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5章 一定要回来
    “好。你记得一定要回来。”

    “嗯……我会的。”

    柳茗熙目光闪烁地望着他。

    接着两人继续吃饭,谁都没有说话。

    “我去洗碗。”

    片刻后,柳茗熙收拾着桌子说。

    “我去吧。”

    韩青禾的动作比她利落,端着碗筷就进了厨房,“你去边上玩。”

    柳茗熙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怔。

    正好,她有一些东西要准备。

    前去地下室,把昨天提炼出来化学品,小心翼翼地放进密封袋里包好,装进口袋。

    ……

    回到客厅没多久,韩青禾也收拾完出来了,见她蹲在柜子边上摸小污的脑袋。

    “哥哥,小污现在每顿要吃4大碗猫粮了。”

    她没来由说。

    “最好再加一斤牛肉,它现在已经有了一点小豹子的形态。”

    “嗯。”韩青禾淡淡地望着她。

    “还有你,工作忙再也不能忘记吃饭。韩叔叔有没有打电话来叫我们回去?”

    她站起来,转头望向他。

    “没有。他估计连学生放暑假这件事都忘了。”

    “哈哈……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柳茗熙忍不住被他的话逗笑了。

    韩青禾却忽然朝前走了几步,一把抱住了她,脸贴着她的头发静静磋磨了两下。

    “埃?”柳茗熙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有些无措。

    “哥,你怎么了?”

    “熙儿,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在乎的人。”他吻了下她的耳畔,勾唇浅笑着说。

    柳茗熙闻言一怔,心跳漏了两拍。

    是因为自己在换衣间里对他说了那些话吗?

    “我知道的。哥,你不要再想那件事了。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一时冲动才会那么说的。那一点也不是我的本意。”

    柳茗熙轻轻挣开他的怀抱,红着脸歉疚地望向他。

    “其实我喜欢被你抱着,喜欢你对我的……触碰,因为这代表你心里有我。如果有一天你不那么做了,我可能才会真正感到不开心吧。”

    她说着,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清澈的眸里染上些许惆怅。

    也不知道……

    以后还有没有那种时候了。

    “好了,我们不要说这些了,怪肉麻的咳咳,我要上楼了!”

    她说着,飞快地逃之夭夭。

    韩青禾在身后望着她。

    柳茗熙一口气回到阁楼,关上门,压着砰砰跳动的心脏。

    刚才他突然走过来抱住自己的那一刻,真的肾上腺素都飙上去了。

    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呢……

    打开抽屉。

    那柄匕首还原封不动地摆放着。

    柳茗熙把它装进了书包,忽然,看到那个黑色的摄像机。

    犹豫了一下,把里面都文件删除干净了才放回原处。

    这是她做事的习惯。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自己前路未卜,就不能留下任何有迹可循的东西。

    毕竟自己本身就是爸爸的心血……

    说得严重点,就是即便有一天她不在了,这些东西也不能落入坏人手中。

    准备好了,柳茗熙背起书包打算出门。

    “哥,我出去了!”

    她冲楼上喊了一声。

    韩青禾下来,送她到院子门口。

    小污一反常态地绕着她脚边转,舍不得她离开。

    似乎她这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似地。

    “你们干嘛呢,我就是出去买个东西,不用一直送我。哥哥,你把小污抱回去~”

    柳茗熙笑眯眯地抱起它,塞到韩青禾怀里。

    “好啦,我走了。”

    “再见。”

    韩青禾深深望着她,黑眸忽明忽灭。

    “……嗯,哥哥再见,这次真的走了哦^o^~”

    她眯起眼睛朝他们挥了挥手,转身后迎着阳光大步地向前走。

    这一回,女孩真的真的走了。

    而且最后。

    都没有说自己什么时候回来。

    韩青禾默默抱着小污站在原地,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望着她,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了为止……

    其实柳茗熙也不知道自己此番前去,面对的是什么。

    更不知道对方会怎样对付身为龙翼人的自己……

    但她知道,必须把lk救回来。

    还有就是,必要时刻,即便是同归于尽,也不能让坏人阴谋得逞……

    ……

    出租屋。

    现在还不到1点钟,距离那个时候还有三个多小时。

    冷意斜坐在阳台上,一只修长的腿搭在外面,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像在等待着什么。

    lk靠着沙发盘腿坐在地板上,茶几上摆着好几份快餐,筷子动都没动。

    他一点胃口也没有。

    自从昏迷醒来后直到现在,他再也没见过千袅。

    她把自己扎晕了就不管了,现在还指望自己能对这些快餐盒饭有食欲?

    lk闷声不响地坐着,忽然刷地一下站起来,大步迈过了沙发。

    “你去哪?”冷意立刻眸光冰冷地扫向他。

    那道刀疤令他样子看起来有些冷酷,但却意外没有显得丑陋,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魅力。

    “还能去哪?上厕所呗。”

    lk单手插兜,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年轻的脸上带着些许纨绔和不耐烦。

    这家伙,一天到晚盯着自己。

    哪怕他上个厕所也要在外面守着,简直神烦地像个粘皮糖。

    果不其然,他才推开洗手间的门,冷意就从阳台上下来了,斜靠在门口一言不发地等着他。

    水声哗啦啦地响起来。

    “喂,厕所里没手纸了,去帮我拿一卷过来。”

    片刻后,lk慵懒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

    冷意皱眉,“你胡扯什么,我昨天才放进去一卷。”

    “骗你干嘛,没了就是没了啊。”lk一边说,一边把手纸拆下来漫不经心地丢出了窗外。

    这里是31楼,要不是这个高度,他早就跳出去了。

    “呵,我看你干脆用手算了。”冷意冷笑,总觉得他在耍花招。

    这小子为了逃出去,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

    这两天他开煤气,装休克,还谎称自己有癫痫病,发作起来把电视机都给砸了。

    什么鬼事他干不出来,就差没把天花板钻个洞。

    要不是一直拿麻绳绑着血液循环不行,他真想省省这个心。

    “喂,你这个杀手怎么这样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这样我告诉你会被投诉的。我可是被你绑架的人,孰轻孰重你心里没点b数吗?上头怎么吩咐的?让你虐待我了吗?还不快麻溜点去给我拿手纸,限你10秒钟。”

    “10——”

    “9——”

    冷意:“……”

    这年头,杀手越不越好混了,被绑架的一个个比绑架的还会充大爷。

    终于,在数到4时,门缝底下那双鞋子移动了。冷意抱着双臂不耐烦地离开了墙壁,迈步朝客厅里走去。

    “太好了,机会来了!”

    他之前观察过手纸摆放的位置,当冷意背对着他拿手纸的时候,就是他最佳的逃生机会!

    lk抓住了这一时机,迅速拉开门,风也似地朝门口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