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35章 只有我能碰
    “啊啊啊——又进球了!”女生们激动地叫起来。

    然而——

    下一秒,“砰”地一声!

    在众人猝不及防的时候,一只橙色的篮球忽然以极快的速度飞过人群,准确无误朝贺浅砸去。

    贺浅往边上避了一下,篮球直接打在后面那棵树干上。

    哗啦啦震落好几片叶子。

    大家顿时惊呆了,回头一看,那只篮球居然是韩青禾丢的,他正冷着脸,黑眸里缠绕着不可忤逆的霸气。

    “那位贺教授,没人告诉你,不能随便乱动别人的妹妹么?”

    他眸光冷冽地说着,甩开lk拉住他的手,迈着长腿几步到了柳茗熙身边,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他刚才碰你哪了?”

    “没……哪都没碰……”柳茗熙一脸懵圈地望着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刚才发生什么了……

    哥……哥为什么要丢篮球过来……

    “青禾同学,你的脾气是不是太冲了点。”一旁的贺浅勾着唇角,饶有兴趣地望着他维护妹妹的行为,掸了掸肩膀上被篮球擦出的灰尘。

    “我只不过是随手从她头上拿下一片落叶,你就激动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

    “拿下落叶?”

    柳茗熙愣住,眨巴了一下清澈的眼眸,随即伸手在自己头上乱摸了一通。

    原来她的头顶有叶子吗,那不是要谢谢贺浅教授仗义出手?

    “笨蛋。”

    韩青禾没什么耐性地捉住她的手腕,冷冷看向一旁斯文浅笑的男子。

    “别被他的借口骗了,你头顶什么都没有。我只看到某人的脏手试图摸别人的脑袋。”

    “有吗?恐怕你看错了吧。”贺浅继续温和地笑着,让周围人感觉如沐春风。

    如此温文尔雅的老师,即便是摸一下女学生的脑袋,也应该不要紧吧……

    周围的同学们花痴地想。

    “哥……你别这么说。”柳茗熙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运动服下摆。

    贺浅毕竟是教授。

    就算他真的抬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也没什么的……

    “青禾,怎么了?”lk从后面跑上来,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

    韩青禾漆黑的眸子带着寒气,侧脸轮廓俊美无瑕,浑身都散发着冰冻的气场,即便是生气不爽的时候,也帅得让底下的女生晕倒了一片。

    贺浅教授则勾着浅浅的弧度,推了下银边眼镜,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闹剧而已。”

    小闹剧?

    听见男子用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这件事,韩青禾眸色不禁又暗了几分。

    “小熙熙,发生啥了……”见他们不说清楚,lk悄悄走到她边上低声问。

    柳茗熙睁大了眼睛,悄悄耸了下肩。

    她也不知道啊……

    现在气氛凝固,很可怕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万一说错什么话,惹得哥更不高兴了怎么办?

    “青禾同学,爱护妹妹没错,但要注意分寸,你把她管得过于严格,恐怕到时候会适得其反呢。”

    贺浅别有深意地对他说,镜片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呵,”韩青禾黑眸冷冷注视着他,勾唇嗤笑了一声:“劳你费心了,熙儿是我的人,我怎么对她不需要你来说教,烦请你跟她保持距离,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对她动手动脚,下次我的篮球,瞄准的就不是你的

    身后了。”

    贺浅依旧意味深长地笑着。

    似乎并没有把这当回事。

    他当然知道,韩青禾刚才这一下是故意给自己留了余地的。

    他想说的是,下一次……你不一定有机会瞄准我喔……

    “走了。”韩青禾看到他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就觉得不爽,霸道地扣住柳茗熙的手,直接把她拉下台阶走了。

    “哥,你走慢点……”

    柳茗熙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拽走了,而且哥每次生气都走得好快,她都快跟不上他的步子了。

    lk:“喂……你们……”

    lk在背后无奈地朝他们伸出手,又回头看了贺浅一眼。

    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好好地打着球呢,怎么贺教授跟青禾突然就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了……

    换衣室内。

    韩青禾推开门,一把将柳茗熙拽了进来。

    “?”柳茗熙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这不是男换衣间吗?哥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放我出去,这里是男人换衣服的地方,我不要进来,是女生!”柳茗熙憋红了脸挣扎起来。

    “不准走。”

    岂料,韩青禾三个字就把她堵回去了,随手打开一个隔间的门就把她塞了进去。

    “哥……你到底要干嘛?”柳茗熙无辜睁大眼睛,一头雾水地望着他。

    为什么突然把她带到男换衣间来啊。

    而且……

    韩青禾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好生气。

    “贺浅那个家伙,他的手碰到你头发了吧。”韩青禾一个壁咚把她压在身下,眉宇间带着挥散不去的不悦。

    “没……没有啊,我没感觉到。”柳茗熙抓了抓头发,望着他回答。

    事实上,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她的注意力全放在正在打篮球的哥哥身上。

    就看到韩青禾突然间冷了眸色,猛地一下把球远远砸了过来。

    吓了她一跳。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快跟贺浅教授干起来了。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呀,贺叫兽说……他只是把我弄一下头发上的落叶而已。”柳茗熙有些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照这么说,我还该谢谢他不成。”韩青冷嗤了一声,眸色忽又暗了几分,连语气都变得十分不善。

    “还是说,熙儿根本就不在乎被他碰到?”

    “什么?”柳茗熙怔了一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不……不是。我是说,如果只是弄下叶子……我觉得,没关系的……”

    “你全身上下只有我一个人能碰,那怕是一根发丝都不允许别人亵渎。”

    韩青禾冷冷看着她,声音冷漠而坚定地开口。

    “额。”柳茗熙怔了一瞬,只觉得他望着自己的眼神好炙热,说出来的话也霸道地让她有些承受不住。

    “可是……我跟贺浅教授明明什么都没有……”

    “熙儿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嘛?”韩青禾危险地微眯了下黑眸,眼神忽然染上浓重的占有欲,“不乖的孩子,是会被教训的哦。”

    “什么——唔恩……”嘴唇突然被咬住,男子带着惩戒意味的吻狠狠落下,咬着她的唇瓣,大手扣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用力贴向自己,似乎要把她柔软的身体给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