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43章 正确的选择
    门已经被高麟打开了。

    神秘人把晕倒的高麟拖进客厅,放在沙发上摆好,然后不动声色地朝地下仓库的位置走去。

    走近时,忽然听到里面发出阵阵呜咽。

    还有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哇……不错啊……”

    “别磨磨唧唧了,动作快点好吧!”

    “怕什么,警察没这么快找过来的。”

    “呜呜……”

    听见他们的对话,神秘人很快明白了里面即将发生什么。

    他的手默默握住了挂在腰畔的布囊,从里面取出了一支麻醉剂。

    透过铁门栏杆上的缝隙,他本可以准确无误地瞄准那些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动手救人的前一刻,他迟疑了。

    就这样。

    神秘人本想故意拖延到那些人得逞时再救她的。

    可最后,她哭得实在是太惨烈了,神秘人终究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忍不住在最后一刻出手了。

    “啊——”靠在门边拿摄像机拍照的人忽然惨叫了一声。

    接着噗通一下晕倒在地。

    “怎么了?见鬼?出什么事了?”那几个准备提枪上阵的男生们吓得停住了动作。

    惊慌失措地转身检查拍照的人。

    乔以冰也吓得止住了啜泣。

    “嗖嗖”。

    一个黑影从头顶跃下,又是两只麻醉剂,分别戳入他们的后颈。

    神秘人的位置掌控地很好,不会导致伤亡,只是让他们睡上一觉罢了。

    “你是谁!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众人看到这个全副武装的人忽然从头顶冒出来,还一下放倒了两三个伙伴,不由吓得额头冒汗。

    他们群起反抗,但完全不是神秘人的对手,不是被打晕就是被麻醉了。

    到最后。

    只剩下乔以冰和他,两个人是清醒的了。

    目光对上的那一瞬间。

    乔以冰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是来救自己的。

    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为什么而来。

    总之,他现在是自己最后的希望。

    “求求你,救我出去!”她扑上去,抓住了他的衣服。

    “求求你了……我错了……”

    神秘人没有说话,他穿得很严实,看不出体型。脸也全部蒙住了,只露出一双眼睛。

    “别哭了,小姐,我现在就救你出去。”

    他的声音似乎经过了特殊处理,听不出一点端倪。

    乔以冰一听,顿时哭得更厉害了。

    她知道,这一定是父亲派来的人。

    她终于有救了……

    神秘人替她解开狗链后,乔以冰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去,直接晕过去了。

    神秘人随手扯了件衣服过来,裹住她后,连夜带她离开了那间屋子。

    他们前脚刚走。

    后脚警察就到了。

    没过多久,就把高麟等一群涉案的人戴上了手铐抓走了。

    “冤枉啊,我们什么都没做!”

    “我们都是旁观的……”

    这些青年们都纷纷为自己诉冤。

    新闻媒体人也来了,记者的镜头把他们的样子全部都转播到了电视机前。

    高麟也在其中,低着头沉默不语,一句话都没有为自己辩解。

    电视机外面。

    很多人都在看当天晚上的新闻。

    包括柳茗熙她们。

    “高麟被抓走了……”她目光闪动地开口。

    “对啊,恐怕要坐上几年牢,囚禁罪,虐待罪,还好没有加上最后一项……要不然关一辈子都不够。”

    听到lk的话,柳茗熙不禁默默低下头,垂下了眼帘。

    “是我报了警……”

    “触犯了刑法就该坐牢。熙儿,你做了正确的选择。相反,如果你选择隐瞒的话,你就不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熙儿了。”

    韩青禾伸手抱住她,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对不起,哥哥……”柳茗熙听到这里,忍不住鼻子一酸,埋头揪住了他的衣裳。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很难受。

    “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韩青禾安慰道,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她们……本来都是我们的同学……”“走到今天,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你想啊,有时候,一个错误的想法,真的会影响到一生的命运。”

    森姆七朗站在边上,像个老夫子一样感慨道。

    “对啊,所以这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日后面临每一个选择,我们都一定要做正确的那个。”

    郸弥子认真地抱着小污说。

    “如果我是你,我也一定会选择报警,让警察过去处理这件事的!”

    “赞同!要我说啊,你报警其实是救了高麟一命。乔璟是什么人,她待在警察局可比待在外面要安全太多了。”

    lk舒展懒腰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起翻起来,朝楼上走去。

    “哥哥,乔璟真的有这么恐怖吗?”柳茗熙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转头问他。

    “其实不一定,咱打个比方,如果有一天,lk遭遇了这种事,你觉得是身为父亲的崇零比较想要罪魁祸首的命,还是警察局?”

    韩青禾这个比喻……

    可真够形(sang)象(xin)贴(bing)切(kuang)的。

    “我懂了!”柳茗熙立刻恍然大悟。

    “lk……被囚……爆……”一旁的郸弥子忍不住开始联想。

    并和森姆七朗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喂!”

    身后的lk默默擦汗,忍无可忍地冲他们咆哮。

    “闭嘴,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你们懂吗!”

    “嗯。但愿吧。”

    “为你祈祷。”

    “fuck……”lk不想跟这群神经病交朋友了。

    ——

    乔家。

    乔以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坐在房间里。

    她在医院检查过没有造成什么伤势,就回家休养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暂时不想见任何人。

    乔璟也对她感到很失望,这几天来,疲于应付各类新闻媒体的报道。

    人人都知道,他的女儿遭遇了四天四夜的囚禁。

    乔氏集团的声誉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尤其是被扒出,她之所以会遭受这一切,完全是因为她在学校考试时犯蠢偷试卷,并且诬陷到同学高麟身上,才引来了报复……

    “爸爸,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乔以冰走到书房,小心翼翼地向父亲开口。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乔璟虽然看到她就生气。

    但那一切毕竟不全是她的错。

    她也是一名受害者,所以耐着性子没有拒绝。

    “那个,那天把我救出来的神秘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救我,他是父亲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