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46章 他绝对有问题
    两人走到门口。

    “快点,撩妹高手,接下来怎么聊,我对这方面一点都不擅长!”

    “这个……这不是你的同伴吗?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跟她聊天?”

    “我瞎编的!为了不让熙儿看出我对她还余情未了,我就随便找了个人……”

    “……好了,我懂了。”

    “能搞定吗?”

    “能。”

    “那就好,现在只有半天时间了,你帮我把她约出来,明天一起看演唱会,最好还能有话题聊。”

    “没问题,交给我吧,磨人的小妖精是吧?我保证一天之内就让她对你热情似火,让你们犹如认识了十年那么亲密无间。”

    “真的假的……”

    “你是在质疑我吗?”

    “不,当然没有,把妹你最在行了。给你手机。”郸弥子直接把手机塞到他手里,“拜托你了。”

    “哈哈,兄弟之间无须客气!”lk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能被小伙伴们需要,他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

    吃完饭后。

    jony礼貌地跟大家道别。

    所有人都对这位新朋友赞不绝口。

    “七朗,不得不承认,这次你是对的,jony真的是一位很绅士的朋友。”

    “我也觉得,他请我们吃饭,而且谈吐得体!”柳茗熙说。

    “是啊。不像某人,一直东问西问,他可是一个问题都没有问我们。”森姆七朗淡淡道。

    “什么?”lk正忙着跟‘磨人的小妖精'聊天,听见他们这么说,顿时醒悟过来。

    “你刚才是在暗指我吗?”

    森姆七朗没说话,几人朝停车场走去。

    “等等,你就这么信任你那个朋友?”lk不干了,快步追上去,拦在他面前,“我告诉你,他绝对有问题。”

    “什么问题?”森姆七朗俊眉一蹙,停下脚步。

    另外两人也好奇地看向他们。

    “他是个gay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你在网上约了个gay陪你去看演唱会!”lk万分笃定地说。

    “等等……gay,是指同性恋的意思吗?”柳茗熙愣住了,茫然地睁大眼睛,“lk,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跟他又不熟,你怎么能随便指定人家是同性恋!”

    “他就算真的是,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吧。”郸弥子的重点倏然飘走。

    “不可能!”然而,森姆七朗一口否决,“lk,你够了,你今天的表现和你平常完全不一样。”

    “什么……你居然不相信我!我说这话可是有科学依据的。”lk怔了怔,随即据理力争。

    “什么依据?”

    “列如,他跟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居然一眼都不看小熙熙,你认为这是一个正常男人可以做到的程度吗?”

    “我抗议!”柳茗熙第一个举手,“本人表示无法认同,为什么男人们都要看我?”

    “抗议无效。你想想看你出场到现在,是不是每走到一个场合都有男人夸你。”lk随口吐槽回去。

    柳茗熙:“……”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

    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有点意思。”郸弥子点头摸着下巴,一副确实是这么一回事的表情。

    显然已经被lk的观点说动了。

    “这是什么鬼依据,你简直是在强词夺理。”森姆七朗仍不当一回事,只道lk这个家伙在恶作剧。

    “我承认,熙儿魅力不言而喻。但照你这么说,出门不看熙儿的男人,难道都有问题吗?要么不是男人,要么就是gay?”

    “我就是这个意思。”lk打了个响指,理所当然地点头。

    “……”

    “再见。”见沟通无效,森姆七朗转身就走。

    “等等……还有还有,见面时,他跟我们每个男生都拥抱了!”lk追上去。

    “卧槽,这能说明什么?他是从国外回来的。再说了,男的和男的抱一下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确实谁都不会往那方面想,但他吃完饭后……”

    “停停停,”森姆七朗无语地瞥了他一眼,“开玩笑到这个份上就够了吧,你非得把我朋友说成gay?就因为我看起来像一个gay?我告诉你这几天很多人这么多说了。但是这一点也不好笑。”

    没错,他连续几天被很多人嘲笑了。

    就因为他在网上发了约男的陪自己看演唱会的消息。

    然而,他是个直男!

    比电线杠还直的那种!

    “咳咳好吧,我还有最后一个观点,他留学的地方是英国,要知道,大英腐国出基友……”

    森姆七朗一副“你想死吗”的眼神。

    “ok,我不说了,总之你小心点吧。”lk摇了摇头,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座。

    柳茗熙和郸弥子面面相觑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默默坐进后排。

    一路沉默。

    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他们俩是认真的吗……”柳茗熙悄悄对小郸说。

    “没错。可能七朗认为lk说他的新朋友是gay,等于间接说他是gay。这上升到人格尊严的层次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愤怒的。”郸弥子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原来如此,其实我觉得是gay也没什么啊。同性恋又不犯法。”柳茗熙对这方面没有丝毫歧视。

    “熙儿说得对。爱情不分国界,年龄,性别。更何况这是天生的。”正在开车的lk懒洋洋地看了一眼后视镜说。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正确看待这个问题,而不是逃避……”

    森姆七朗:“闭嘴。除非你想出车祸。”

    lk:“……”

    好吧,当他没说。

    事实会证明一切。

    ——

    夜晚。

    森姆七朗跟jony聊天。

    他给他发了一些美女的照片,尤其是那种胸很大的,并且询问他觉得怎么样。

    jony:很棒啊,我很喜欢。

    jony:这是个性感的模特,她的身材无可挑剔。

    森姆七朗立刻拿去给lk看。

    “快看,他笔直地就像一根铅笔好吗?他对女模特的审美跟我们一模一样,承认吧,你就是在胡说八道,你嫉妒我找到了一个男同伴,而且是完全纯洁的那种。”

    “嗯嗯……你是对的。”lk正忙着跟磨人的小妖精聊天,没空搭理他。

    小郸的终身幸福就把握在他手上了。

    他已经使出了终生绝学,一定能帮他拿下这只小妖精。

    “好了,我原谅你了。”森姆七朗终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地离去了。

    “什么?”

    卧室门被关上很久后,lk忽然茫然地抬起头,“刚才发生了什么了,有人来过吗?”

    他说完,继续埋头聊天,睡觉洗澡前,把牛仔裤口袋里的东西都摸出来放在了桌上。

    其中有一张名片。

    那是jony吃完饭后偷偷塞给他的,lk本来想说的,可是被森姆七朗打断了。

    jony:“我知道你对我很感兴趣,我也一样,这是我的名片,有空来我新开的酒吧玩。”

    说完还在他的臀部上拍了一下。

    名片上写着:蔷薇恋人gay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