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6章 不过是一场游戏
    “站住!”

    岂料,冷意像会瞬间移动似地,咻地一下来到了他面前。

    冰冷地匕首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lk的手都搭在门把上了。

    就差最后一步。

    只差一步。

    “耐心点。”

    冷意勾唇冷魅一笑,“下午你就可以见到你的朋友们了,没必须要争这一时,你应该不希望我把你捆起来。”

    听到他这么说,lk不禁皱起眉头。

    什么意思?

    为什么下午就可以见到朋友。

    “你都干了什么。”

    “没什么。”

    冷意将门反锁,见他没有逃跑的举动了,慢条斯理地收回匕首插进了刀囊里。

    “就是友好地拜访了一下你的朋友们。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认识大人物了。”

    “大人物?”

    lk茫然地怔了一下,“我的朋友个个都是大人物,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冷意无语。

    “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

    “不能,你快说,你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黑暗的勾搭,一定有一场邪恶的交易要进行!”

    “……”冷意选择沉默。

    “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说话,烦死你。”

    “蚱蜢你知道吧。小时候我养过一只,后来死了。你知道它是怎么死的不?我就这样把它拿在手上,对着它说话,一直说一直说,后来,它就开始吐血不止,再后来,它就死了。”

    lk说完,一脸认真严肃地看着冷意。

    “怎么样,怕了吧?”

    冷意:“……”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叫韩青禾的总是一副面瘫的表情了。

    跟这个家伙待在一起,不是灭亡就是发疯,两个迟早得崩一个。

    “真不明白,千袅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

    “什么?你竟敢在我面前提千袅,我跟她的之间用不着你评价!”

    她的名字就像埋在lk身体里的定时炸弹,一下就令他的语气染上了冷峻的怒意。

    “呵。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她跟你的感情不过是一场游戏。她是个杀手,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你,她有没有爱过你,你心里没点分寸吗?”

    冷意勾唇不嗤地看了他一眼,眸底带着浓浓的嘲讽。

    “你住口——”lk突然出拳,猛地朝他挥去,“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千袅是爱他的。

    这一点,lk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就是相信她,不需要理由!

    冷意刷地一下侧身避开他的拳头,挡住他再次挥来的手臂,冷冷一笑。

    “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心里清楚,你只是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罢了。”

    “住口——我说了,让你住口!”

    lk频频出拳,冷意一开始步步退让,到最后忍无可忍,两人直接在出租屋里打了起来。

    “有本事你别用刀!”

    “我不用刀也制服得了你!”

    “那你把刀丢了啊!”

    “好,我现在就丢!”

    “丢远点,丢出窗外——连刀囊一起丢了!”

    “等等……不对,我丢了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你不是说没刀也可以制服我吗你这个骗子!”

    冷意:“……”

    就在两人闹地不可开交时,门口传来一阵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千袅推开门走了进来,她依旧是那头及颊的短发,只不过换了身黑色衣服,踩着皮靴,清冽的眼眸比平时更加冰冷了。

    两人一怔,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

    见到她的那一瞬间,lk眼底不由露出了一丝欣喜。

    可是他并没有忘记,千袅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这让他拉不下脸对她说话。

    两人就静静地站在屋子里对视着,谁也没有出声。

    lk是故作冷漠的赌气。

    千袅的眸底却没有任何情绪,波澜不惊地像一潭死水。

    冷意见到她出现,也不禁眼前一亮。

    但是他很快发现,她眼里只有那个小子,从进门到现在,她的视线就没从lk身上挪开过。

    一盆凉水瞬间浇熄了他眼眸里的热情。

    他淡漠撇了撇嘴,抱起双臂:“你来了,有什么新任务要传达嘛?”

    “该出发了。”

    千袅回过神来,缓缓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开口。

    “把人带走吧。”

    “好,来吧boy,现在要把你捆上了,你最好乖乖配合,要不然伤到哪儿我可不负责。”冷意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和麻袋。

    “等等,你要干什么!喂——”lk奋力挣扎了起来。

    居然对自己做这种事,还是在千袅面前!

    他们想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脑袋被麻袋蒙住,lk什么也看不见了,双手也被反捆住扭在后面,冷意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押进电梯。

    千袅按下了负一层。

    抵达地下车库后,她带领他们走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前,打开驾驶座的门低身坐进去。

    冷意也打开了后座的门,把lk推了进去,自己跟着进去后砰一声关上了车门。

    “喂——你们到底要干嘛?要把我带到哪去?”

    lk什么也看不见,他茫然四顾,凭感觉得知轿车冲出了停车场,冲到了外面的世界,眩目的白光一下涌进来,穿透麻袋覆盖在眼皮上。

    灼眼的光和热。

    是足以融化一切的日光。

    ……

    歌剧院。

    柳茗熙已经到了。

    她背着书包,仰头望向这座宏伟炫酷的建筑。

    从外观上看歌剧院似乎分为两层,外墙全部用透明的玻璃铸成,在阳光照射下泛着熠熠的光辉。

    走进去,第一层是两排整齐的座位,最前面的舞台无比地宽敞。

    后面挂着红色幕布。

    第二层是护栏,有长长的会议桌,也有垂下来的帷幔。应该是给重要人物观看下面的演出,并且给出评分的位置。

    “现在还早,看来那些人还没来。”

    柳茗熙研究过后,心里已经有了大概,她先是来到玻璃前,望着外面那个悬挂在天空上的太阳。

    然后忽然蹲下身,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密封袋,小心翼翼把一些红色的颗粒倒在地板上。

    这些小东西看起来丝毫不起眼。

    不仔细看根本就难以发觉。

    但在柳茗熙这里,它可是有大用途的。

    做完自己事先计划好的一切后,柳茗熙跑到第二层,找了一个非常隐蔽同时又能众观全局的角落躲了起来。

    默默捏紧汗湿的掌心。

    潜伏着。

    耐心静待暗处的敌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