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9章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随着时间推移。

    太阳的位置不断变换,光线穿透玻璃,落在地板上。

    那些红色小颗粒,在日光的不断炙烤下,滋滋地冒出了烟气……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好像有东西烧焦了……”

    扛着枪械的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说。

    就在他们低头在地上四处搜寻起来的时候,红色小颗粒忽然“轰”地一声发生了爆炸!

    光芒猛地爆裂开来,威力四射。

    连地板都被炸出了一个坑,周围的人被震地飞了出去,霎时间火光冲天,爆炸声连连四起。

    柳茗熙在不同的位置都洒了红色小颗粒,那是一种威力猛烈的炸药,由化学物质提炼而成。

    只要受到一定时间的阳光直射,就会发生爆炸。

    来的时候,她就估算好了太阳照射的角度,合理放置了这些小颗粒,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啊啊啊……”

    整个歌剧院乱成一团。

    爆炸一个比一个厉害,玻璃碎片横飞,座椅和帷幔很快被火焰点燃,发出了熊熊火光。

    “怎么会这样!”

    面具男人大惊失色,在保镖掩护下匆忙撤退。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两个保镖惊地说话都结巴了。

    “快——撤退,带上龙翼人离开这里!”

    不用他说,冷意已经护着韩青禾离开。

    被拉走时。

    韩青禾忽然在漫天火光中回过头来,朝二层楼的方向望了一眼。

    那正是女孩所处的位置。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他完全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那远远地一眼,彻底激发出了柳茗熙心底所有的悲伤和怒意。

    她忍不住仰天大喊了一声,额上青筋毕露,长发纷舞。

    失控之下,似乎又要化为龙翼人的形态了!

    然而底下是成千上百手持枪械的特训武士,他们有无数种专门对抗龙翼人的方法。

    她若是在此时失控,只会让一切功亏一篑!

    可是柳茗熙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管不了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充斥着几乎完全没办法忍耐了!

    ——不能让他走!

    不能让哥哥就这样离开自己!

    说好了永远不分离的……

    说好的了一定会回来,说好你会娶我,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她都已经答应了……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

    柳茗熙嚎啕大哭着冲出去,身后的翅膀下一个瞬间就要猛烈展开。

    二楼忽然肆虐的狂风引起面具男人的注意,他提着手提箱,愕然回头朝那个方向望去。

    如果被他看到的话!

    韩青禾今天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黑影忽然掀开帘子冲了出来,飞快地来到了女孩身后,果断地一针猛扎在了她的脖子上。

    蒙面的黑衣男人用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钳着她,起茧的手掌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他有一双非常英俊深邃的眸子,睫毛漆黑浓密,令人看上一眼就很难以忘记。

    针管内的蓝色液体自动注入了她脖子上的颈动脉,缓缓涌向身体各处,有效地缓解了她濒临崩溃的状态。

    柳茗熙的小脸糊满了液体,泪水自眼眶汹涌而下,不断从男人的指缝中渗透出来。

    “呜呜……哥……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可上天仿佛在跟她做对。

    无论她怎么哭泣呐喊都于事无补。

    她只能拼命挣扎着,眼睁睁看那个熟悉的身影渐渐远离自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最终耗尽了所有力气,体力不支地晕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

    柳茗熙发现自己躺在阁楼的木床上。

    小污绕着她枕边转来转去,黑色的毛发泛着柔亮的光泽,肚子里时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见她睁开眼睛,小黑豹立刻伸出舌头安慰地舔了下她的脸。

    呃……头疼地厉害……

    是谁?

    谁把自己送回来的?

    柳茗熙揽过它,扶住沉重的额头慢慢坐起来,就在这时,卧室的门把忽然被拧开了。

    “熙儿,你醒了?”

    lk一下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快步进来,跑到她身边关心地询问,“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

    “lk……”柳茗熙怔怔地望向他,过了两秒,忽然流下一串泪水。

    “你回来了,我们都回来了,可是哥哥呢?他去哪里了?你有没有看到他?你有没有看到我哥——"

    她一把抓住他的双肩拼命摇晃着,一双美眸泪水盈盈,无比令人心疼。

    “熙儿,你先别哭……你听我说,青禾被那些人带走了,是千袅送我们回来的。你要相信他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lk俊脸掠过一丝悲伤,强忍着心里的难过安慰道。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还特意将自己刚端进来的热水递过去。

    “来,熙儿,你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先喝点水再说吧。”

    “不,我不渴!我睡了多久?哥哥呢……我要去找他!我现在就去找他!”

    柳茗熙刷地一下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就要冲出去。

    可还没等她跑出门,身后的lk就猛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了回来。

    “熙儿,你不能这样!你理智一点!青禾他已经被那些人带走了,可是他不一定会有事!我们往好的地方想一下。你昏迷了整整一夜,身体现在需要休息,冷静冷静,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好吗?”

    听到lk的话,柳茗熙不禁浑身一怔,脸色苍白地可怕,站在原地默默地垂下了头。

    "lk……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哥哥都不在我身边了……你要我怎么冷静……”

    她这一句话一出,lk几乎要泪奔。

    韩青禾是他最好的朋友,现在他出事了,还是为了救自己。

    坦白说,他心里比谁都难受。

    为了不让熙儿更难过,他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悲伤,可现在……

    “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害他出事的,他为了救我才被那些人抓走。”

    他忍不住声音沙哑地开口,眼眶默默烧红。

    “不……这不关你的事……那些人的目标本来是我,是我太没用了!什么做不好,只能眼看着那些坏人把哥哥带走……被抓走的,应该是我才对!”

    柳茗熙埋首说着,每一次呼吸,似乎都牵扯着心脏隐隐发痛。

    她忍不住握紧拳头哽咽起来,强压着悲泣,肩膀一抽一抽的。

    看到她忍地这么痛苦。

    lk忍不住伸手环住她,给了她一个朋友间关切的拥抱。

    突如其的安慰暖地让柳茗熙差点直接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