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39章 专属天使
    贺浅哥哥……

    柳茗熙默默扶住额头,哭笑不得。

    那还是算了吧。

    熙儿只有一个哥哥,就好像韩青禾只有一个妹妹。

    “真没想到,贺叫兽你已经结婚了,刚才差点就误会你了。”

    柳茗熙说着,推开凳子站起来。

    “刚才打扰了,我先走啦,希望你儿子早日康复。”

    “谢谢。”贺浅从座位上站起来,“我送你出去。”

    “不用啦,教授再见~”

    柳茗熙眯起眼睛,朝他挥了下手就走了。

    心想以后再也不用躲着贺教授了。

    贺浅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抱起双臂微微勾唇,深邃的眸子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芒。

    ……

    刚从办公室离开。

    柳茗熙就撞上了前来找自己的韩青禾。

    “哥,你怎么来啦?”

    她眼睛一亮,快步朝他走去。

    “我是来找你的。”韩青禾伸手揽住她肩膀,望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一根毫毛都没有碰到我拉,哥哥不用担心的。”

    柳茗熙说着,神秘兮兮地说,“因为教授不是那种人喔。”

    “……”韩青禾垂眸有些无语地看着她。

    “他给你灌迷魂汤了么,突然间这么相信他。”

    说不上为什么。

    韩青禾就是觉得那个贺浅有问题。

    他的直觉从来没有出错过。

    “哥这次真的考虑太多了,我刚才代同学们去给贺教授送花,他跟我说了他的一些事情。”

    “什么事?”

    “嗯……”柳茗熙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她答应过要为贺教授保密的。

    “怎么,熙儿跟他有秘密了?”韩青禾冷眸微眯,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丝淡淡的不爽。

    “连我都不能说?”

    “不是不是,其实也不是特别神秘的事,哥只要不告诉别人就好了。”

    柳茗熙抿了抿唇,长睫扑闪。

    哥哥是对自己而言最特殊的存在……

    只是告诉他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其实,贺浅教授已经结婚了哦,他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小男孩在z市的医院接受治疗。”

    柳茗熙仰头双眸认真地望着他。

    “正是因为这样,教授才会从edun转学到东陵的。”

    “他结婚了?”

    听到这,韩青禾也不免微微一怔,俊眸掠过一丝讶异。

    如果结婚为什么没有戴婚戒?

    如此保密,难怪别人会误会。

    不过……

    “如果结婚后,还能对别的女生产生想法,岂不是更渣了?”

    韩青禾抱起双臂,轻扯唇畔讽道。

    可谓是一针见血。

    “呃,然而,贺教授并没有对我有想法啊。所以哥的说法不成立啦。”

    柳茗熙挥手,一本正经地比了个叉叉,“这票我否决!”

    “好了,小傻瓜。”

    韩青禾见她这么认真,忍不住勾唇,一抹宠溺的弧度。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真是拿你没办法~”

    老实说。

    听到贺浅已经结婚了的消息。

    多少也让他降低了一些危机感。

    身边这个女孩,是专属自己的天使。

    谁也不能把她从自己身边带走。

    ……

    周末。

    柳茗熙换上了小白裙,背着黑色的链条包包,准备出门逛街。

    “喵喵。”小污跑到她面前打滚卖萌。

    意思是让她把自己也带上。

    “你也想去逛街嘛?”柳茗熙蹲下身,伸出手指碰了下它黑色的鼻尖。

    恩恩——

    小污眯起蓝眼睛,乖巧地点了点头。

    “别被它的卖萌给收买啦。”郸弥子撬着冰淇淋走出来。

    “熙儿看看它现在的样子吧,很明显一看就是只豹子,这样出门会被警察蜀黍抓起来的。”

    “嗷呜呜……”小污哭唧唧。

    就因为它是一只豹子就不带它出去玩了。

    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早知道它就当一只猫算了。

    “可是它已经闷在家里好久了,再这样下去会得抑郁症的。”

    熙儿作为亲妈,自然是舍不得小污受委屈的。

    “噗——”郸弥子差点没有吐血。

    “豹子也会得抑郁症么,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见。”

    小污一听,马上瘫倒在地,歪头望着窗外的天空,掉出半截舌头。

    一副‘我现在很抑郁,谁也别理我’,‘我已经是一只废豹了'的样子。

    “你看,它好可怜啊。小郸,我们给它乔装打扮一下,带它一起出门吧。”

    熙儿蹲下身望着它,两只眼睛闪烁着小星星。

    一副完全被它萌化的样子。

    “好吧,真是拿这只戏精豹子没办法。它不去报考电影学院实在太可惜了。”

    郸弥子摊了摊手放下冰淇淋,回房间找工具去了。

    小污见状,立刻跳到桌上,把他吃了一半的冰淇淋给解决地干干净净。

    完了还舔了舔盖子。

    郸弥子出来一看,差点没抓狂。

    “这可是冰箱里最后一盒哈根达斯了啊!小污,你给我吐出来——”

    “别介样!等出去的时候我们再买,小郸,我们快给它打扮吧~”

    柳茗熙连忙跑过去拉住他。

    今天家里只有他们在,lk去跟千袅约会了。

    青禾去了公司。

    七朗也有事出门了。

    “先给它戴个头巾。”郸弥子拿出七朗天天捆在头上那个蓝色头巾。

    “哈哈哈这个样子很像森姆七朗有没有……”

    “小郸,你这样说,七朗会打你的。”

    “再给它穿个卡通衣服。”郸弥子拿出一套绿色的恐龙装备。

    给它套了起来。

    “哈哈哈看起来像穿着恐龙睡衣的森姆七朗!”

    熙儿:“……”

    “最后我们给小污涂一点腮红和口红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柳茗熙不太懂小郸的审美。

    “因为,我想看七朗涂上腮红口红的样子啊。”

    “但它是小污啊!”

    “没关系的,我们只要把它搞得不像一只豹子就好了,相信我没错的。”

    郸弥子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好吧……”柳茗熙决定给他一点点信任。

    小污更是全程面无表情,任由鱼唇的人类在自己头上乱搞。

    内心台词:

    “→_→”(为了能出去玩,我忍了。)

    两个小时后。

    他们出门了。

    柳茗熙把小污背在书包里,让它露出一个脑袋,看看外面美丽的风景。

    “呜哇——”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小孩的哭声。

    “妈妈你看,她书包里有一只狼外婆!好可怕……”

    柳茗熙:“……”

    小污:“……(俺才不是狼外婆,俺是你豹爷爷。)

    “嘘,别看,小心晚上狼外婆来把你抓走,我们从那边过。”

    妈妈赶紧一把捂住孩子的眼睛,牵着他从另一边匆匆走过去了。

    期间还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他们一眼。好像他们是什么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