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60章 江湖一别
    “你希望我什么反应?”

    郸弥子面无表情地抱着双臂,垂眸冷漠地看着她,“我早就看破一切了。”

    “什么!你……你骗人——”

    小妖精愣了一下,随即叉腰充满正义地指向他。

    “我的易容术分明天衣无缝!”

    郸弥子:“……”

    事实上,刚才牵她手时,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一位八十几岁老太太的手,怎么可能那么细白柔滑,完全没有一丝皱纹。

    昨天晚上光线昏暗,在火车站又太急,他一直没去注意。

    现在看来,这小姑娘一直把他耍的团团转。

    尤其是昨天的演唱会,为了躲避她的领证威胁,他甚至捏造了跟七朗的基情。

    “小姑娘,你很厉害,套路玩得666。现在敢不敢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法定年龄都没到,就敢叫嚣着跟男人领证了,你爸爸知道吗?”

    郸弥子用一副长辈般的口吻说道。

    果然。

    一提到家长,小妖精立马就怂了,缩着肩膀吐了吐舌头。

    “小郸哥哥,我是逃学出来的,这我爸爸不知道,你可千万别告诉他。”

    她说着,乖乖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看了一眼。

    “喏。”

    纪小淳。

    这便是她的真实姓名了。

    “我平时喜欢研究彩妆,所以把自己化妆成了一个老太太,怎么样,小郸哥哥,我很厉害吧!”纪小淳炫耀般歪着脑袋说。

    郸弥子没理她,看身份证上的学生头,女孩子有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眼眸灵动,是个标准的萌萝莉,而且才十六岁。

    唉。

    果然全世界的小萝莉都喜欢韩青禾。

    郸弥子无奈地耸了耸肩,把身份证还给了她。

    “走吧,回去好好念书,哥也要走了。”

    “呜呜……小郸哥哥,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纪小淳在后面揉了揉眼睛,拼命想挤出一点泪水来。

    郸弥子:“……”她又想干嘛?

    “嘿嘿,等我毕业后,我再来找你,你可千万别删微信,我知道你跟韩青禾是朋友,下次见面,你一定要把他带出来,让我跟我偶像说两句话。”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呐,小郸哥哥!江湖一别,有缘再见!”

    郸弥子听见她的呼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女孩手里拿着一份没喝完的可乐,还在用力朝他挥着手。

    他想了想,勾唇一笑,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

    高大帅气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首都的帅哥果然多……回去就看不到了……”

    纪小淳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咬着嘴里的吸管。回到麦当劳后,把可乐放下,拖起自己的行李朝火车站走去。

    ……

    开车回去的路上,郸弥子终于想起了一切。

    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先是把七朗送回家,然后去了熙儿房间。

    帮忙不成反而添了一堆麻烦,甚至还撞见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想起那个,郸弥子的脸不禁泛起了红晕。

    但是很快,他就皱起眉头,回想起酒后失态,对熙儿做的一些过分之事。

    然后……

    然后韩青禾就回来了!

    怪不得他要打人。

    那种场面,无论换做哪一个男人,恐怕都得误会自己被绿了!

    以韩面瘫的暴力,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

    郸弥子醒悟过来,一边开车,一边摸出手机,迅速找到韩面瘫的号码拨了出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打不通。

    那个家伙,在干什么……该不会正在暗中密谋派人打断自己的手脚吧!

    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后,郸弥子只好翻出号码拨给了柳茗熙。

    然而,电话嘟了两声就断了。

    再拨,已是关机。

    完了……熙儿的电话也打不通。

    他加大码力往别墅赶,手机却突兀地响起。

    是七朗打来的。

    滑动接听。

    “小郸,不好了,熙儿不见了!”

    “什么?”郸弥子登时如遭雷击。

    前方绿灯转红,他一脚刹车没跟上,差点没和前面的车辆来个亲密碰撞。

    引来了对方开窗大骂。

    郸弥子没有在意,专心侧耳听七朗说。

    “她的房间收拾过,应该是拿行李走了,但是她没带手机,因为她的手机刚才没电自动关机了。”

    森姆七朗站在她的房间,拿着放在桌上的手机说。

    “怎么会这样?”

    熙儿怎么突然离家出走!

    难道,跟昨晚发生的事有关……

    “不知道啊,青禾的电话打不通,lk关机,就连小污也不见了!总之,你安顿好那个老太太就赶紧回来吧。”

    “那不是老太太,我们都被耍了!”郸弥子纠正道。

    “你说什么?”森姆七朗愣在原地。

    “算了没什么,我马上到家,你等我一下。”他说完匆忙挂断了电话。

    只留下森姆七朗一脸懵逼地握着手机站在原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感觉自己一觉醒来,全世界都变了。

    郸弥子一赶到别墅,就心急火燎地奔向三楼,七朗正斜靠在门旁等着他。

    见他回来,微微歪了下头,示意他自己进去看。

    郸弥子走进去,卧室里一切都和原来没有任何分别,只是少了一个人存在。

    小污不见了。

    她平时最喜欢背的那个,挂着粉色布偶熊的书包也不见了。

    “看来,熙儿真的离家出走了……”

    郸弥子后退两步靠着门,懊悔地扶住了额头,“该死……都怪我。”

    如果不是他对熙儿做出了那种事……

    “你知道什么,熙儿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联系不上。”

    森姆七朗过去抓着他的肩膀问。

    “别问我……我现在也说不清。”

    郸弥子觉得头疼地厉害,当务之急,是赶紧联系大家找到熙儿。

    忽然。

    院子里传来一阵汽车行驶的声音,蓝色法拉利的车轮碾过地面,缓缓停在了车库前。

    韩青禾拔掉钥匙。

    他在外面开了一晚上夜车,终于冷静下来想明白了。

    自己一时冲动地摔门离去,很可能会让熙儿伤心难过。

    那个丫头那么爱哭,没准已经躲在被窝里掉了一晚上眼泪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她会哭,韩青禾简直比让人砍几刀还难受,恨不得立刻回到她身边,帮她把泪水擦干净了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