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80章 送上门的小白兔
    片刻后。

    柳茗熙成功爬到了卫生间的窗户边,正打算推开窗进来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青禾哥哥,我来看你了~”

    这个声音——

    乔以冰!

    可恶,偏偏在这种关键的时候!

    “你来干什么?”韩青禾见到她,立刻皱起了眉头。

    乔以冰带了两个保镖在身边,此刻正笑吟吟地望着他,她刚才在来的路上碰到了冷意,顺便问他拿了钥匙。

    “青禾哥哥见到我一点也不意外呢,我真开心~”她继续用甜腻的声音发嗲道。

    韩青禾:“我只有一个妹妹,别乱叫。”

    “叫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不比柳茗熙少,何况我长得这么好看。”乔以冰说着,勾起一抹优雅的笑容。

    柳茗熙:“……”

    没见过这样夸自己的。

    她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到此刻哥哥的表情。

    韩青禾脸上的情绪没有丝毫起伏,眸里的嫌弃不言而喻。

    “其实呢,我是来帮助你的。”乔以冰知道,自己最好还是先取得他的信任,淡淡扫了边上两个保镖一眼,“你们都给我下去。”

    “是,小姐。”

    韩青禾冷漠看着她做这一切。

    听到关门的声音,柳茗熙知道此时房间里只剩下哥哥和乔以冰了,立刻悄悄地推开了洗手间的窗户,试图爬进来。

    “你看,我已经把那些人赶走了。青禾哥哥,你要离开这里可不容易,不仅这里有一道锁,走廊外面还有一道电子门。”她把玩着手上的钥匙说。

    “电子门的密码呢,只有我和我爸爸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能行驶权利的感觉真爽。

    乔以冰现在非常开心,开心到忘记了从前所受的一切屈辱。

    她只要看着梦寐以求的心上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而且受他们的控制,她就忍不住想笑。

    “你想要什么?”韩青禾依旧冷漠地看着她。

    “我想要——你。”

    “……”

    韩青禾觉得可笑,唇畔不经意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你笑什么?”乔以冰被激怒了,“难道我的要求不合理吗?”

    “建议你去查查脑子。”韩青禾看了她一眼,皱眉冷声道。

    想到曾经和这样的女人当过一段时间的朋友,他就在心里鄙视当初的自己怎么会那么瞎。

    “你……”乔以冰从没想过会被喜欢的人如此谩骂。

    不过转念一想,起码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生气。

    “虽然你这么说我有点生气,但是没关系,你不愿意也不要紧。”

    她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偷偷从口袋里取出一份香水,朝房间里喷洒了一下。

    这不仅仅是普通的香水,还有特殊的作用。

    她陶醉地深呼吸了一下,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韩青禾一闻到那个味道,就知道有问题。

    这大概会导致男子荷尔蒙瞬间升高……

    只不过。

    面对眼前这个女人,他实在是提不起半点欲望。

    “出去吧,别再这里自取其辱了。”

    韩青禾淡定地开窗通风。

    尽管如此,乔以冰还是看到他耳根处泛起的红晕。

    这个英俊的男人,简直叫人又爱又恨,她好不容易获得了父亲的同意,怎么能轻易就这样放弃……

    “青禾哥哥,你还在忍耐什么?我知道你是个妹控,我也可以变成你的妹妹啊……”

    韩青禾要吐了。

    奈何乔以冰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还故意解开自己的两颗衣扣,朝他身边贴去。

    她的脸上带着红晕,已经完全被那股香水的味道迷惑了。

    “放手,你再不走就别怪我动手了。"

    他从不打女人,这是从小的家庭教养所致。

    但是眼前这个实在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你不会的~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没有人可以抵抗住的,青禾殿下你也是,所以不要忍了,我就在这里……”

    乔以冰死死拽着他的衣角不放,眼里分明写着希望他快点把这件碍事的t恤脱了。

    “抱歉,我现在只想打人。”

    韩青禾的手已经伸向了一旁的烟灰缸。

    然而。

    有人的动作比他快了一步。

    “砰!”

    乔以冰只觉得后脑勺一痛,皱了皱眉,恋恋不舍地望着韩青禾,噗通一声晕了过去。

    “w(?Д?)w啊啊啊!我要抓狂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柳茗熙松开手里的马桶刷,张开两爪愤怒无语问苍天。

    “熙儿,你来得正及时。洗手间的窗户难爬吧?”

    “嗯……是有点难。”

    “你用马桶刷也能把她打晕,长进了。”韩青禾褒奖似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如果再晚一步,韩青禾这一烟灰缸下去,估计乔以冰就不是昏倒这么简单了。

    “快走吧哥哥,外面有人看守不?”柳茗熙跨过乔以冰的躯体,拉着韩青禾就要离开。

    “嘘,现在不行,外面还有人。”

    韩青禾眸光瞥见门板底下,有两双鞋子在徘徊走动着。

    “刚才乔以冰来的时候,带了两个保镖,估计他们暂时还不会走。”

    韩青禾捂着她嘴巴说,不知为何声音竟带着一丝性感的沙哑。

    柳茗熙后背贴着他高大的身躯,莫名感觉他的身躯滚烫地很。

    “哥,你怎么了,该不会是……”

    忽然,她感到他的一丝异样,睁大眼睛错愕地看着他。

    她爬窗户的时候都听到了。

    该不会这个时候……

    “对不起了,熙儿,在你没出现之前我的表现一直很好,但你来了以后一切都失控了。”

    韩青禾低声在她耳畔说,用只有她们能听见的声音。

    性感邪佞的语气不禁让柳茗熙打了个寒战……

    “等等,哥,不要在这里……这种时候……不行的。”

    怀里的小白兔开始颤抖起来了。

    “抱歉呢,熙儿,现在我们也走不了。”

    洗手间那个窗户太小了,他无法通过,何况外面的人不听到一些什么声音,是不肯离开的。

    “乖,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

    韩青禾温柔地将她按在一旁的长桌上,毫不犹豫地扯开了她牛仔裤的扣子。

    “啊啊啊……”

    柳茗熙的内心要爆炸了,背对着他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怎么可以这样,哥你不能这样啊!

    “哥,快住手……lk和千袅还在跟我连线中!我们不能挂断的,因为我要随时了解他们的动态,你应该不希望被他们听见……唔%&%……%……##%……”

    柳茗熙的声音很快变得七零八碎的,唯有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呜呜呜……

    tat……韩青禾你这个大流氓……她到底是来救他的,还是送上门给大灰狼欺压的啊,为什么偏偏撞上这种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