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7章 她们是一伙的
    与此同时。

    乔家。

    乔以冰正在花园里坐着,忽然看到乔璟穿戴整齐,提着个黑色的手提箱准备出门。

    “父亲。”

    她立刻站起来,用询问的目光望着他。

    “我出去有事,大概半个月左右才会回来,这段时间你自己在家吧。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回美国等我。”

    乔璟整理着袖边的衣服,没什么表情地说。乔以冰不禁皱眉:“您要去哪?”

    “我说过吧。”他眯起眼眸,淡淡睨了她一眼,“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要问地太多。”

    可是……

    乔以冰默默攥紧了衣角。

    自己是他的女儿。

    有什么事情是对她也不能说的?

    ……

    不久后。

    lk等人也抵达了歌剧院。

    通过一条幽深的长廊往前进。

    “这是在哪?”

    lk左右看着,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个大概。

    “喂,我说,你们打算就这样一直罩着我吗?能把我这头套解开不?已经到目的地了吧,不用担心被人看到了。”

    “再闷下去我就要窒息了。”刷地一下。

    冷意替他揭开了麻袋,无奈又嫌麻烦地看着他:“这样你满意了吧。”“哼。”lk不想理他。

    下意识往千袅那边看了一眼,她走在前面,对他一副置之不理的态度。

    “就算你们抓了我,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冷淡吧。我都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了,以后还是朋友,见面还能说说话,何必要搞得这么僵呢?”

    “冷意你说对吧?”

    几人在长廊上走着,lk一直絮絮叨叨地说话,试图引起某人的注意。

    然而——

    “你问我干嘛,我跟你又不熟。”冷意不明所以地回答。

    千袅则冷漠依旧。

    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话。

    lk心里不禁涌上一阵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呢?

    他这些话,看似是对冷意说的,其实是希望得到千袅的回答,可她却完全无视了自己。

    即便她是个杀手,即便她欺骗了他,他都可以不去计较。

    就像他之前承诺过的那样,他爱的是她的人,无关贫富贵贱,无关身份好坏。

    虽然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只要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

    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可是为什么……

    她总是这么冷淡地对待他,就好像一块坚冰一样,无论他怎么热情如火,她都不肯为自己融化。

    “我知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只是假装不知道。”

    忽然,lk再度开口,仍是不正经的口吻,年少轻狂的脸上却带了丝认真。

    他直直地看着前方。

    “我现在问你最后一遍,这真的是最后一遍了。你到底有没有认真过?那天晚上你说的那些话,是真的?还是只是为了骗我?”

    ——你爱过我吗。

    哪怕只有一瞬间。

    听到他这么说,边上一脸漠然的冷意,都忍不住好奇地把视线投向了千袅。

    眼里颇有些探究八卦的成分在。

    只见走在前面那个背影,忽然浑身一颤。

    仅仅是很微小的反应。

    千袅波澜不惊的眸底,划过一丝淡不可见的光芒,很快又恢复了寂静。

    冷意饶有兴趣地眯了眯眼。

    “为什么不回答?这个问题很难吗?”lk忍不住看向她。

    “……”千袅沉默了半晌,忽然开口,“能不能让他安静点。”

    好啊。

    冷意眯起眼睛。

    毫无征兆地一掌击在他后颈。

    lk扑通一声就倒下了。

    千袅蓦然转身,睁大眼睛看着他。

    “喂喂,别这么凶地看我啊。是你自己说的,让他安静点,我只不过是选了一个比较快的方法。”

    冷意扬起眉毛,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摊了摊手。

    千袅:“……”默默敛起眸中的锋芒。

    算了。

    走吧。

    她继续转身朝前走。

    冷意站在原地怔了会儿,把lk抱起来,扛在肩膀上跟过去。

    ……

    歌剧院内。

    柳茗熙还在那个隐蔽的位置等待着。

    终于,剧院大门被推开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来,他手里提着一个手提箱,身后跟着两个保镖,正缓缓朝二楼走去。

    直到他掀开帘子出现在会议桌前,柳茗熙才看清他的正面。

    男人脸上戴着一副黑色面具,身形瞧着有些熟悉。

    “叮咚叮咚……”

    保镖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柳茗熙一跳,额头不禁冒出了冷汗,心脏突突地跳动起来。

    “呼……冷静,不能慌,要是被发现了就惨了。”

    她默默地自我安慰道。保镖接完电话后,对男人说了几句话。

    柳茗熙眯起眼睛,试图分辨从口型分辨出他们在说什么。

    接着,男人看了下手表,好像说了一句:

    “快4点了。”

    咯吱一声。

    又一扇门被推开了。

    只见一名女生率先走出来,踏上了空旷的表演台,紧随其后的是一名男子,肩上扛着位昏迷不醒的人士。

    “是lk!”

    柳茗熙的注意力第一时间被他吸引。

    “可恶,lk果然在他们手上!这些人为了让自己出面,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她用力握紧了拳头,漆黑的眸子直视前方,小脸带着淡淡的愤怒。

    然而,更让她意外的还在后头。

    只见男子把lk放在地上,女生也跟着走到了他的另一边。两人一左一右看守着人质。

    当女生抬起头来的时候,柳茗熙的瞳孔瞬间像被针刺一般,猛烈地收缩起来。

    ——“千袅!”

    “挟持lk的,居然是千袅!”

    柳茗熙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眸,心脏重重地跳了两下。

    为什么,她不明白……千袅跟她们不是朋友吗!

    她前几天才在演唱会上答应了跟lk交往,转眼间就成了反派的一员,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骗局?

    她根本就不爱lk,接近自己也是另有目的。

    信息量太大了。柳茗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静思考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一开始,千袅出现的时间,就在自己破译《龙血计划》的文件后,之后马上就发生了lk被行刺的事件,现在那名脸上带着刀伤的男子,手上就拿着一柄匕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

    毋庸置疑,他就是日前行刺lk的人。

    也是昨晚送信给自己的家伙。

    联系前后一想,柳茗熙顿时豁然开朗。

    千袅跟刀疤男,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

    只不过,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意识到这一点后,柳茗熙忽然觉得很痛心。

    但转念一想,可能她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现在下判决还是太早了,以她对千袅的了解,她不像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