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34章 那封信是你写的
    “她是韩家的养女,在家里很受宠的。”

    乔以冰抱着双臂,靠在沙发上说。

    “养女……”

    乔璟顿住,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

    “对啊,说是挚友的孩子。爸爸在国外可能不知道,但这边新闻上说了的。”

    乔以冰一提到柳茗熙,心里的妒意就不断翻腾。

    不行了。

    坐不住了。

    她要想点办法,不出这口恶气她实在是难以平息。

    “你去哪?”乔璟见她回来没多久又出去。不禁问道。

    “我去找个同学。”乔以冰回房间换了条新裙子,化了个妆后,提着包包又出去了。

    因为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她没有让司机跟着,而是选择打计程车去了高麟家。

    退学后的高麟闲地无聊,每天白天在家里宅着,跟朋友网上斗地主,搓麻将,晚上就去酒吧等地方泡着。

    她的父母在国外,每个月给她打钱,基本不管她。

    现在连舅父都对她失望了,她认为自己,已经找不到什么努力的理由了。

    “叮咚叮咚。”

    门铃被按响。

    “谁啊?”高麟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烦死了,这种时候打扰我,我都要胡了。”

    “快去开门吧。”耳麦里传来朋友的嘲笑生。

    “不管,打完这局才!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开。”

    高麟继续打游戏,懒得理会。

    乔以冰在门口等了足足有2分钟,忍不住想掏出手机打电话时。

    门终于开了。

    高麟颓废的出现在门口,头发没洗,穿着睡衣,脸上还有昨天晚上没卸的妆,眼睛模糊着黑影,像被人打了两拳似地。

    看到她这个样子,乔以冰不禁吓了一跳。

    高麟见到她时也明显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上哪弄的我家地址?”

    “学校里有。”乔以冰微微蹙眉,“你在家就这样?”

    “别跟我提学校。”高麟打开门让她自己进来,拿起茶几上的香烟刁了一根,用打火机点燃。

    “嗯……”乔以冰掩鼻走进来。

    这个客厅也太乱了,用狗窝来形容都不为过。

    “行了,快说吧,找我什么事,你不喜欢我家,我还不乐意你来呢,妨碍我打牌。”

    高麟最近心情郁闷,看谁都不爽。

    “我不是那个意思。”乔以冰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我知道你被退学了心情不好,这不特意过来看看你嘛。”

    “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高麟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想当初你们几个把我拉到办公室,跟老师你唱一句,我跟一句的。

    妈的,老子就这么莫名其妙被冤枉了,现在还有脸来看我,看个大头鬼还差不多。”

    她说着,斜靠在沙发上,狠狠吸了口烟。

    “你别误会了,让你去办公司的是柳茗熙,又不是我,其实我一向不喜欢她,这点你也知道的。”

    乔以冰说着,挥手驱散烟味走到她面前。

    “我这两天也不好过,你走了以后,柳茗熙就开始着手对付我了,我今天早上才刚从医院出来。”

    “什么?”高麟闻言,忽地转头看向她,“你这是啥意思?莫非真的是柳茗熙想要对付我?”

    “嗯。本来我也不相信的。”乔以冰说着,故作哀伤地叹了口气。

    推开她家阳台的门,走到外面看了看风景。

    “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高麟从后面跟进来。

    乔以冰的唇角不由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个蠢货,还是一如既往的好骗。

    稍微钓一下就上钩了。

    “昨天晚上她们那些人办了个聚会,我也去了。结果她们在游戏上整蛊我,还泼我红酒。”

    “更过分的是,柳茗熙还给我喝了下了乱七八糟东西的饮料。我跑到医院洗胃,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不信你看。”

    乔以冰说完,为了让她更相信自己编的谎言,还拿出了昨天晚上去医院洗胃的单子。

    白字黑纸,千真万确。

    “难怪你的脸色看起来这么不好。”高麟接过来看了一眼,就相信了她的话。

    甚至对她的遭遇有了几分同情。

    “可是她为什么这样对你?还有我!我特么哪里得罪她了,我就打了几次她的朋友,那个穷鬼,我打她两下怎么了。”

    “对啊,你没错。我也看不爽那个女生,感觉好装。”

    乔以冰顺着她的意思去说,同时露出了妒恨的表情。

    “就是她昨天泼了我一身红酒的!”

    “什么?你还被穷鬼欺负,你真是……”高麟看着她,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乔以冰:“……”

    妈的,你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好吗?

    “好了,说回去,你不是想知道柳茗熙为什么针对你吗?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对你舅父说过她的一些黑料,然后她的名额就被刷下来了。”

    “额,真的被刷了吗?那后来怎么又变那样了。”高麟拿着香烟忘了抽,错愕地望着她。

    “她背后有她哥哥撑腰,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了,可能是她知道你在背后说了她坏话后,从此就对你记恨下了吧。”

    乔以冰把假地说得跟真的一样,说得高麟深信不疑。

    “那你呢?”高麟追问道,“你哪里得罪了那个贱人?”

    “我?呵……实话不瞒你说,其实在你之后,我还写了封匿名信给教导主任。曝光了她那些无人知晓的黑暗面。”

    “那封信是你写的!”高麟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怎么,你知道?”

    “当然!我舅父跟我说过!妈的,我们两个人都扳不到她!柳茗熙那个贱人还真是有本事!”

    高麟在心中喟叹不已,不知不觉间,就被乔以冰洗脑成功。

    现在已经将她当成了几乎是盟友般的存在。

    “对啊,从那之后,柳茗熙就开始记恨我们,伺机报复了吧。”

    “高麟,这口气你咽得下去吗?”乔以冰转头看着她,目光无比的冰冷认真。

    “反正我是做不到,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让她尝到血一般的教训!”

    “今天过来,就是问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答应一声,不愿意我现在就走,一刻也不会多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