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73章 搭便车
    事到如今,千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既然选择了站在熙儿这边,她就已经做好了知无不言的准备。

    “什么?我们都见过!那他到底是谁?”柳茗熙愣了一下问。

    “你这么聪明,应该不会猜不到的。提示一下,他是一名商人,最近刚回国。而且回来就是专门为了处理龙翼人的事。”

    “等下,你说的……该不会是乔璟吧!”柳茗熙睁大了清澈的眸子猜测道。

    千袅缓缓点头。

    wtf!

    乔以冰的爸爸乔璟!

    商人,回国,全都对上了!

    “可是你确定吗?我以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生意人,他还是我们学校的股东之一!”

    “我当初也不知道,都是乔以冰出事后,我才敢确定的。”

    “你是说她被高麟绑在地下室虐待那段时间?”

    “没错,当时我接到了命令,要把老板的女儿从高麟家救出来,那会儿我还在想,老板的女儿会是谁,没想到进去就听到了乔以冰的声音。”

    事实上,

    千袅还曾为此产生过一瞬间的犹豫。

    因为乔以冰在此前一直在暗中与熙儿做对,还在庆祝宴上算计自己。

    千袅自认为做不来恩将仇报的事,本想让那些人侮辱了她算了。

    可最后,还是承受不住良知的驱使,及时出手救下了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知道,原来老板就是乔璟。乔璟就是在幕后策划一切,想要抓走龙翼人的商人!”

    “那这么说来,你跟那个叫冷意的杀手,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了?”

    柳茗熙眸光忽闪道,

    她有些难以置信。

    看乔以冰那个样子,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老爸,简直不科学!

    不过两父女有一点倒是蛮像的,就是一样的缺德,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严格来说不算,我的身世lk应该跟你说过吧?”

    “嗯,略有耳闻。”

    柳茗熙点了点头。

    其实她们说到这里时,lk已经醒了,只不过在脸上盖了本杂志,一直假装睡觉没出声。

    “我们家欠下赌债后,母亲无钱医治去世,我的父亲并没有立刻带我回国,而是一个人跑了个无影无踪,还把我签给了一家神秘的机构。”

    “之所以称之神秘,是因为我当时去的时候,什么也不知道,里面的所有人都是蒙面的。我一去就被控制了三年。”

    “只知道同一期参与杀手培训的有30个人,但最后只剩下4个了。”“我们每天分开训练,到了周日的时候,就在一个竞技场里比试,大家都穿着黑衣,戴着面罩。我身上有过一个过人的天赋,就是无论多远,都可以瞄准敌人的致命位置,发射飞镖或者毒针。靠这个技能,

    我在重重考验中活了下来。”

    “再后来,我就被派送回了z国,在东陵学院念书。过着跟普通人无异的生活,只有偶尔接到任务时,才会出动。每次完事后,会得到一笔丰厚的酬金。都让我用来填补父亲的赌债了。”

    千袅说到这里,黯然低下了头。

    虽然她没有用过多的字眼描绘接受培训的那段时间,可是柳茗熙知道,她一定十分不易,能活下来必然也是历经了千辛万苦的。

    “所以,你真正归属的,应该是那个神秘的机构。”

    “没错。‘老板’这个任务,很有可能只是暂时的。”

    “可是……按你这么说,你现在背叛了那个机构,不会有什么报复吗?如果他们知道你叛变了,一定会找你麻烦的吧?”柳茗熙担心地问。

    “应该没这么快,”千袅抬起头,转眸深深地看了lk一眼。

    “能过一天是一天吧。最起码现在的我是自由的。”

    听到她这么说,一直合眼假寐的lk,不禁动了动眼眸,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

    “你放心,千袅,我们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柳茗熙握住她的手安慰她,“虽然现在的我没办法保护你,但是以后一定可以!”

    她要变强!

    变得很强很强,直到可以保护所有人为止!

    "嗯。"千袅点了点头,觉得心里暖暖的。

    原来这就是友情的力量。

    “尊敬的乘客们下午好,飞机即将抵达f城……”播音员的声音忽然响起,提醒大家终点到了。

    飞机缓缓下降,落地后缓冲了一段时间后逐渐停下。

    “我们到中转站了,快叫醒lk,该下飞机了!”

    柳茗熙话音刚落,lk已经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打开头顶的行李架拿出行李背在肩上。

    “不用麻烦了,我已经醒了。”

    “⊙?⊙那就好,我们快走吧……”

    下飞机后,柳茗熙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手机,点开那个名叫er的追踪软件。

    寻找哥哥的踪迹。

    “找到了!千袅你猜得没错,他们果然要去z国边境,已经离那里越来越近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点过去吧!”

    几人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行李传输带。

    lk把书包从托运行李里拿下来,拉开拉链,让躲在里面的小污伸出脑袋透了口气。

    “我也想啊!可是我们要怎么去北境?没有去那边的飞机。”

    “再看看别的交通工具。”

    “没有!什么都没有……”

    柳茗熙焦急道,用正常办法找不到,她只好用特殊方式开启了全网搜索。

    终于——

    “有了!今天晚上7:00有一趟名为nd50的货运火车会经过这里,目的地正是北方边境!”

    “货运火车……送什么的?”

    “我不知道。”柳茗熙摇了摇头,“但这好像不是重点吧,关键是我们得赶上这趟车,然后坐着它前往北境!”

    “没错,上面有没有说几点到?”

    “明天早上六点,来得及,没准还可以追上他们!”柳茗熙握紧手机,满怀信心地抬起头说。

    “好,赶紧出发搭便车吧!出口在这边!”lk说着,飞快带着她们朝出口的方向奔去。

    小污也趁着人多的时候,飞檐走壁躲过了安检。

    晚上六点多。

    三人蹲守在nd50号列车必经的轨道旁。

    夕阳夕下,橘色的光芒将天空晕染地无比诗意。

    柳茗熙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时不时刷两下泥土,然后往小污鼻孔上戳一戳。

    小污:”……“主人,你这是在干什么,我的鼻孔不是你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