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30章 真面目
    灯光点亮。

    “你怎么在这?”

    韩青禾淡漠地看向她,完全没有一点被撞破该有的慌乱。

    “啊……我……我拿点东西。”乔以冰倒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很明显……

    好尴尬,

    真想找个地方把自己一头撞晕。

    “我们回去吧。”既然被打搅了,韩青禾索性拉着柳茗熙的手直接离开。

    “等一下,还是我走吧!我现在就走!”

    乔以冰叫住他们。

    这种时候,她再继续待下去就是自讨没趣。

    不如离开博个好印象。

    “噢对了!”走到门口,她忽然停下脚步,“熙儿,你刚才跳舞很热了吧,要不要我去给你倒杯水解解渴?”

    “嗯?”柳茗熙微微一怔。

    她会这么好心?

    韩青禾正打算帮她拒绝,柳茗熙却已点头答应:“好啊,你不说我还没觉得,那就拜托你了。”

    “没关系的……”

    乔以冰说完,转过身,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她在柳茗熙面前不敢太过放肆,尤其是韩青禾在场的时候。

    毕竟只有继续做朋友,她才有下手的机会。

    而现在,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

    离开包厢后。

    乔以冰拿包包挡住胸前的红酒渍,快步走到了吧台边上。

    “服务生,给我一杯柠檬水。”

    “ok。”

    柠檬水到手后,乔以冰将包放在台上,神色不安地看了下周围,趁没人注意,迅速从拿出了口袋里的白色粉末,撕开后倒入柠檬水里。

    将碎纸包收起来,用吸管搅拌均匀。

    “哼,柳茗熙,这回看你死不死。”她端起水杯后还不解恨,往里面淬了点唾沫,这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

    浑然不觉有人站在暗处,将她的所作所为尽收眼底。

    眸光也变得越发寒冷渗人。

    原来,听说今天有聚会,乔以冰提前通过一些非法手段购买了禁药。

    服用后虽不致死,却会引起慢性中毒。

    一开始只是掉发,头疼,并不会引起注意,到最后身体变差,等发现的时候,大多已经晚了,严重的话会成为植物人。

    因为网上有成功的案列,所以她决定效仿,用这个方法彻底除掉柳茗熙。

    “熙儿,我回来了,我给你倒了杯水。”她端着柠檬水走进包厢,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

    包厢内光线昏暗。

    柳茗熙独自一人低头玩手机,头也不抬地回了句:

    “好的,谢谢,先放那里吧。”

    “你现在不喝吗?”乔以冰不放心,想亲眼看她喝下去。

    “还好,等打完这一关才。”柳茗熙专心研究手机上的烧脑游戏。

    “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青禾呢?”乔以冰坐着无聊,不禁好奇地问。

    不是刚才还和她在一起么。

    “我在这。”门口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男子单手插兜缓缓走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乔以冰总觉得他身上笼罩着一股寒冷肃杀之意。

    强大的压迫感,令她没来由地害怕。

    “额。”她不安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拿包挡着红酒渍,“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水我放在这里。”

    “站住。”

    韩青禾语气冷漠地叫住试图开溜的女人,俊眸渲染着淡淡的寒冷怒意。

    “啊……还有什么事吗?”乔以冰佯装冷静,笑着回过头。

    柳茗熙也放下手机,有些茫然地昂首,发怔地望着他。

    “你倒的水,喝了它再走。”只见韩青禾弯下腰,修长的手指端起茶几上的那杯水,面无表情地送了出去。

    乔以冰顿时笑不出来了……

    “什……什么……这,我为什么要喝,这是专门给熙儿倒的,她不是口渴吗?”

    她脸色苍白地说,额头情不自禁冒出了冷汗。

    尤其是对上韩青禾视线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被看穿了一般,完全无处遁形了。

    “哥……”柳茗熙走到他身后,默默看了一眼那杯柠檬水,秀眉微蹙。

    “水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她猜得没错,乔以冰一定有了害人之心。

    毕竟是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

    “熙儿,别说笑了,我亲自为你端的水,怎么会有问题呢。”

    乔以冰干巴巴地笑道。

    “没问题你怎么不喝?”韩青禾扯唇冷笑,反问了一句。

    看不出他有多生气,只是眼神越发冰冷可怕了。

    乔以冰又怎么敢喝。

    她很清楚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不仅下毒,还吐了唾沫,本来是为柳茗熙精心准备的,结果却变成自掘坟墓了。

    “那个,我现在不渴啊,要是没人喝的话,我拿去倒掉好了!”

    她说着,急忙朝前伸出双手。

    “呵,我说话你听不懂还是选择性耳聋?”

    韩青禾的语气突然冷了几度,带着不容置喙的魄力,吓得乔以冰一哆嗦,手里的包砰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不是的!我现在真的不想喝!”乔以冰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了。皱眉憋屈地咬住嘴唇,心里又惊又怕。

    该死,难道被发现了么……

    酒吧环境那么乱,应该没人会注意到才对!

    “韩青禾,我跟你明明是朋友,你为什么要为这点小事为难我呢?”

    乔以冰一番绞尽脑汁后,楚楚可怜地抬起头,想打友情票赚取一些同情。

    “废话真多。我就问这杯水,你喝还是不喝。”

    韩青禾端着那杯水,眸光冰冷地望住她。

    这样冷漠无情的视线,不禁让乔以冰怀疑,自己再说一个不字,眼前的男人就会把水强行给她灌进去。

    “我……”她犹疑不定地低下头。一脸为难地绞动着手指。

    “算了,哥,她不想喝就别勉强了……”

    柳茗熙看她此刻的样子,就知道水里肯定加了不好的东西,轻轻扯了下韩青禾的衣袖说。

    虽然有些失败,

    但她终究还是没办法跟她一样,做个成功的坏人。

    到了最后一步还是看不下去了。

    只要哥哥知道她的真面目就行。

    “对啊,我真的不想喝!”乔以冰眼见抓到了一丝希望,立刻蛇随棍上,“熙儿,你帮我说两句话吧。”

    韩青禾深深看了柳茗熙一眼,眸子里的寒意消散了几分。

    但回头面对乔以冰时,仍旧冷冽地毫无怜悯可言。

    “行,你不喝也可以,但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我现在就派人把这杯水送去医院化验,你最好祈祷里面出现的东西不会让你倒大霉。”

    韩青禾冷冷收回嘲讽的视线,对她的求饶无动于衷,俊美的面孔不带丝毫情绪,从口袋里取出手机。

    无论是谁,只要试图伤害熙儿,他都不会轻易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