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59章 滴……好人卡
    郸弥子蹙了蹙眉,脑袋里充满了疑问。

    捡起地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有很多条微信消息。

    都是之前那位磨人的小妖精发来的。

    “小伙子,十万火急,我出事了!早餐都没吃,无家可归了啊,求助!求助!”

    “什么鬼?”

    郸弥子迅速从床上翻起来。

    森姆七朗揉了揉眼睛醒了,见他正在换衣服。

    “你干嘛去?”

    “昨天晚上那个老奶奶现在火车站,出了点事情,我得过去一趟。”

    郸弥子穿好衣服后,拿起车钥匙和钱包就准备出门。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森姆七朗坐起来,“还有,你脸上怎么了?”

    “脸上……”

    郸弥子摸着腮边微微肿起的地方。

    刺痛之下,隐约想起了什么,脑海掠过一些零碎的片段。

    “算了,不想了!我赶着出门。你待会上去看下熙儿,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ok.”

    森姆七朗也起来了。

    两人的衣服穿地好好的,显然是昨晚喝醉爬错床了。

    郸弥子临走前,不放心地朝楼上看了一眼,眸底里染上些许困惑,紧接着加快脚步出门。

    一路开车前往火车站。

    郸弥子多少想通了一些。

    脸上的伤肯定是被人打的,那个冰袋是用来敷脸的。

    可到底是谁给打的呢……

    就在郸弥子费劲思索时,口袋里的手机再度滋滋震动起来。

    “你来了没有啊,我在火车站售票厅里快冻死了!饥寒交迫!”

    老奶奶又给他发消息了。

    郸弥子扶住额头,只要稍微想下:

    一个老太太,在一座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饿地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场景,就觉得太惨了。

    不由加快了车速,用最短的时间赶到了火车站。

    车子开不进去,郸弥子一下车就飞快朝售票厅的方向奔跑着,一刻也没歇着。

    事实上,现在正是三伏天,外面热着呢。

    老太太在这种日子穿着个针织毛衣,怎么可能像她说的那样饥寒交迫啊。

    “你的脸怎么了?”

    找到她时,她正抱着个煎饼果子啃地津津有味,兴高采烈地看着他热地满头大汗的样子。

    “老奶奶,能不能先别管我了,说说看,您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郸弥子气喘吁吁地撑着墙壁,低下头无奈地看着她。

    要知道。

    他没吃早餐,一大早就奔过来了,现在也不过才6点多。

    假期起这么早,他是头一回。

    现在看她一脸不关我事的表情,啃着煎饼果子,他真是……

    “我的钱包被偷了。呜呜呜……”

    察觉到他眼神里的无语。

    老太太立刻换了副可怜巴巴地表情,还挤出了两滴泪水。

    “这个煎饼果子,还是好心人施舍给我的,现在我没有身份证,又没有钱,连火车都上不了,小伙子,你说我该怎么办呐。”

    “卧槽。现在的小偷这么没人性了吗?连八旬老太太的钱都偷!”

    郸弥子一听,义愤填膺。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就是就是!”老太太撅起嘴巴,“太坏了,抓到以后你帮我打他!”

    “咳咳……”

    被一个老奶奶当众抓着撒娇实在是太奇怪了。

    郸弥子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护到一边。

    “老奶奶,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抓小偷,而是送你回家。你的票买了吗?身份证没有可以办个临时的。

    我先陪你去弄手续,完了以后我们去吃饭,然后送你上车站,您看怎么样?”

    “好吧。”

    老太太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郸弥子拉住她的胳膊,老太太犹豫了一下。

    每到办事处,她都会让他在外面等。

    他不放心,拎着行李想进去看看,老太太已经出来了。

    “好啦好啦,我都搞定了,走吧!现在去吃东西,你请客!”

    她举着一张临时身份证和证明书,塞进口袋里,开心地拉着他的手就走。

    两人的手牵在一起时,郸弥子不禁愣了下。

    “那有个麦当劳。”她指着前边说。

    “你想吃的话就去吧。”

    郸弥子松开她的手往前走。

    两人面对面坐着。

    郸弥子随便吃了点就饱了,抱着双臂一脸严肃地思考人生。

    他已经想起来了,昨天那一拳是韩青禾砸的。

    可是,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打自己……

    “我吃饱了!还有20分钟火车就开了,我得去坐车了!”

    老太太啃完最后一口汉堡宝,心满足地双手合十,“非常感谢,小伙子你真是个大好人!”

    郸弥子猝不及防被发了一张好人卡,抬眸,不以为然地勾唇。

    “你开心就好。”

    “埃?”老太太愣了一下。

    他该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接下来去车站你自己可以搞定吧。”郸弥子从皮夹里抽出一叠现金放在桌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他现在心里有不详的预感。

    总觉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定很重要。

    “嗯……对不起!”

    老太太怔怔望着那叠百元大钞,愣了片刻,忽然低下了头,语气歉疚地大声说。

    郸弥子微微一怔,眨了眨黑眸望向她。

    只见老太太把头埋地很低,忽然,动手在脸上胡乱抹了起来。

    一边抹,一边喃喃地解释着。

    “对不起,我骗了你!你真是个好人!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太太,我只是太喜欢韩青禾,太想看他的演唱会了!都怪你在微信上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所以,就把你当成猥琐男了……

    为了惩罚你,本小姐才变身为老奶奶的!”

    她说完,刷地一下抬起头来。虽然那张漂亮的脸蛋被妆容涂抹地有些模糊,但现在看来,她已经完全不像一个老人了。

    而是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皮肤白里透红。

    “啊哈,吓到你了吧!耶!大变活人!”

    老太太……不,现在已经不是了。小妖精蹦跳着朝他做了个鬼脸。

    “之前都是骗你的呦!你怎么不说话,不对,你怎么一点不意外啊!嘁……真无聊!”

    见郸弥子一直面无表情地望着自己,小妖精郁闷地趴在一旁,拖腮看了他一会儿,又走到他面前挥了挥手。

    “喂……你好歹给点反应啊!小伙子,小郸!小郸哥哥——”

    她把手放在嘴边,拉长了声音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