似乎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哈哈……真有意思,我知道你现在可生气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呀?”

    女人得意地勾起嘴角,眉飞色舞,不过很快,她就敛去了笑容,眼里也迸射出一股强烈的恨意。

    “可惜呢!这一次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得逞了!”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闹到这种地步?”

    贺浅忍不住开口插了一句。

    “我跟她之间的事,用不着你这个闲人管!”

    女人冷冷扫向他,嘲讽地冷哼了一声,“只不过,我实在没想到,我都已经换了一副面孔了,你还能将我认出来。”

    “你错了,认出你的人不是我,而是哥哥。”

    柳茗熙咬牙恨恨地看着她,“更何况,你做的那些事,每一件都那么阴损,除了你,我们根本想不到别人。”

    “呦,这么说来,我还是很优秀的嘛……最起码,青禾殿下记得我呀……”

    乔以冰做出一个妩媚的表情,伸手在韩青禾脸上,恋恋不舍地抚摸了一把。

    “住手——我不准你动他!把你的脏手拿开!”

    柳茗熙被她不要脸的行为激怒,当下就要冲上前。

    “熙儿,冷静一点!”

    贺浅及时将她拉了回来。

    “放开我,我要过去杀了她!”

    柳茗熙气坏了,一下甩开了贺浅的胳膊。“青禾还在她手中,听我的,你别这么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