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23章 报仇心切
    乔以冰刚才去洗手间的员工专用室偷了一套清洁工的衣服。

    戴上口罩帽子,还颇像那么回事。

    她观察过了,柳茗熙所坐的位置头顶,恰好有个装饰用的水晶吊灯。

    只要乘着电梯上去,拿剪刀弄断其中两个吊绳。

    吊灯就很容易掉下去砸伤人。

    “那我们接下来问韩少几个问题。”

    记者把摄像机又对到了韩青禾的身上。

    大家专心致志。

    完全没注意头顶的吊灯,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怎么还不下去……”乔以冰有些心急地拿手扯了一下另外的绳子。

    这边的通道,如果不是工作人员,根本不会上去。

    普通人更不会去动那几根用来固定的花绳。

    现在经过她这么用力的折腾,水晶吊灯已然再也支撑不住。

    轰然向下砸去。

    “啊啊啊……”台下的人看到这一幕,登时吓得尖叫起来。

    “那个灯砸下来了!”

    柳茗熙察觉到头顶的异样时,已经晚了。

    台下的人早已乱作一团,她想跑也已经来不及。

    乔以冰蹲在二楼的护栏下,瞥见这么一幕,嘴角不由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呵,付出代价吧,柳茗熙。”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

    韩青禾居然冒着危险,一把扑上去,抱住了柳茗熙。

    因为惯力的作用,两人往前滑了一点。

    轰地一声巨响。

    吊灯砸在台面上,飞溅起不少碎片。

    “哥!”柳茗熙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紧紧抱住他,眼圈一下就红了。

    万一他出事了怎么办!

    幸运的是,那个吊灯砸下来的位置,跟他们差了几毫米。

    就因为这几毫米,他们躲过了这次劫难。

    可是玻璃溅起的碎片,还是划伤了他的后背和手臂。

    韩青禾微微蹙眉,连哼都没哼一声,一颗心全牵挂在她身上。

    “熙儿,没受伤吧?”

    “我没事,哥你怎么样了,你流血了!”

    柳茗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扶住了他的手臂,忽然感觉手上传来一阵湿润的感觉。

    摊开一看,血淋淋一片。

    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现场的保安和工作人员们也终于反应过来,快步飞奔着冲上了台。

    “怎么样了,韩少,熙儿……”

    “哥的手臂流血了,我们要马上去医院!”

    柳茗熙焦急地说,什么也顾不上了,也没有去思考吊灯为什么会突然砸下来。

    “韩少受伤了!快,快叫救护车!”

    现场不少人都慌了。

    c米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而此刻,楼上的乔以冰见到自己的计划失败,不由气得擂了一下栏杆。

    “可恶,居然连这样都没办法伤到她!”

    “先不用管我。”韩青禾见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俊美的黑眸不由划过一丝冷意。

    “我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有人想要暗害熙儿,赶紧去二楼抓人。”

    吊灯挂地那么高,不会无缘无故掉下来的。

    如果有人偷袭,那么,那个人一定还没跑远,很有可能还留在原来的位置!

    比起自己的伤势,他更在意那些可能会对熙儿造成伤害的潜在威胁。

    “哥,你别担心我了,我现在很好,抓人的事情交给保安去做吧,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柳茗熙则更担心他的伤。

    他的手臂和后背都……

    该有多痛……

    “我没事。”韩青禾不舍得她难过。

    眸中的寒意渐渐褪去,看向她时就变得很柔和。

    “那就听我的,我们快去医院。”

    “嗯。”

    “救护车到门口了!”c米话音刚落。

    柳茗熙就扶着韩青禾下台。

    “记者朋友们都让一下,先不要拍了!”

    c米一边开路,一边引着他们走出去。

    韩青禾的经纪人已经在外面接应。

    乔以冰见他们都撤了,几个保安正冲上二楼排查,脸色顿时变得惊慌。

    害怕地后退了两步,飞快地打开安全通道的门逃走了。

    “那里有动静!”有个保安指着前方大喊了一声。

    他看见安全通道的门开阖了一下。

    跑过一个诡异的身影。

    “别跑!”

    “快追,有人在那里!”

    乔以冰回头惊慌失措地看了一眼,抓着栏杆跑地更快了。

    后面的保安很快冲进来,沿着楼梯开始追她。

    眼看着那些脚步声越来越近,乔以冰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走。

    可是忙中出错,她忽然脚下一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拉进了一个小隔间里。

    “!”

    她到了喉咙的尖叫被扼住了。

    “爸……你怎么来了?”

    她睁大眼睛悄声说。

    乔璟没有回答,直到那些人经过他们所处的位置跑下楼。

    才拉着她从隔间另一道偏门离开,躲到了外面的某辆面包车后面。

    “说,你都瞒着我干了什么了!”

    乔璟见她慌慌张张地把清洁工的衣服丢进垃圾桶。

    脸上不由阴霾一片。

    “我……我什么也没做。”乔以冰搓着手,眼神躲闪地回答。

    “别试图骗我,我刚跟你说的话,你马上就忘在脑后了是不是?”

    “我,我没有……”

    “没有,呵呵,我在外面都看到了!乔以冰,我怎么会有一个你这么蠢的女儿,现在什么局势你到底要我说几遍才明白!”

    乔璟的心脏病都快被她气出来了。

    一而再,再而三破坏他计划也就算了。

    现在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敢去招惹柳茗熙跟韩青禾那帮人。

    “你不知道她是龙翼人吗?吊灯?吊灯能对龙翼人造成什么伤害!你在逗我是不是?”

    “爸,我知道错了,真的,你别生气了。”

    乔以冰被他这么一说,也明白自己刚才确实是太冲动了。

    可是……

    “我也报仇心切啊,谁知道柳茗熙不仅分毫不伤,反倒连累韩青禾进医院了。”

    白白将事情闹得这么大……

    “所以我早就说了,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万一刚才被抓到,就一切都完了!“

    乔璟见她低头认错,心中的怒气缓和了几分。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乔以冰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希望。

    眸子不由燃起了光亮。

    “嗯。”

    乔璟缓缓点头,眸光深邃。“真的吗?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要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