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53章 求饶
    “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眼下绯闻。”

    柳茗熙眨了眨眼。

    “刚才你说抓到散布谣言的人,在哪里?”

    韩青禾也想知道,他是不是在故弄玄虚,所以冷冷旁观没说话。

    “就在门口。”

    贺浅说着,大步上前拉开了门。

    韩青禾冷冷皱眉,只见他打开门之后,外面围着好几个议论纷纷的同学。

    她们基本都着手机,一脸好奇的样子。

    其中包括先前跑走的良静。

    “老师,你要干什么?”良静还举着手机,突然被贺浅一把捏住手腕,拽进了办公室。

    不由惊慌失措地挣扎起来。

    “你随便抓个人来,是几个意思?”韩青禾单手插兜,眸光冷漠倨傲地问。

    “青禾同学,我说过了吧。”

    贺浅一把将良静的手机夺过来看了一眼,接着随手抛给了韩青禾。

    “你自己看,看完再说话。”

    柳茗熙则一脸蒙圈地看着这一幕。

    什么情况?

    难道说,良静就是那个散布谣言的家伙?

    果然,看完后,韩青禾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那上面有什么?我也要看。”

    柳茗熙连忙凑上去。

    “你们不能这样,凭什么翻我手机!”良静见状,焦急地上前阻止。

    “聊天记录……跟一名专门做新闻的媒体人的对话……”

    柳茗熙吃惊地望着滑动的屏幕。

    上面有之前良静发过去的酒店照片,委托那人把消息散布出去。

    “住手——把手机还给我!”

    良静扑上去,张牙舞爪地想要抢回手机。

    韩青禾冷眸一扫,吓得她一顿,身后的贺浅也轻松扭住了她的胳膊,让她乖乖坐好。

    “不想让外面的同学看你出糗的话,最好安份一点。”

    “这……”柳茗熙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错愕地看向良静。

    心情简直难以言喻的复杂。

    “良静,我跟你不熟吧?你为什么要找人黑我?”

    “我没有……把手机还给我!”良静咬唇愤恨地瞪着她,不太想承认这个事实。

    “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莫不是把我们当傻子?”

    韩青禾冷冷把她的手机握在手里,浑身都散发着寒气。

    良静心里有些畏惧,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

    “刚才她来办公室找过我。”贺浅松开压着她胳膊的手,任她也不敢逃跑。

    “熙儿应该也看到了吧。”

    “……嗯。”对上贺浅的眸光,柳茗熙不太适应了。

    “所以呢?”

    “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猜到是她做的。”贺浅勾唇,抱着双臂斜靠在办公桌上。

    “毕竟,事先知道我要去洛杉矶听讲座,并且带了柳茗熙的人、只有她。”

    “其余同学都是在当天上课的时候才得到的消息。”

    “为什么她会提前知道?”韩青禾问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冷眸移向他。

    贺浅微笑:“她在追我,加了我微信。”

    “噗……”柳茗熙一秒破功。

    居然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她在追他……

    她为什么从中听出了一丝丝自恋的味道。

    “你——你住口!别在这里胡说八道!”良静更是恼羞成怒,满脸通红地怒道。

    “她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这一点熙儿可以作证。”

    “我?”柳茗熙懵了。

    “你第一次来我办公室的时候,就撞见过那一幕,难道忘了?”贺浅提醒道。

    “啊!没忘,那个……想起来了。”柳茗熙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揉了下头发。

    “当初良静想约你。”

    “不仅如此。她今天来我办公室,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还说有办法能让流言停止传播。”

    “什么?她真那么说?”柳茗熙有些惊讶。

    韩青禾也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冷冷瞥了一眼被按在凳子上不敢逃走的女人。

    能说出这种不打自招的话。

    这人的智商真是低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那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我来的时候不早告诉我?”

    柳茗熙可爱的小脸上眉头蹙起,有些不满地看着贺浅。

    不早说也就算了。

    还壁咚她,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把韩青禾惹生气了不说,自己也挨了一拳。

    何必呢?

    “你这样,都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了……”

    “那有什么办法呢,能抓人不就行了。”贺浅摊了摊手,轻松笑道,“我料定你进办公室后,她一定会跑回来偷听的。”

    “为什么当时她在办公室的时候你不戳穿她?”韩青禾冷冷问。

    “因为我没有证据啊。”

    贺浅说着,勾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手机给我吧。”

    他要拿着手机带良静去跟校领导解释了。

    “我为了拿到这个东西,才故意那么对熙儿的,原本的目的是想刺激她,让罪魁祸首早一点现形。”

    “没想到一不小心。把你给刺激了一把。真是抱歉呢。”

    韩青禾冷笑了一声,把手机拍在他掌心。

    这种毫无诚意的道歉,跟挑衅根本没区别。

    “谢谢。我还要指望这手机里的内容,让我保住这份工作。”

    老师传出负面绯闻的话,很容易被校方开除的。

    原来贺浅也很在意,只不过为了演戏,才一直没表现出来。

    柳茗熙恍然大悟地想。

    “贺教授,你……你真的要这样吗?是人都会犯错的,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良静一看,事情真的大条了。

    连忙求饶。

    “你求我没用,得罪的又不是我,我只想保住我的工作。”

    贺浅耸肩,优雅道。

    脱掉了平光眼镜的他,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之前戴眼镜,其实也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睿智些。

    “韩青禾,求你帮我说两句话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时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我不想被学校开除,我以后不敢了!我保证!”

    良静直接选择向韩青禾求饶道。

    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柳茗熙。

    其实她内心上还是觉得自己没错……

    更不想对柳茗熙服输……

    “别跟我说,没空。”韩青禾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冷漠地插着口袋,望着窗外的景色。

    良静一怔,纵使有万般的不情愿,也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了。

    唯有把恳求的眸光投向柳茗熙。“柳茗熙,我……我们这事,能不能私了?我下次打死也不会这么干了,你也听到了,我完全就是因为太喜欢贺浅教授,你每次都出现地这么不合时宜。我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