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31章 自作孽不可活
    ——什么?

    化验!

    眼见他真的要拨出电话。

    乔以冰顿时如遭雷击般愣在了原地。

    如果只是下了一些普通的药物,被查出来倒就罢了。

    可她下得是毒性强烈的禁药,z国严令非法持有的,被查到不仅要承担“蓄意害人”的罪名,还可能因为违犯药物监管法被抓进局子里坐牢!

    不行……

    她必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我喝!不要打了,我现在就喝!”乔以冰焦急地大声喊道。

    没办法了。

    被查出来后果会更严重,只能先喝了再说了。

    “好。”既然她已经选择喝掉,韩青禾也不想做地太绝。

    柳茗熙这回也没有再开口,自己挖的坑自己埋,如果她不试图害人的话,也不至于沦落到自食恶果的下场。

    “……”乔以冰伸出手,拿过吸管,喝了一口后,眉头立刻皱了起了。

    “继续。”

    韩青禾要她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害人。

    “嗯……”乔以冰又喝了几口,“可,可以了吧。”

    她想到自己之前往里面吐了什么,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没呕出来。

    “还有一半,看来可以做化验。”韩青禾微微勾唇,此话一出,乔以冰顿时吓得脸都绿了。

    一下抢过去,一口气喝了个一干二净。

    “你看,我都喝完了!而且一点事都没有,这回你们总该相信我了吧。”乔以冰将玻璃杯反过来,强忍着恶心说到。

    柳茗熙闻言不由怔了一下。

    难道水里真的没放东西?

    她喝了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

    “眼见为实,乔以冰,你的人品我已经见识到了。这次暂且放过你,下次你若是还敢动柳茗熙,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韩青禾眸光里带着警告,淡淡地说,无视她愕然呆愣的表情,牵着柳茗熙离开了包厢。

    “我们走吧,熙儿。”

    “嗯嗯。”柳茗熙的心情还沉浸在震惊里没有回过神来,没有多看她,匆匆一瞥就跟着韩青禾离开了酒吧。

    “哥哥,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会是她想的那样么。

    韩青禾把看到的那一幕告诉了她。

    “果然如此,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正因如此,我才敢放心让她倒水的。”

    柳茗熙听罢,默默低下了头。

    韩青禾手持方向盘,朝前行驶,闻言淡淡瞥了她一眼:“所以你故意让我出去,只为了让我能看清她的真面目,对么?”

    “嗯……”柳茗熙点了点头,清澈的眸子染上些许黯然,漂亮的小脸也变得有些苍白。

    “哥哥,我是不是变坏了?变成和她一样工于心计的人了。”

    “别把自己跟那种人放在一起比较。”韩青禾在等红绿灯的间隙停下车,伸手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

    紧紧牵着。

    “傻瓜,就算你不这样做,我也会无条件相信你的。”他勾唇,侧眸望着她,脸上浮现一抹令人心动的浅笑。

    柳茗熙心下一动,抬眸错愕地望向他:“为什么……我以为,她跟你是朋友。”

    “笨蛋,世界都不及你重要,她又算得了什么。

    只有你,是让我喜欢的人啊。”

    “哥哥……”柳茗熙鼻子一酸,泪水盈上眼眶,恨不得直接朝他扑过去了。

    “当心点,我在开车呢。”

    红灯变通行的绿灯。

    他伸手按住她毛茸茸地脑袋,温柔的手掌顺便抚过她的脸,替她揩掉了狼狈的泪水。

    “下次再有什么事,就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了,早点跟我说,我直接帮你处理掉。”

    “不喜欢的人,就眼不见为净。”

    “讨厌的事物,就让她彻彻底底在你面前消失,只要你得出来,我绝对做得到。”

    “哈哈。”柳茗熙听到他这么说,没来由想笑,就真的傻乎乎地望着他笑出了声。

    清澈的眼眸带着闪烁的小星星,孩子般天真,可爱地让他恨不得一辈子守护这样的笑容。

    “笑什么?觉得我在哄小孩吗。”他勾唇一笑,风华绝代,妖孽无比。

    惹得柳茗熙心痒痒的。

    “不是。”她脸一红,吐舌,“我只是觉得不能什么都叫你出面,我总要做点什么的。”

    “所以呢,你是怎么做的?”韩青禾对她这份想要独立成长的心态还是欣赏的。

    毕竟这样可以令她,在没有自己的保护的情况下,也免受别人的欺负。

    “我早就怀疑是乔以冰在背后操控了偷试卷的事情,之前那封匿名信也是她写的。我对比过字迹了,所以可以更确定。”

    “看来她很久以前,就已经试图暗害你了。”

    韩青禾闻言蹙眉,俊美的面庞又镀了一层淡淡的寒意。

    早知道今天就不手下留情了。

    若是将那杯水拿去检验,必定会发现令人“惊喜”的成分。

    柳茗熙知道哥哥在想些什么,一般他的眼神变成这样,就代表有人遭殃了。

    “哥哥别想那些了,她喝了那杯为我准备的水,一定不会好过的,估计现在指不定在哪儿受苦呢。”

    “嗯?”韩青禾转眸看她,“听你的语气好像知道些什么。”

    “是的。我给她机会,让她对我下手,必然是已经对她的手段了如指掌。”

    “我提前告诉她今天有约会,又给她两天准备的时间,之后那两天,我一直密切观察着她的动态,终于,让我看到她使用了身份证,在黑网购买了禁药。”

    “所以,她今天喝下去的,就是原本给你准备的‘礼物’。”韩青禾勾唇望住她,唇畔的笑意越发深厚了。

    “熙儿,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笨,我可以放心让你出师了。”

    “哥哥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当然是夸你。”

    柳茗熙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挡了下脸,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夜景美好。

    霓虹闪烁。

    其实她有一点点很小的郁闷,本以为乔以冰今天不会下手了,都已经那么晚了,可没想到……

    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一点拆穿坏人的喜悦。

    “别想了,自作孽不可活,以后这种事情交给我吧。”韩青禾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你乖乖当个小公举就好了。”

    “哥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你开心就好。”

    这回答,真是够强势的。

    柳茗熙的心情一下又变好了,好想抱抱他,这便朝他伸出手。

    “哥哥,我要抱抱。”

    “回家再抱。”

    “不嘛,我现在就要。”

    “我在开车。”韩青禾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那就把车停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