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19章 谁在说谎
    “蛇精病啊!”

    不情不愿地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望着前面那抹窈窕的背影,高麟恨不得仰天骂娘三百遍。

    “自己惹了事还要拖我下水,我做错什么了我?我还等着结束考试出去浪呢!竟敢耽误老子如此宝贵的时间。”

    相比起高麟的怨气满满,乔以冰就平静多了,全程不发一语。

    三人就这样来到了办公室。

    “多的我就不说了,你们都是一个考场的,应该都明白昨天的事。我就问你们,到底是谁把卷纸放入了柳茗熙同学的书包内?”

    “啥?”高麟懵逼脸。

    柳茗熙:“……”

    所以她这种反应是怎回事?

    就好像集体群聊中一直掉线的人……

    “不知道,不是我。”乔以冰率先表决道。

    “什么鬼啊……莫名其妙的……”高麟依旧没搞懂。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先跟着否认吧。

    “no,no,no.不是我。”

    请况会变成这样。

    校长早已预料到,对一旁的老师招了招手。

    耳语了几句:

    “你快去把教导主任还有那天夜巡的老师叫过来……”

    柳茗熙则坐在边上的椅子上,像个太师爷似地观摩全局。

    还真有人给她泡了杯茶。

    算是弥补她之前所受的冤屈吧。

    “……凭什么她跟我们不同待遇?”一直站着被当成犯人审的高麟不服气了。

    指着她不高兴地说。

    柳茗熙:“……”

    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你倒还有小情绪了,身为被怀疑的对象,就该有点被怀疑的样子,别跟我装什么都不懂!”

    校长拿出了之前对柳茗熙的严厉的态度对付她们。

    顿时吓得她俩不敢说话了。

    “都给我站好点!尤其是你,高麟!”

    片刻后。

    教导主任和实习男老师一起过来了。

    看到自家舅父的时候,高麟终于忍不住奔溃了,恨不得直接冲过去。

    “舅父!你终于来了,我做错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一旁的乔以冰忍不住在心底嘲笑了一声。

    果然,高麟不仅没有获得同情,反而被校长和自家舅父一起教育了一顿。

    怒斥她不学好,尽干坏事。

    “我干什么了我?”

    高麟还是一脸不明白。

    “张老师确认一下吧,那天你看到的黑影,更接近于哪一位?”

    校长指着她们说道。

    “那天太黑了,根本就看不清楚,但是……”

    实习老师看了一圈后,目光停留在高麟身上。

    犹豫地看了一眼教导主任,不知道当不当讲。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教导主任催促道。

    “好吧。”实习老师本来是不想说的。

    可教导主任既没有偏袒高麟的意思,那他也就不用再隐瞒了。

    “其实那天夜巡结束后,我在楼下看到了高麟同学。她站在教学楼底下的公布栏后面,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实习老师如实回答。

    这顿时将高麟推上了风口浪尖。

    ——难道真的是她?

    柳茗熙吃惊地转眸看向她。

    教导主任更是气得胡子倒竖:“高麟,你……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干什么事不好,你竟然学那些偷鸡摸狗的去盗试卷!”

    “我没有啊!”

    岂料,高麟的反应比任何人都要震惊。

    “Σ(°△°|||)︴

    下一秒,愤怒地看向实习老师。

    “一定是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我那天晚上分明是去收保护费的!偷尼玛的试卷啊偷偷偷!别跟我虾扯淡!”

    “呵。”乔以冰低着头,唇畔不易察觉地掠过一抹冷笑。

    这个蠢货还真是不负盛名。

    选她当替死鬼果然没错。

    “什么?你竟然在学校收保护费!”

    教导主任一听更气了,扶着桌子捂住了胸口。

    “学校里严厉申明过好几次了,绝对不允许收保护费欺压同学,你居然……你你你……”

    校长也忍不住频频摇头。

    “所以你收保护费的证据在哪?”柳茗熙看大家都乱套了,不禁出面起身,直接朝高麟问道。

    “我那天就收到一条无名短信,那人叫我出来等着她,结果mmp的半天没人来,害得老子冻死了!”

    “短信?”柳茗熙皱眉一摊手,“手机拿来。”

    高麟:“……”

    这种霸道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但还是乖乖交出了手机。

    “你看,短信记录还在!”

    确实是有一条短信,顺着号码拨回去。

    “空号。”柳茗熙按下免题。

    在场的人都听见了话务员官方的声音: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不在服务区……”

    柳茗熙拿出自己的手机搜索了一下号码的身份信息。

    没有收获。

    呵……当然没收获了,那只是我在地摊上随便买的。

    乔以冰默默看着这一切,眼里带着深不可测的冷意。

    “这你怎么解释?”实习老师开口质问。

    “我咋知道啊,我被耍了呗!你们不帮我还把罪名扣我头上!”高麟感觉自己实在是冤枉极了。

    可是没一个人愿意相信她的。

    “老师,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我应该可以先走了吧。”

    乔以冰一直保持沉默,直到现在才说话。

    “喂,你什么意思?连你也觉得我在说谎吗!”

    高麟顿时不干了。

    这她要是走了,自己岂不是成了唯一的罪魁祸首了!

    连解释的机会都没了!

    “等等,乔以冰,你不用这么急着离开。”柳茗熙出声叫住了她。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乔以冰回过头,眼底带着一丝隐藏的优越感。

    似乎在为自己完美的计划感到得意。

    “急什么,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呢。”柳茗熙冲她淡淡一笑。

    “就算试卷真的是高麟偷的,可她是怎么放进我书包的,这点还没有说清楚吧。”

    “……”乔以冰的脸上的笑容僵固了几分,但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原状。

    “如果没搞错的话,现在偷试卷的人都已经找到了。这些,应该都和我无关了吧。”

    “既然如此,你多待几秒又有什么损失呢?”

    “……”

    “等,等一下,不!不对啊!”

    经过柳茗熙的点拨,高麟终于反应过来,有如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

    “你们说她作弊被抓,这是昨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对吧!可实际上,我昨天上午根本就没来考试!”

    “什么?”教导主任的眼里登时放出了光芒。

    这么说来,不是他外甥女干的了?

    “你说你昨天上午没来考试,那考场里那个人是谁?”

    乔以冰闻言,转眸厉色地看着她,有些紧张地握住了拳头。

    柳茗熙也期待地望住了高麟。

    说吧……

    只要说出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我……那个……那人……”高麟默默握紧拳头,拿捏不定地低下头。

    “你快说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焦急地跺脚催促道。

    要知道涉及此事可是会被退学的!

    而且还会通报全校批评,大家以后都要混演艺圈。

    这么一闹,等于后半辈子的名声都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