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47章 情人节
    演唱会如期举行。

    气氛热烈。

    人山人海。

    体育馆门口的广场上,不少人举着手里的应援牌,激动地挥舞着荧光棒,等待韩青禾的到来……

    lk早早就开车去接千袅了。

    因为是七夕原因,他还在车上摆了一束漂亮的粉色玫瑰。

    他决定要在今天,再次正式向她告白,连礼物都准备好了。

    lk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摸着口袋里的蓝色锦盒,默默地想。

    到了她家楼下后,打电话没人接,鸣了两声喇叭。

    都快引起邻居投诉了,终于,千袅拖着步伐缓缓走了回来。

    “千袅,你去哪了?”lk从后视镜里看见她,立刻下车问。

    “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对劲。”

    千袅的脸色很苍白。

    “没什么,我今天感冒了。”

    “一定是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淋了雨,所以感冒了。”lk猜测到,眸子里带着关切。

    “应该……吧……”千袅望着他,目光呆滞了一瞬,“但那不是上一周的事了吗?”

    “噢对了,你吃药了吗?”

    “没有,你来干什么?”千袅摇了摇头,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澈。

    “今天是青禾的演唱会啊,你该不会忘了吧?”lk愣了一下,随即揉了下她的短发,“一定是烧糊涂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不,不用了……我想起来了,你等我一下。”千袅跑上楼,回家拿了一些东西后跑下来。

    “我的感冒没有大碍,现在出发吧,万一迟到就不好了。”

    “好。”

    lk替她打开车门,将玫瑰花放到她怀里,勾唇一笑。

    “給,送你的。”

    粉色的玫瑰,好漂亮……

    “谢谢。”千袅心下一动,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情人节快乐。”lk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五官里带着幸福。

    “同乐。”千袅不知道该说什么,红着脸抓了抓短发。

    到了体育馆特殊通道的入口。

    柳茗熙三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

    大家一起穿过一条长长的回廊,推开后台休息室的门。

    韩青禾穿好了演唱会的衣服,怀里抱着吉他,一群工作人员围在他边上。

    他永远是那么的光彩夺目,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是最显眼的那个。

    “哥!”柳茗熙激动地朝他扑了过去。

    韩青禾立刻抱住她,唇角牵出一抹宠溺的弧度,幽深的眼眸藏着星空般迷人。

    “你今天太帅了!”lk忍不住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身衣服超酷!”

    “确实很潮。”一向不服气的小郸,这回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谢谢。”韩青禾勾唇浅笑,示意边上的工作人员们可以出去等着了。

    他们走后,韩青禾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束穿插着满天星的香槟玫瑰,举到了柳茗熙面前。

    顿时,花香四溢。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股醉人的香味。

    “熙儿,情人节快乐。”韩青禾俯身在她耳畔低语,“iloveyou."

    “谢谢哥哥。”柳茗熙红着脸接过玫瑰花,闻了一下,满眼都带着暖暖的笑意,“我也喜欢你。”

    一旁的单身狗们受不了了,纷纷要退出去。

    七朗和小郸得去等自己的新同伴。

    lk提议先带千袅去观众席找位置。

    大家都走后,工作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这几天我很忙,没空陪你玩,你有没有想我?”

    韩青禾抱着她坐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撩拨着她的长发。

    “有啊,好几天没看到你,我超想你的。”柳茗熙低下头,脸颊带着羞涩的红晕。

    “不过……哥,这个姿势好奇怪。万一有人推门进来怎么办。”

    “笨蛋,这种时候就不要考虑那种问题了。”韩青禾没有换个姿势的打算,深邃的眸子淡淡凝住她。

    下一秒,忽然勾住她的下巴,低下头吻上了她的粉嫩的唇瓣。

    两人一碰既着,直接在工作室里接起了吻。

    “唔……嗯……”

    柳茗熙抓着他的衣襟,被他吻得头微微向后仰去,脸颊泛红,心跳也砰砰跳地厉害。

    哥今天真的很帅……

    可是再这么下去会,会把持不住的。

    “唔,停,快住手……”她按住他那不安分的手。

    “待会你先跟他们一起坐着,中场休息的时候再来找我。今晚,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韩青禾给了她一张票,在她耳垂吻了一下说。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不过这样显得更妖孽了。

    “什么惊喜?”柳茗熙好奇地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

    “傻瓜,现在说出来就没悬念了。”

    “好吧~反正我永远支持你!粉你一万年~!~(≧▽≦)/~”

    “熙儿真乖。”韩青禾宠溺一笑,揉了下她的头,挂起身旁的吉他。

    “走吧,我送你出去。”

    "嗯!"柳茗熙害羞地红了脸,从桌上跳下来扑进他怀里。

    ——

    体育馆门口。

    森姆七朗成功等到了jony。

    两人一见面就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嘿,昨天那些姑娘们不错吧?”为了确保他的性取向,森姆七朗还特地拿胳膊肘撞了下他的胸膛问。

    jony愣了一下。

    这个男人之间看起来很常见的动作,对他来说可能有些挑逗。

    “抱歉你说什么?”

    七朗以为他在国外待久了听不懂中文,又用英文问了一遍。

    ——昨天那些姑娘?

    很显然,七朗指的是微信上发的照片。可他脑袋里浮现的却是lk和郸弥子那两位“美丽姑娘”的脸。

    毕竟在他的交际圈里,经常是这么称呼男孩子的。

    “噢噢,你的朋友们都很可爱,年轻且充满活力,就像你一样。”jony心领神会地回答,坏笑着扬了扬眉毛。

    “?”这回换森姆七朗懵圈了。

    答非所问?

    不过无妨,可能他听错了。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演唱会!”

    “好。”jony用有爱的目光望着他。

    一旁的角落。

    寒风萧瑟。

    郸弥子头上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兔子耳朵,一闪一闪地,手里拿着一支玫瑰花和两张门票在人群中望穿秋水地等着。

    lk说,他跟那只磨人的小妖精约好了。

    见面的信物就是头上的兔子耳朵。

    lk还说:她很会调情,跟她聊天你会尝到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就好像一朝回到了初恋时。

    郸弥子虽然没有谈过什么恋爱,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有点痒痒的。

    开始十分期待见到这位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