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15章 正儿八经的小黑豹
    “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快过去。”

    韩青禾牵着她的手朝前走。

    “话说回来,怎么这么晚了还有人啊,我们如此高调,会不会被发现?”柳茗熙沿着墙壁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问。

    “你别说话就行了。值夜班的人总得有的。”

    “好吧~”

    两人悄声说着,很快就走到了白天那个查记录的小房间。

    有人在。

    刘公子正守在电脑前看视频,两只眼睛泛着精光。

    “哥,你看,那道门没锁……”

    柳茗熙在窗外悄悄偷窥了一眼,然后很激动地拽了拽韩青禾的衣袖。

    “我看到了。”

    “我们要是进去了,他肯定会锁门的,我们先想个办法把他引开吧。”柳茗熙小声地说。

    “你在这边上躲着,我去引开他。”

    韩青禾把她拉到一旁的圆柱后面躲好,自己则跑到了另一边。

    “哥,你小心点啊。”

    “笃笃笃——”

    外面传来一阵有规律的声音,像木桩敲打着铁门。

    “什么鬼动静?”

    刘公子不爽地推开凳子站起来,今天晚上怎么回事,总是有诡异的声响传来。

    他一走出去,马上就有一个黑影跑进了房间。

    柳茗熙抓准时机躲进去,不过让她意外的是,房间的柜子底下,居然发出了一声“喵呜”。

    “小污!”

    柳茗熙吃惊地睁大眼睛,蹲下身一把将它抱在怀里。

    “我没有看错吧,你怎么在这里?”

    难道是趁他们不注意,跑进车后座跟来的吗?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古灵精怪。

    “笃笃笃”的声音越来越远,到后面停住了,发出了砰地一声巨响。

    柳茗熙知道,一定是哥哥把那个胖子敲晕了。

    果不其然,韩青禾随手跑到门口,看了下挂在墙角的监控器。

    “哥,你回来了!靠着这边走,就不会被监控器拍到了。“

    柳茗熙在房间内示意他蹲下去走。

    “不行,我目标太大了……”

    “那要不然这样,你把头蒙起来,就算露出一个边缘,应该也没办法认出来是你。”

    “这个办法不错。”

    韩青禾接过柳茗熙丢给他一张黑布,直接把头一蒙,进入了房间后,又找了个扫把,把黑布举高高,盖住了监视器。

    “开始查找吧,他被我敲晕了,一时半会醒不来的。”

    “恩恩,”柳茗熙点头,把小污塞进他怀里,“哥哥你照顾下它。”

    “小污?”

    韩青禾微微一懵,俊脸上掠过一丝意外。

    “(=nwn=)嗷。”(就是我拉)

    “……”

    他就说怎么看着那只狗有点眼熟。

    原来这个家伙真的偷偷跟来了。

    韩青禾单手将它抱在怀里,随意地撸起了小豹子的后背,它舒服地往他怀里蹭了蹭,伸出舌头舔了舔了他的手指。

    这段时间被寄养在lk家太久,它都开始想念可爱的女主人以及她的大魔王男友了。

    “找到了吗?”

    “没有……我妈妈的记录似乎不在普通档案内。"柳茗熙握着鼠标,蹙起了好看的眉头。

    “嗯……等等,这里有个特殊档案,我点开看看。”

    片刻后。

    “找到了!”

    特殊档案里记录的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资料。

    熙儿的妈妈潇月月的死亡声明就在其中。

    “这上面确实显示妈妈过世了,可是后续的资料要在柜子里找,据说在6号柜里。”

    柳茗熙立刻丢开鼠标转身,韩青禾已经找到了六号柜。

    然而——

    “需要钥匙。”

    也对,既然是特殊的档案,岂能摆在外面随意让人查看?

    “我们找找看钥匙吧。”柳茗熙并没有放弃,动手在抽屉各处翻找了起来。

    “嗷呜。”

    小污忽然从韩青禾怀里跳下来,跑到她身边扯了下她的裤脚,然后躲进柜子底下,一边扯一边甩出了一个小铁盒子。

    “钥匙在这里!”

    柳茗熙激动地拿起铁盒,打开看了一下,果然见到了一把把编着号码的钥匙。”

    “好神奇啊,小污,你怎么知道钥匙放在这里的?”

    “嗷嗷。”

    它扬起脖子,朝办公椅的位置比划了一下。

    原来它之前溜进来的时候,看到那个胖子值班员拿过钥匙了。

    “你真棒。”韩青禾眯起眼睛揉了揉它的肚子。

    小污不自然地挪开,跳到柳茗熙怀里。

    它可是一只正儿八经的黑豹,不是随便什么大魔王都可以摸肚皮了。

    韩青禾:“……”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被拒绝了。

    还是被一只豹……

    这家伙,怕不是成精了吧。

    拿到资料后,柳茗熙粗略地翻看了一下,上面记录了妈妈第一天被运到这里,第二天晚上就不见了的事实,具体的一些细节她打算回去再研究。

    “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这回韩叔叔总不能否认了。”

    柳茗熙迅速将资料塞进口袋,抱起小污就走。

    韩青禾将黑布从监视器上扯下来。

    两人连夜驱车离开。

    ……

    翌日。

    hose集团大厦。

    整座大厦都是玻璃铸就的,在市中心显得格外时尚瞩目。

    韩柯在办公室休息,端着咖啡望着液晶电视上显示的画面。

    一名记者正在采访一个看起来满脸惊慌失措的胖子,周围还有不少警察。

    “请问是你报的警吗?”

    “对,对啊,现在是怎么回事,我上电视了吗?”

    “是的,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我的名字叫刘公子。”

    “什么?刘什么?”

    “刘公子。”那胖子一脸认真地回答。

    “哦……”记者若有所思地顿了下,“那这位刘公子,你说昨天晚上殡仪馆出现了闹鬼事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终于问到关键了,我昨天好好地值着夜班,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声音,我出去看,却莫名其妙地晕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我回到电脑前,看了一下昨天的监控录像,就是这个。”

    记者把采访画面转到屏幕。

    只见黑白色的画面里,一个披着黑布的脑袋在屏幕下方晃动……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到了后面屏幕忽然一黑。

    “啊啊啊——”

    记者和刘公子忍不住抱在一起尖叫起来,采访不得不半路中断了。韩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