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50章 来吧宝贝
    “嗯!t^t”柳茗熙用力点着头,感动地快要哭出来了,恨不得马上扑进他的怀里。心里像融化了一朵大大的棉花糖,又暖又糯。

    ——

    万人欢腾的舞台下。

    乔以冰戴着口罩,墨镜挡住了她的脸,她本来不想来的,可是没办法,她还是忘不了韩青禾。

    这是他的演唱会。她一定要来。

    可是她没想到,来了以后却听到了这样一首歌。

    根本不需要思考,就知道这首歌是写给谁的。

    大屏幕上的镜头转向观众。

    jony,森姆七朗,郸弥子,老奶奶,柳茗熙,lk,千袅……最前排的观众基本都入镜了。

    乔以冰默默握紧了拳头,墨镜下的双眸隐藏着嫉妒。

    她终于还是无法忍受,提前离场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永远都斗不过柳茗熙!”

    现在高麟入狱了,已经没有人可以妨碍自己了吧。

    她究竟是应该彻底离开她们的生活,还是重新开始自己的报复呢……

    ——

    演唱会现场。

    “现在给我们的青禾一些准备的时间,我在这里放几首歌让给大家欣赏。”

    主持演唱会的经纪人发完话,韩青禾跟大家打过招呼后,就去后台了。

    柳茗熙想起哥哥之前的嘱咐,快步朝特殊通道,往后台走去。

    想见他。

    迫不及待的那种。

    韩青禾同样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心有灵犀地在长廊上相遇了。

    “熙儿。”

    “哥!”柳茗熙提着裙摆跑过去,脸上带着幸福的红晕,飞扑进了他的怀抱。

    他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埋头闻着专属于她的发香。

    “《angel》好好听~”柳茗熙感动地冒着泡泡说。

    “专门为你写的。”他抱着她转了几个圈。

    裙摆蹁跹像盛放的纯白花瓣。

    “谢谢,我好喜欢。”她忍不住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抱得更紧了。

    完了以后还觉得不足以表达内心的喜爱和热情。

    在他脸上啵地亲了一下。

    韩青禾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他的妹妹会突然间变得这么主动大胆。

    柳茗熙再次吻住了他,不过这一次吻的是嘴唇。

    已经什么也顾不上了。

    不在乎会有人看见,也不在乎被偷拍,只一心一意,想彻底占有眼前这个集才华颜值于一身的男子。

    ……

    场外。

    舞台下。

    有人到边上走动。

    也不少人都沉浸刚才韩青禾营造出来的深情氛围里。

    其中就包括这位老奶奶,她还在流眼泪。

    “好感人……呜呜……尤其是最后一句,一直一直,守护着你……”

    “我真的好想知道他生命中的天使是谁,是谁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居然这么幸运……”

    “唉。”有人欢喜有人忧,郸弥子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论套路深,我还是弱了一些啊。看来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得到我喜欢的人了。”

    “你说什么?”老奶奶忽然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他。

    并且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有喜欢的人了?”

    “对啊……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吗?”

    “可你喜欢的不是我吗,你怎么能喜欢上别人!”

    “噗——”郸弥子一口鲜血喷出来,周围人立刻朝他投去异样的眼光。

    “老奶奶,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你。”

    他们的年龄相差简直不止一倍!

    “那你为什么要在微信上撩我?哦,我知道了,你是看到我失望了,所以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来欺骗我,对不对!”

    “什么啊!老奶奶您想多了,真的,微信上那些话不是我说的!”

    郸弥子简直百口莫辩。

    “那都是我朋友干的。”

    “什么?你们竟然联合起来戏耍一个老奶奶的感情?”边上的群众忍不住向他投去谴责的目光。

    不行了——

    这地儿没法待了。

    “我去上个厕所!”郸弥子飞快地离开座位,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向lk求助。

    然而。

    老奶奶穷追不舍,一点也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别走——你这个负心汉!”

    “喂喂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啊!老奶奶您以前是体育健儿吧,怎么这么能跑……”

    两人在会场内跑了好久,渐渐地,郸弥子都没力气了。

    到处都是人。

    天地之大,竟找不到一处可以供他容身的地方。

    “你这个负心汉,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你得为你说过的话负责,我身份都带了,这次来不仅是为了看演唱会,还要跟你领证!”

    老太太说着,在包裹里翻找起来。

    “什么!奶奶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lk那个坑货到底给我挖了一个多大的坑!”

    郸弥子大惊失色。

    “等等……误会啊误会,老奶奶我真的没骗您,我有喜欢的人了,您别掏身份证,千万别!”

    “噢是吗?那你说说看啊,你喜欢的人是谁?”

    老奶奶停住动作,抱起双臂,一副探究到底的表情。

    郸弥子:“这……”

    当着这么多围观者的面,他怎么说得出口。

    ——

    与此同时。

    另一边。

    森姆七朗和jony一起结伴去洗手间。

    他一进去,刚关上门,忽然感到后面有人跟了进来。

    吓!

    一阵凉意从脊背升起。

    “jony,你进来干什么?隔壁卫生间不是空的吗?”

    jony没说话,忽然一伸手,撑在他脑后,深邃的眸子带着几分邪意。

    森姆七朗:“?!”

    这种充满侵占意味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来吧宝贝,我已经等了一晚上了。”

    说完就开始动手扒他的裤子。

    直到他三两下拆开自己的皮带,森姆七朗才猛地回过神来。

    “卧槽你干什么,我今天找你来是看演唱会的!不是扒我裤子的!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得到我!”

    “放轻松点,宝贝。歌很好听,但我更想跟你做点快乐的事。”

    天塌了。

    森姆七朗崩溃了。

    jony真的是个gay!!

    lk诚不欺他也!

    “住手,我是直的,我对跟男人行鱼水之欢这种事没兴趣!快放开我!”

    森姆七朗突然被男性非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俊脸憋得通红。

    叫了两声突然醒悟不如一个拳头来得有效。

    jony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练过多年武术,体格又比一般人强大。

    一把握住了他的拳头,扬眉邪气一笑。

    两人在隔间里对峙了一阵,发出地巨大动静彻底引起了外面人的讨论。

    “砰砰……”“啪啪……”

    “快看,那里面怎么回事?”

    “好像有两个男的在〔不可描述〕……”

    “哇……这战况也太激烈了吧,地动山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