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40章 凌羽
    “小郸,我们这样会以另一种理由被抓走吧。”

    柳茗熙默默擦汗。

    例如引起群众恐慌什么的。

    “别傻了,熙儿,只要没人认出它是一头豹子就行了。”

    郸弥子悠哉悠哉地摊了摊手。

    “前面有个游乐场,我们去哪儿玩吧。”

    “好啊。”

    柳茗熙点了点头,两人兴高采烈地奔过去。

    排队买票进入游乐场后,两人一口气玩了个尽兴,最后小郸想要挑战那个看起来异常恐怖的疯狂搅拌机。

    “熙儿,和我一起吧,两个人玩才有意思啊。”

    “不了不了。”柳茗熙连连摆手。

    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虽然我也很喜欢玩这些刺激的项目,但是刚刚那个黄金大罗盘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现在有点想吐。”

    “什么?想吐,熙儿你不要紧吧?”郸弥子的脸上立刻浮现关切。“没事,你玩你的,不用在意我。”

    柳茗熙在他的搀扶下找了条长椅坐着。

    “我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可以拉。”“那好,你等我噢,我上去玩一轮。”

    “我在下面给你拍照~”

    “嗯嗯。”郸弥子说完,背着小污就跑过去排队了。

    柳茗熙一个人在底下坐着,看着四处的风景。

    忽然,不远处一对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的视线。

    “那不是贺浅教授嘛?”

    柳茗熙眨了眨眼睛。

    只见贺浅穿着一身黑色的衬衫,扣子系地整整齐齐,头发也打理地纹丝不乱。

    一如既往地禁欲系装扮。

    往哪儿一站就是道亮眼的风景线。

    “快看,那个男人好高,长得真帅。”

    “是我喜欢的款式。”

    “可惜已经有儿子了……”

    只见贺浅手里牵着一位小朋友,穿着蓝色的字母卫衣,浅棕色头发,皮肤苍白,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

    但是那双眼睛非常大,非常漂亮。

    默默地看着路过的人,安静地一声不坑。

    “凌羽,糖葫芦你是要山楂的,还是草莓?”

    “草莓……”

    小朋友看着橱柜半天,幽幽地吐出两个字。

    “老板,麻烦给我来两串草莓味的。”

    “好勒。”老板收了钱后,乐哈哈地拿出两串递给他。

    “谢谢。”贺浅文质彬彬地接过,递了一串给凌羽,另一串自己拿在手上。

    “?”

    凌羽接过后,有些不解地望着他。

    两串……另一串是给谁的?看他的动作也没有打算吃的样子。

    贺浅牵着他的手,迈动长腿,朝坐在不远处长椅上的柳茗熙走去。

    “贺……贺教授。”

    柳茗熙连忙站起来。

    他也已经看到自己了吗……

    “熙儿,真巧,没想到在周末还能碰见你。”

    贺浅说着,微笑着把手里的草莓糖葫芦串递给她。

    “刚才给凌羽买的时候,顺便给你带了一串,希望你别嫌弃。”

    “啊……怎么会,谢谢贺教授!”

    柳茗熙感激不尽地接过,听他提到凌羽,忍不住朝那位小男孩看去。

    “这位小朋友就是教授您的儿子吗?好可爱啊。”

    孩子确实长得很好看,像杂志封面上的小男模,有种英伦的贵族气质。

    “对,上次说带给你,让你认识一下的,今天不用特意安排就碰上了,只能说我们有缘。”

    贺浅推了下眼镜,意味深长地笑道。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

    柳茗熙蹲下身,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小男孩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舔着冰糖葫芦,也不说话。

    “儿子,姐姐在跟你说话呢,快回答。”

    贺浅眯起眼睛,拉了拉他的手。

    “……”小男孩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里似乎掠过一丝无语。

    “听话。快回答姐姐。下次爸爸还给你买糖葫芦吃。”

    糖葫芦什么的就想把他收买。

    省省吧你。

    小男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地垂下视线,继续舔舔……

    “咳……那个,孩子有点怕生,不爱说话。我替他回答吧,凌羽今年14.”

    贺浅眯起眼睛,一边揉着他的头发,一边跟柳茗熙解释。

    揉啊揉啊……凌羽都头发都快他揉成一个鸟窝了。

    小男孩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心想你再这么揉下去我要变成秃顶了。

    “木关系,木关系,我小的时候也比较害羞,哈哈。”

    柳茗熙丝毫不介意,反而觉得小凌羽非常有个性。

    不过男孩14岁,看起来似乎只有八九岁的样子,这点倒很让她意外呢。

    “凌羽从小就体弱多病,长期住在医院,所以发育地也比同龄人要差一些。都是我的错,自从他母亲走后,一直没能好好照顾他。”

    贺浅揉着他的头发,叹息地向熙儿解释道。

    “啊……原来如此。”

    怪不得小凌羽看起来这么瘦弱,原来他不仅失去了母亲,身体的健康也很令人担忧……

    “希望凌羽可以早点好起来。”

    “我也这么期待着。”

    两人在底下闲聊了一会儿,疯狂搅拌机就结束了。

    郸弥子把书包背上,一脸兴奋地跑了过来。

    “啊!熙儿,疯狂挖掘机实在是太好玩了!超级刺激,超级酷!建议下次你也试试……哎,这是谁?”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什么来路。

    为什么站在熙儿身边?

    郸弥子一脸懵逼地放慢了步子,疑惑地打量着他。

    “那明明是是疯狂搅拌机。”

    凌羽面无表情地舔了舔糖葫芦纠正道。

    “这个智障哥哥连名字都读错,到底是怎么念完小学的?”

    郸弥子:“……”

    他感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不仅小污,现在连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朋友也要伤害他了吗?

    “小郸,你该不会认不出来了吧?这是我们在edun高中的老师呀,他教我们三年化学,现在转到东陵学院继续教书了。”

    “什么?化学老师!”

    被柳茗熙这么一说,小郸倒是想起来了。

    确实啊……

    我们的化学老师确实是顶着这么一张帅气的脸,只不过当年大家都比较迷恋小鲜肉,还不懂得欣赏贺浅的颜值。

    现在看来,简直是……

    “没想到我们的化学老师变得这么帅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哈哈,实在是惭愧惭愧。”

    郸弥子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哈哈笑道。“没关系,我记得你们就够了。小郸现在哪里念书?还有森姆七朗,想当初你们这对cp,在学校可是深受欢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