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52章 不该看的也看了
    “嗯?”

    柳茗熙不太明白。

    他的态度也太淡定了点。

    “你好像完全不在意,网上到处都在瞎说,你就不怕影响你的生活吗?”

    “担心那种事情,完全没必要吧。”

    贺浅摊了下手。

    “都已经发生了,能有什么办法?”

    之前是谁说要注意形象……

    不能跟女学生传出绯闻的啊……

    柳茗熙捂住脸,开始有点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了。

    “小凌羽看到也会不高兴的吧。”

    “嗯……这确实,你提醒我了。”

    贺浅略带思索地摸了摸下巴。

    “去医院接他的时候多带两串糖葫芦吧。”

    “……老师不打算做点什么吗?跟我一起出面向大众解释吧。”

    柳茗熙提议道,“我们之间是完全清白的,首先澄清这点,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律师去做。”

    “熙儿想事情还是简单呢。”

    贺浅勾唇笑了笑,“我们要是一起出面解释,恐怕会引来更多的非议吧。”

    “但是……”

    “酒店记录是实锤。”

    “连老师都这么没信心的话,那怎么行!”柳茗熙气鼓鼓地握紧了拳头,小脸因为生气泛起了红晕。

    “那不是助长了造谣者的气焰嘛,不管怎么说,我们之间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怎么能任由他们一直说下去!”

    “熙儿就这么讨厌跟我扯上关联嘛……”

    贺浅忽然意味深长地望向她。

    窗户开着,风从外面吹进来,扬起他身上披着的实验大褂。

    也将窗帘吹得微微鼓动……

    “额,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用来这样举例吧……”

    柳茗熙红着脸抓了抓头发,开始不懂贺浅的脑回路了。

    她并不是不想跟他有关联。

    只是不想产生,‘潜规则'这样的负面关联。

    这传出去就是妥妥的丑闻……她原以为,贺浅就算不生气,至少也该排斥才对。

    岂料。

    贺浅不仅没有,反而勾唇慵懒笑了,轻松地耸了耸肩走向她。

    “如果说,我早就已经猜到,有人会恶意揣测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什么意思?”

    柳茗熙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

    他早就知道,

    那为什么不阻止?

    男人没说话,伸手轻易地撑住她身后的墙壁,低下头,深邃的眸光,像是能穿透一切事物直达她心底。

    “难道你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吗?”

    柳茗熙后背贴上了墙壁,睁大眼睛迷惘错愕地望着他。

    贺浅唇畔勾着意味不明的弧度,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她。

    “猜对了。熙儿不愧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聪明学生呢。”

    “什么……调教……贺教授,你到底想说什么?”

    柳茗熙微蹙眉头,可爱的小脸掠过一丝不安,身体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一点。

    想要脱离这个男人的禁锢。

    他突然靠自己这么近,还说些奇奇怪怪的,已经彻底打破人和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了。

    “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过了。你现在躲我,会不会有些多此一举了呢?”

    柳茗熙睁大眼睛。

    这……这真的是贺浅教授会说的话吗?

    什么叫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

    “你看见什么了?”

    “看来熙儿还不知道呢,他没有告诉你嘛。”

    他?

    又是指谁。

    韩青禾吗……

    贺浅勾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眸光别有深意地越过女孩慌张的面孔,望向不远处。

    办公室的门开着。

    如果有人站在走廊的话,一定可以清晰看到他们此刻所做的一切。

    那也是柳茗熙为了避嫌,刻意没有关门的。

    “看来熙儿真的在防范我呢,把我当成那种色狼了吗?”

    “没有,外面都那么说,我只是不想让同学们多想。”

    柳茗熙蹲下身,试图从他臂弯下穿出去。

    却被贺浅轻易捏住了手腕,按回了墙壁。

    “老师……请你放开我,这里是学校!”

    柳茗熙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着。

    看样子是生气了。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认为贺浅教授真的是网上传的那样,对女学生实施潜规则的人了。

    再不放开,她就不客气了。

    “放开她!”

    ——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贺浅还没来得及转头看一眼,就被一拳狠狠砸在了脸上。

    对方并没有就此放过他,揪住他的衣领,又是一拳即将落下。

    这次贺浅没有开小差,伸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韩青禾的拳头。

    勾唇轻笑了一声。

    “青禾同学,你的脾气,真的有点暴躁呢。”

    “猥亵女同学的衣冠禽兽,没资格说这种话。”

    韩青禾的拳头带着怒火,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冷意。

    “哥,你冷静点——”

    柳茗熙见外面已经围聚起了一小批同学,都是被动静吸引来了。

    连忙关上门,跑到他身边拉住了他。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好人。”

    韩青禾冷冷甩开他,拉着柳茗熙的护在身后。

    “呵……青禾同学,就这样对我下了判定,未免有些太草率了……”

    贺浅撑靠着桌子站起来,抬手把被他打歪的眼镜拿了下来。

    破碎的镜片从他的眉骨处划过去,留下了一道伤口,渗出了小部分血迹。

    “我会那么对熙儿,是有隐情的。”

    “隐情?”

    柳茗熙怔了下,蹙眉不解地望着他。

    “什么隐情?”

    头顶响起一声冷笑。

    “熙儿,你还要听这个家伙扯淡么?依我看,他跟你之前遇到的那些衣冠禽兽没什么两样。”

    不……

    不会的。

    贺浅救过她两次,而且每次都有机会接近她。

    如果他真的想做什么,恐怕早就下手了。

    又怎么会选在人群密集的学校,还在办公室门大开的情况下做这种事?

    “我已经找到散布谣言的人了。”

    贺浅随手扯了两张纸巾,拭去眉骨的血迹,随手把它和平光眼镜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韩青禾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做这一切。

    眸光冷得不带丝毫色彩。

    “发生这种事,当众解释,发律师函,遏制谣言……都是无用的。只有揪有幕后那个人。”

    “这一点我们当然知道。”韩青禾冷冷接口。

    提起谣言,他更不爽了,眸色不免又沉了几分。

    “但这跟你刚才越界的行为有什么关系?别混淆视听。”

    一码归一码。没有什么能偏移他的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