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43章 危险来地猝不及防
    是谁?

    柳茗熙回头看去。

    凭直觉能猜到视线是由旋转楼梯那边的传来的。

    “你在看什么?”

    可是那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也许是她感觉错了……

    “没什么。”柳茗熙摇了摇头,手攥了下衣摆,有些紧张地站起来。

    “我想先回去了,再见,贺教授。”

    “是我刚才的举动冒犯到你了吗?”

    贺浅眸色忽明忽暗地望住她。

    “没有的事。”

    就算她心里真的觉得有点不合适,也不会说出来的。

    “总之,我先过去了。”

    她颊上带着红晕,转身朝门口走去。

    贺浅站起来望着她。

    柳茗熙走了几步,忽然觉得腹部有些绞痛,脚步不由顿了一下。

    难道是刚才吃太多冰不舒服了?

    她默默加快了脚步,疼痛的感觉却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咬牙忍着痛意拉开了门,就在那一瞬间,外面刺眼的光芒涌入瞳孔。

    她却觉得一阵眩晕,眼前刷地陷入了黑暗。

    “熙儿!”

    身后响起贺浅的声音,带着关切。

    他伸手一把扶住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即将坠地的身体。

    “熙儿,你怎么了!”

    贺浅喊了她两声,发现她意识昏迷,脸色苍白,嘴唇慢慢由苍白变成了乌青的颜色。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了?”

    郸弥子一脸惊慌失措地抱着小污跑到他家门口,见到这一幕,不由震惊不已。

    “熙儿怎么跟小污一样昏倒了!”

    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小污……”贺浅有些震惊地望着那头豹子。

    那不是条狗吗?

    怎么变豹子了!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那些的时候。

    “熙儿这是中毒的症状,小污刚才吃了什么?”

    “什么,中毒?它吃了芒果沙冰后没多久突然打了两个滚昏过去了!是不是死了啊,我是不是要打120……”

    “芒果沙冰。”

    贺浅若有所思了一瞬,忽然放下熙儿跑回茶几上,拿起那盒吃了一半的沙冰,在里面翻搅了一下。

    果然找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小颗粒。

    “糟糕,是**中毒!”

    他连忙把那盒沙冰拎起来,从冰箱拿了两瓶牛奶。

    “你先喂她跟小污喝下去,我把车子开出来!”

    “恩恩。”

    郸弥子现在没办法思考那么多,连忙按照他说的做。

    不远处。

    小男孩站在楼梯口,抱着一只布偶熊,睁着漆黑的眸子望着这一幕。

    “把她们抱车上去!”

    “好!”

    紧接着,跑车风驰电掣地冲了出去。

    犹如一道银色的电光消失在小区内。

    所幸他们抢救及时,医院离小区又足够近,经过急症室的洗胃治疗后。

    熙儿和小污终于摆脱了生命危险。

    “太可怕了,谢谢你,贺教授,还好你给她们灌了牛奶……”

    病房里。

    郸弥子紧张地搓着手,回忆起两个小时前惊心动魄的一幕,仍旧心有余悸。

    “没什么,那是我应该做的,小污现在怎么样了?”

    贺浅守在柳茗熙的身边,转头问道。

    “它现在被送去兽医站观察治疗了。”郸弥子有些尴尬地回答。

    “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其实它是一只豹子。”

    “你每次给它打扮成那个样子,要认出来还真有难度。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贺浅推了下眼镜。

    “被医生看到的话,应该会让你们上交给国家吧。”

    “咳咳……嘘。”郸弥子神秘兮兮地凑近他。

    “你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了,这边我已经打点过了。”

    小污是熙儿的宝贝。

    要是被z国抓走了,她醒来肯定会哭死的。

    “我不会说的。”

    “那就好。”

    郸弥子松了口气。

    “对了,我还没有打电话通知他们,先跟韩面瘫说一声。”

    他忽然想起,从口袋拿出手机走到外面。

    “待会我过去看小污,这边就拜托你了。”

    “嗯。交给我吧。”贺浅双手插着裤兜,斜靠在窗台说。

    目送郸弥子身影离开,他转眸望向躺在病床的女孩。

    她安静地躺着,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精致的五官,恬静的面容,苍白到令人心疼的脸色。

    犹如一个小天使。

    他忍不住迈动步子,朝她走去。

    ……

    韩青禾接到消息后,心急火燎地开车赶到医院。

    一口气冲进病房。

    推开门的那一刹然居然看到贺浅的手落在她胸前,似乎要去解她的衣扣。

    “你干什么!”

    韩青禾的脸色徒然一冷,风也似地冲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从病床上拎了起来,重重地按在墙上。

    “居然趁她昏迷的时候占便宜!”

    “你误会了,我什么也没干,而且,你就这么对待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么?”

    贺浅不恼也不怒,完全没有被抓包的慌张。

    “我亲眼所见!”

    韩青禾的眸色更冷冽了,似乎能穿透他的身体将他看透。

    “你不信也没办法,我只是在替熙儿整理被角。”

    贺浅的后背抵在墙壁上,发型有一些凌乱,眸光坦然。

    两人争执发出的动静,吵醒了昏迷中的柳茗熙,她皱了皱眉,费劲地睁开眸子。

    只见病房内,韩青禾脸色冷峻地把胳膊抵在贺浅的脖颈处,手正揪着他的衣领。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柳茗熙一醒来就看到两人在对峙,虚弱地撑着手臂想要坐起来。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非要用打架的方式来解决。

    “熙儿,”

    所幸,韩青禾见她醒来,马上放弃跟贺浅纠结,上前抱住了她。

    “你到底出什么事了,郸弥子打电话过来说你在医院,我马上就赶来了。”

    哥在担心自己吗?

    又丢下工作半路跑了吧。

    看到他英俊的眉宇间萦绕着的关切。

    柳茗熙不禁觉得心里一暖,抿唇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但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说罢,转眸感激地望向站在一旁的贺浅。

    “是贺教授把我送医院来的吧?谢谢你,可是我到底怎么了?”

    她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困惑。

    当时柳茗熙只觉得腹痛无比,打开门后就晕过去了。

    直到现在,脑子也还是稀里糊涂的。

    “你是因为**中毒才昏迷晕倒的。”贺浅推了下眼镜回答。

    显然,两人都没意识到问题居然这么严重。

    柳茗熙直接愣住了。

    韩青禾微微蹙眉,眸底浮现一抹凝重,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变得冰冻了。

    “我先用牛奶给你稀释,最后把你送到医院洗胃。期间小郸帮了很大的忙。”

    “中毒……我怎么会……”

    柳茗熙终于缓过劲来,错愕地睁大眼睛。好好地在家怎么会中毒,这危险来地也太猝不及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