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4章 得一人如斯
    “哥,你来了。”

    柳茗熙一手拎着小污,一手拿着铲子,欲哭无泪。

    韩青禾走进去,关火,打开水龙头浸湿帕子,擦干净番茄酱后,捡起地上的蔬菜瓜果全部丢进了水池里。

    简单地几个举动,就将她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了。

    柳茗熙一松手,茫然地睁大眼睛看着他做这一切:

    “好厉害……”

    “嗷呜!”

    小污得以解脱,飞快地逃走了。

    “交给我吧,你去外面玩。”韩青禾从她手里接过铲子,解开她身上的围裙。

    “不行!说好了要为你做爱心餐的!”柳茗熙立刻按住围裙。

    “烧焦的那种?”

    韩青禾似笑非笑。

    “……”

    柳茗熙顿时说不出话了,红着脸惭愧地低下头。

    “好了,我允许你在边上为我打打下手,不过主厨还是由我来当吧。”

    韩青禾抬手揉了揉她毛绒绒的脑袋。

    “嗯嗯!”

    柳茗熙开心地跳起来,搂着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眯起清澈的大眼睛。

    “哥最好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做菜的,争取给你做个像样的爱心餐出来!”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不抱期待。”

    柳茗熙哭笑不得。

    这话真是让人没法接……

    最后,还是由韩青禾做出了一份完美的大餐。

    不管什么食材,到了他手里,似乎都变得特别听话。

    无论怎么折腾,都不会反抗。

    “啊……哥哥做菜的时候真性感……”

    柳茗熙托腮趴在一旁,花痴地望着他。

    他所谓的打打下手,其实只是要她洗两个菜,递个东西。

    大部分都自己搞定了。

    现在柳茗熙闲地没事,就在一旁欣赏他的盛世美颜和他高超的厨艺。

    “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

    不仅人长得那么帅,还是个王牌巨星,又会做菜,又会打架(这好像不是什么优点?),考试成绩永远排在最前面,就连,恩……某些方面都……很厉害……咳咳。好像无论想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一样。”

    柳茗熙红着脸自言自语,到最后咳嗽了两声。

    “反正全世界最棒最无敌的就是哥哥了!”

    上天到底要多偏心,才会创造这样一个人出来啊。

    “你在碎碎念什么,”

    韩青禾做完了菜,端出去时经过她身边,淡淡问了一句。

    "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当然木有,我是在夸你。”

    柳茗熙吐了吐舌头,实话实说。

    “哦,夸我什么?”韩青禾给她倒了杯橙汁,招呼她过来吃饭。

    “恩……就是觉得……会做菜的你超性感的!”

    柳茗熙眯起眼睛,举起叉子说。

    “笨蛋,快吃吧。”韩青禾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勾唇说道。

    “呦西!那我就不客气了!要开动啦!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份牛排还在这里?”

    柳茗熙低下头,忽然发现被她烤焦了的牛排还摆在桌上。

    而且,韩青禾正准备把它吃掉。

    “等等——”

    “哥,你不能吃啊!那都已经焦成这样了,万一有毒怎么办!”

    “你做的怎么可能会有毒。”韩青禾淡定瞥了她一眼,切了一块放进嘴里。

    “啊……”

    柳茗熙吃惊地捂住脸,睁大眼睛望着他。

    只见韩青禾嚼地津津有味,一点也没有嫌弃的样子,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怎么样……能吃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还不错。”

    韩青禾点了点头,脸色波澜不惊。

    “什么?真的假的?”柳茗熙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要,给我也吃一点!”

    韩青禾切了一块给她。

    “……烧焦的味道。”柳茗熙才吃进去,就蹙起了眉头,五官里都透露着难吃的讯息。

    可是韩青禾居然可以那么淡定地吃下去。

    她忍不住鼻子一酸。

    莫名地感动……

    “哥,别吃了。真的不好吃,焦里还有点生。”她内疚地望着他。

    “你第一次做东西给我吃。”韩青禾淡淡地说。

    再也没有别的话。

    可是已经不用多说了。

    因为是她做的,所以舍不得倒掉,哪怕再难吃,也能吃出幸福的味道。

    “突然好想嫁给你啊,哥哥。”

    柳茗熙在荷尔蒙的刺激下,毫无征兆地望着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真的,想嫁。

    这辈子得一人如斯,夫复何求。

    “额,”韩青禾听到她这句话,忍不住一顿,抬眸微微有些意外地看向她。

    “唔……那个,不是……我瞎说的。”柳茗熙被他看得小脸一红。

    一下就清醒过来。

    完了完了,自己怎么能这样不矜持!

    虽然现在和他已经是恋人了,可是结婚那种事情,还远着呢。

    谁说得准啊。

    她现在这么说,万一给他造成了困扰怎么办?

    “不准收回。”

    岂料,韩青禾望着她,漆黑深邃的眸子漾着温柔地笑意。

    “我都听见了。熙儿这辈子除了我,谁也别想了。我会娶你的。”

    “!”

    柳茗熙瞬间睁大眼睛望向他。

    心跳怦然加快。

    呼吸凝滞,脑海一片空白。

    他说……

    ‘我会娶你’……

    “哥……你你你……你认真的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

    韩青禾危险地眯了眯眼睛。

    “到现在还在质疑这种事,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不是第一位。”

    “当然是!”

    柳茗熙激动地一下站起来。

    韩青禾浅笑,眉梢微挑:“那就这么说定了。”

    “埃?就……就这样说定了吗?”

    “怎么?熙儿不敢。”

    “谁……谁说的!呐,这是你说的噢,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嗯。”

    韩青禾伸出手和她勾在了一起,眸光灼灼地望着她。

    “唔……我继续吃东西。”

    做完这一切后,柳茗熙害羞地缩回手,脸颊不知不觉变得红红地,唯有靠不断吃东西来缓解自己的紧张。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算是,跟韩青禾私定终身了吗?

    他能这么回答,她真的很开心啊……

    不过……

    “对了,哥,待会吃完饭后,我要出去买个东西,你下午还有事的吧,就不用陪我了。”

    柳茗熙一边埋头吃东西,一边假装不经意地说。

    “你要买什么?”

    韩青禾的眸光不易察觉地凉下来,意味深长地望着她。

    “没什么……就是,一些日常的用品。”柳茗熙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额头冒出了一些汗珠。

    后背有如芒针在刺。

    啊,她真是不擅长说谎呢。

    不过好在,韩青禾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

    柳茗熙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抓着头发费劲思考了一下,最后恍如梦醒般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不对,我只是出去买个东西而已,当然很快就回来了啊,又不是出远门,哥哥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