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41 人之所以配成为人
    什么?

    这些人……

    柳茗熙看到眼前的画面后,平静的眸底不禁泛起了波动,再也无法掩饰心底的震惊。

    她本以为乔以冰会反抗的。

    面对这样的羞辱……

    可没想到,乔以冰二话不说就跪了下去,还讨好地冲那人叫了两声……

    终于,她得到了她的奖励。

    “给你!”

    那人满意地将鸡腿抛给她,她没接住,掉在了地上弄脏了,可她很快不顾一起地抓了起来,饥不择食地放进了嘴里。

    柳茗熙已经惊呆了。

    而这个时候,正在疯狂撕咬鸡腿的乔以冰也终于察觉到了她的存在。

    两人目光对上的一瞬间。

    她的手里的鸡腿差点没有掉到地上,睁大眼睛难以置信而又惊恐的看着她。

    那一瞬间,她眼中涌上了无数复杂的情绪。

    震惊。

    慌乱。

    羞耻。

    害怕。

    躲避……

    柳茗熙紧紧皱住眉头,握着拳头,不敢相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同情愤怒……更多是替她感到悲哀。

    “高麟,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终于,她看不下去了,一把将高麟拽到一边。

    “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她是个人,你怎么能像对待一条狗一样对待她!你知不知道绑架罪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虐待她,迟早会被抓进监狱坐牢!”

    柳茗熙忍无可忍地指着乔以冰,冲她咆哮道。

    “呜……”蹲在地上的乔以冰几乎一瞬间就哭出来了,哽咽地抓着那只啃到一半的鸡腿,眼泪像冲破了堤坝一般,不断地涌出眼眶。

    累积了这么多天的情绪终于崩溃,她压抑着悲怮的哭泣,连呼吸都变得一抽一抽的。

    “求求你……求求你们了,柳茗熙,救救我,救我出去,我错了,你救我出去吧,我……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是我该死,我不该嫉妒你,不该害你。求你……”

    她越哭越大声,丢掉那只鸡腿,扑上来紧紧抓住了她的裤脚。

    头发蓬乱,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柳茗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乔以冰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那个曾经高傲优雅的女孩。

    有一天会放弃所有的尊严跪在自己面前,一边大哭,一边卑微地乞求着自己的原谅。

    “高麟,你快把她放了,你这样的行为是错误的!”

    “小惩以戒一番就够了,人只所以配成为人,就是因为人类做事有底线!”

    “如果你连最后的道德底线都失去了,那还做什么人?你这已经构成犯罪了!”

    听到她的话,乔以冰不禁哭得更厉害了。

    高麟听了却只觉得心烦意乱,一方面她害怕警察会来,又一方面,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处理问题的方式上过于偏激。

    “妈的,你还说我,你知道她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吗!”

    “你知道什么是因果循环,恶有恶报吗?如果不是我把她抓过来,她就要去抓你了!”

    “你知道她是怎么说的不,她说要把你抓起来,关在地下室,扒掉你的衣服拍照……”

    高麟把乔以冰那些恶毒的计划一字不漏地说给了柳茗熙听。

    “所以她今天有这番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听完这一番话,柳茗熙不禁怔住了。

    真的吗……一个人,真的可以恶到这种程度么……

    回想她说的那些话,再联系一下她现在的样子。

    柳茗熙忍不住开始想象,如果是自己被她抓到,如果今天被虐待的人换成自己……

    “看看她吧,你以为她会心慈手软吗?我告诉你,这种贱人就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你今天救她出去,她明天就会害你!现在告诉我,你还要救她吗?”

    这个问题……

    确实是难到了柳茗熙……

    她低着头,默默握紧了拳头……

    “求求你,救我,我绝对不会再害你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见她犹豫,乔以冰用力撕扯着她的裤脚,哭得更加厉害了。

    她现在狼狈的样子和她的撕心裂肺的哭声,无一不在揪着柳茗熙的心。

    “来吧,别管那么多了,一起虐待她吧,真的很爽哦。”

    边上那个笑起来很变态的女生,坏笑着拍了下柳茗熙的肩膀。

    向她敞开了新世界的欢迎大门。

    “别碰我!”柳茗熙似乎一下就清醒过来了。

    她强烈地意识到,她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污浊的环境中待下去。

    对虐待一个活生生的人这种事情,更没办法产生半点兴趣。

    如果说乔以冰曾经的所作所为可谓是卑鄙无耻,那这些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乔以冰在这个仓库里丢掉的仅仅是尊严。

    可他们却丧失了本心。

    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自己,变成了地狱中的魔鬼。

    “我现在暂且不提跟乔以冰之间的恩怨。高麟,我就跟你说一句话:一码归一码,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是犯法的。”

    “行了……你走吧走吧!我是不会放了她的,我还没玩够!她的心愿单上还有最后一项,等做完了我才能放她回去。”

    高麟见柳茗熙坚持自己,不管她们怎么游说,都不肯加入她们的行列。

    不由觉得她十分碍事。

    边上的人也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柳茗熙。

    “快走吧……”

    她挥手推着她出去,两人拉扯了几下,她直接将柳茗熙赶出了家门。

    乔以冰眼睁睁看着一个有可能把自己救出去的人,就这样被赶走了,哭声从一开始的嚎啕失控,变成了绝望的呜咽,显然是又被人用布条塞住了嘴巴。

    “高麟!你别再犯傻了!”柳茗熙拍着她家的门,竭力劝阻道。

    “现在停止还来得及!”

    “cao,不用你管我!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还有,别再说我傻!”高麟刷的一下拉开门,她现在对于这个“傻”字十分敏感。

    谁再说她傻,她就跟谁拼命!

    “快走!别妨碍我!”

    高麟一把将她掉在客厅里的单肩包塞进她怀里。

    接着砰地一声再次关上了门。

    “熙忍不住把手里的包摔在门上,爆了句粗口,单手扶着脑袋,将垂在额前的头发撩到后面。

    这都是些什么事!

    简直乱了套了……

    冷静过来后,她还是决定先回去,把这件事告诉大家伙,听听看众人的意见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