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36章 想复仇么
    “唔……疼……”

    这个吻的力度太深,柳茗熙不禁蹙紧了秀眉,含糊不清地请求着,伸手推着他坚硬的胸膛。

    “熙儿是我的,我不允许你想别的男人。”

    男子滚烫的气息暧昧拂落,将她反过来,压向墙壁,大手轻车熟路地把她的衬衣推了上去。

    “不要……住手……”她回头慌张地求饶。

    这里可是男更衣室。

    第一次看到这么生气的韩青禾。

    紧张和害怕充斥在她的胸口,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期待……

    “熙儿知道错了吗?”

    “我知道了t。t……下……下次不会了……求求哥,不要……”

    “熙儿还想有下次?”

    女孩可爱的小脸因为先前激吻变得潮红,她柔弱的乞求不仅没有让韩青禾放过她,反而更加激发了他对她的爱意和占有欲,很快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

    从那之后。

    柳茗熙再见到贺浅,都不主动上前打招呼了,隔得老远就会绕道走。

    上课的时候也一直埋着脑袋,不喜欢回答问题了。

    贺浅对此还在课堂上小小地抱怨过。

    “这个问题谁来回答?没人会吗?”他在台下扫了一遍,“熙儿来吧。”

    “sorry教授……我也不会。”

    柳茗熙红着脸回答。

    “是吗?”贺浅跟坐在她边上的韩青禾远远对视了一眼,优雅地推下眼镜,风度翩翩地笑了。

    “看来熙儿是讨厌我了呢,以前上我的课,很爱回答问题的,现在也学起那些不必要的谦虚来了。”

    听到他这么说。

    柳茗熙的心底不禁泛起一丝愧意,暗暗咬了下唇瓣。

    不是的……她没有讨厌贺浅教授。

    她只是不想惹哥生气。

    不管任何人,在她的心里都不会比韩青禾更重要,这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青禾,这个贺浅叫兽有点厉害啊。”

    下课后,lk拉着韩青禾一起去上厕所,勾着他的肩膀悄声说。

    “我看不太对劲,他是不是对熙儿有意思啊?”

    现在学校里到处都这么传,他也不得不开始怀疑了。

    “贺浅确实不简单。”韩青禾黑眸微眯了一瞬。

    尤其是今天在课堂上,居然说那样的话。

    熙儿这段时间刻意的躲避他,本来就有些过意不去,他说那种话,无疑是在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而且那话说得……

    “什么叫熙儿讨厌他了。熙儿喜欢过他吗?他凭什么说那种话,谁给他的脸。”

    “就是就是!青禾你说得没错,的确是有点没皮没脸了。”

    lk还是第一次见到韩青禾完全吃醋的样子。

    嘴上附和着,但是哈哈哈……为什么心里居然有点不厚道地想笑呢。

    哼。

    韩青禾冷冷出了一声气。

    “息怒息怒。你和贺浅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你是谁啊,那贺浅又是谁啊,半路冒出来的而已,跟熙儿没有半点感情线,说是情敌都算不上啊!对吧?”

    lk不知不觉就开始了官方吐槽。

    不过,他的话的确有效,韩青禾顿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不过有一个地方他确实比你优秀,这点让我也有些不爽。难怪学校里的那些妹子最近都这么迷他。”

    lk摸着下巴不甘心地感叹道。

    “哪里?”韩青禾冷眸微眯。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他居然有一米89……”lk微笑,“比你我高两厘米,这点真让人不爽有没有。”

    “……”韩青禾微笑,“……不能忍。”

    那怎么办?

    “总不能把自己原地拨高2cm吧?”

    “我还年轻,我还能长。”韩青禾继续微笑,“这两厘米某些人自己看着办吧。”

    lk咽了咽口水。

    好可怕的笑容……

    夜晚。

    万籁俱寂。

    一切事物都陷入了睡眠。

    距离z市无比遥远的某个地方,一间黑暗的屋子里,忽然有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

    “和以前比起来怎么样?”

    “完全不一样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张脸总算能看了。”

    “是啊,既然成功的话就去禀告他吧。”

    “好。”

    头顶忽然亮起了明亮的手术灯,刺眼的光芒格外晃眼睛。

    怎么回事……

    她……在哪?

    女生眯着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对着她讨论着。

    一个身穿黑西装,长得俊美异常的男子在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抱着双臂打量了她一眼。

    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她突然感到胳膊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注入了,很快又昏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人,没开灯,伸手只能触摸到一张沙发,还有一面玻璃。

    “这是哪里?”女子在黑暗中伸出手,“玻璃……”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迅速把手收回来,发现自己整个头颅都缠着厚厚的绷带,立刻动手拆开……

    绷带散落。

    她看着镜子里那张完全陌生的女子的脸……

    “我的脸……我的脸……”女生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触摸着自己的五官。

    来不及仔细观摩现在的全新容貌,她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浑身一怔,“爸爸……”

    两串眼泪顺着她的眼角落下。

    “别哭了,我花了那么多钱改造你的脸,不是让你用眼泪毁坏它的。”

    忽然,黑暗的房间里响起一个纨绔冷漠的声音。

    “你是谁?”乔以冰警觉地停下动作,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这个声音她记得!

    是那个下令开枪把自己父亲一枪打死的那个人!

    那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我是谁并不重要。”西装男子勾唇从沙发上起身,手上端着一杯价值昂贵的名酒,脚下踩着意大利订制的手工皮鞋。

    他戴着面具,缓缓走到她面前。

    “重要的是,你想复仇吗?”

    “复仇?”乔以冰怔了怔,重复了一遍,“什么意思……是你……明明是你杀了我的父亲。”

    她想起来了。

    那天警察来了以后,她顺着窗外的小铁梯爬下去,从胡同巷口跑走的时候,忽然被几个黑衣保镖捂住了嘴巴,塞进了一辆名贵的黑色轿车里。

    轿车里散发着一股男士香水味。

    和此刻这个男子靠近自己时,一模一样。

    “你错了,我不是你的敌人,我是能救你于深渊的人。你父亲的死,只不过给了你一次重生的机会。”

    男子意味深长的说,声音带着空前的蛊惑力。“真正的仇人是谁,你心里最清楚。想不想报复?只要你点头,我就能给你指一条明路。相反,如果做错了选择,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作泡沫离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