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305章 别闹腾了
    林小琪说这些,无非是想套柳茗熙的话。

    熙儿的性格毕竟还是太单纯。以为她是真心诚意来致歉的。

    "别这么说了,大家都是同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嗯!这一杯我先干为敬。"

    林小琪说罢,一饮而尽,目光炯炯地投向他们。

    "所以,你们现在真的是情侣关系吗?"

    柳茗熙正要点头回答,韩青禾却忽然打断了她,眸光冷冷地看向林小琪。

    "戏演够了吧。把你的手表交过来。"

    "什么?"

    林小琪懵了,望着他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哥……怎么了?"柳茗熙错愕地转头看向他。

    发生什么了。

    哥突然间变得这么冷厉。

    "你看似专程来敬酒。却悄悄打开了智能手表的录音功能,怎么,想从我们这里套话吗?"

    韩青禾讽刺,眸中的寒意又多了几分。

    "你是说,她的手表有问题?"柳茗熙心下一惊。

    只觉得难以置信,同时还有点不开心。

    自己居然就这样华丽丽地上当了!

    只听见咔嚓一声,柳茗熙居然徒手捏碎了一个酒杯。

    可她明明没有用力!

    破碎的玻璃落了一地,红酒顺着她的手滑下。

    "啊!"林小琪吓得尖叫一声,连忙后退了一步。

    虽然酒杯是玻璃做的!

    但要徒手捏碎也不容易啊!

    "我,我……不是有意来骗你们的,手表给你!别打我!"

    林小琪看到韩青禾英俊的脸上一瞬间笼罩起乌云。

    再看看熙儿的手伤,知道这次玩大了。

    唯恐韩青禾迁怒自己,连忙脱下手表放在一边!

    "滚!"

    韩青禾现在更担心熙儿的伤势,压根就不想理会她。

    林小琪吓了一跳,落荒而逃。

    "熙儿,你的手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

    韩青禾一把搂住她,带着她就要离开。

    她的手被玻璃划破了一道口子,此刻正流着鲜血。

    "等等!"柳茗熙刚才一直在发怔,这时回过神来,

    "把那个手表拿上。"

    万一被别人捡到就麻烦了……

    韩青禾拽过手表,抱起她就从后花园离开,熟人们都在宴厅内,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

    “哥,你先放我下来,我不要去医院。”

    柳茗熙才刚从医院回来,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伤又跑回去。

    “不行,你受伤了。”

    “没关系的,只是一个小口子,你不要这样抱着我,都被人看到了。”

    柳茗熙红着脸轻拍了一下他的背说。

    “我发誓一点也不痛,真的,你先放我下来。”

    看到她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韩青禾这才松手将她放下。

    两人站在喷泉池旁,柳茗熙蹲下身,好奇地对着月光打量手上的伤口。

    “奇怪,刚才明明很痛的,现在好多了,血也不流了。”

    “我看看。”

    韩青禾牵过她的手,打开手机照了一下,伤口果然没有刚才那么严重了,主要是不再流血。

    “熙儿,你是怎么做到的?”

    “埃?”柳茗熙抬眸好奇地望着他,自己有些想不明白。

    “对哦……我只是觉得心情有些小波动,不知道怎么回事,酒杯突然就碎掉了。”

    “不是你故意捏碎的么?”韩青禾沉吟,俊美的脸上,眉头微微蹙起。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对自己做那种蠢事呢。”

    “好了,先回家,边走边说。”

    韩青禾说罢,背起她往停车的位置走去。

    柳茗熙趴在他背上,脸贴着他的颈部,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感觉心里暖暖的。

    “会不会是变身后遗症?”韩青禾把她放在副驾座上。

    “也有可能……算了,不想找个了,也许是那个玻璃杯本来就破了。”

    柳茗熙觉得脑袋里乱糟糟的,暂时什么也不愿思考。

    “嗯,想不通就别想了。”韩青禾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眸光温和。

    “手表给你,怎么处置看你心情。”

    柳茗熙接过手表,斜靠在座位上把玩着,心情颇为郁闷。

    真是奇怪……

    这次变身后怎么跟往常不一样了呢……

    不仅黑色印记好几天没消失,还随便一捏就弄碎了酒杯。

    乔以冰给自己注射的蓝色试剂到底是什么成分啊……

    之前那个从黑暗里冒出来给自己扎了一针,阻止她变身的人又是谁……

    “不是说好不想了吗?熙儿又在发什么呆?”

    韩青禾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正好瞧见她抓着头发纠结的样子。

    “啊……对!先不想先不想,每次想起这么多复杂的事情,我的头都要炸了。”

    柳茗熙郁闷地说。

    “嗯,这段时间你太累了,还没有休息好。等身体复原过来我再陪你好好研究。”

    韩青禾的安慰仿佛一剂定心丸。

    瞬间让柳茗熙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蓝色试剂的成分4天后就可以化验出来了,你先暂且放松一下吧。”

    “好。”柳茗熙长呼了一口气。

    打开车窗通风。

    回到家后,直接把那个手表拆开,用菜刀砍碎了‘毁尸灭迹’。

    小污白天没事干一直躲在柳茗熙房间睡大觉。

    听见动静跑出来,发现她正拿着菜刀剁剁剁。

    吓得连忙跳起来跑了回去。

    韩青禾:“熙儿,你是不是快来大姨妈了。”

    他总觉得柳茗熙自从捏碎酒杯后就格外不对劲……

    “我不知道……就是想发泄……”柳茗熙放下菜刀垂头丧气地走出来。

    把手表渣渣倒进了垃圾桶。

    “或许真的是姨妈将至……”

    “乖,别闹腾了。过来我给你上药。”

    韩青禾摸着她绒绒的脑袋,引她到沙发上坐下。

    先是拿络合碘消毒了一下伤口,最后发现居然有几块玻璃渣渣嵌入了她的左手。

    “这样你还说不痛?”韩青禾看着都替她心疼。

    “唔……”柳茗熙垂下头,“可能我痛觉麻木了吧。”

    “以后多吃点肉补回来。”韩青禾拿出一支镊子。

    “哥,你要干什么?”

    柳茗熙愕然睁大眼睛,他该不会要拿镊子夹出玻璃碎渣吧!

    那样会痛的啊!

    而这个时候,韩柯正从外面回来,把车停好后,走到门口正要输入密码开门。

    忽然发现客厅亮着灯。

    里面还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哥哥,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熙儿忍耐一下吧,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痛。”韩青禾拿着镊子,瞄准了其中一片小小的玻璃碎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