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09章 该对人家负责
    他昨天确实是夜不归宿,也确实是刚来学校。

    可问题是,韩青禾是怎么知道的?

    柳茗熙也完全没看出哪里不对劲。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

    韩青禾永远处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位置,这不是没道理的。

    他必然有着与旁人不同的观察力。

    “因为你还穿着昨天的衣服。”

    “……”

    死一般的沉寂。

    “我有洁癖,你这种行为我真的不能忍,所以离我远点。”

    “等等,这不是重点!”柳茗熙幡然醒悟,一把拉住了他。

    “?”韩青禾停住脚步。

    “关键是,lk昨天夜不归宿啊哥!他都干什么去了?你该不会在千袅家里住了一晚上吧!”

    “没有被赶出来真是个奇迹。”韩青禾冷冷补充了一句。

    以千袅那个性格的,不像是会留男生住宿家中的。

    “咳……其实当时我已经走了。”既然被看穿了,lk就不隐藏了,抓着头发不好意思道。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件要追溯到昨天晚上。

    lk乐滋滋地走到楼下,心想自己应该算是隐喻地表白过了,千袅应该能明白的。

    就这样,他走到车旁,坐进去却发现车子没办法发动。

    显示油量不足。

    “你忘记加油了?”柳茗熙迷茫地问。

    “不,我上午就加满了,我是遇到偷油贼了!”lk仰天咆哮。

    “那地方的治安真不是一般的差,发现车子没油后我就去检查了,结果打开油箱发现黑漆漆的一片。”

    “所以你点开了打火机?”

    “……”lk微笑,“抱歉让你失望了。如果我真的点开了打火机,恐怕当场就被炸飞了好吗!不要开这种玩笑!”

    “好,你继续说。”韩青禾淡定往边上一靠。

    三人完全无视了集会的秩序,在礼堂的后门口聊天。

    “我拿手机照了一下,发现车子没油后,只好回去求收留。”

    lk无奈地摊了下手。

    于是顶着满手黑漆漆的油,走到她家门口,才敲了下铁门,就发现里面有个人影跑过。

    “?是谁!有坏人挟持了千袅?”柳茗熙不禁紧张地猜测。

    “……”lk默默看了柳茗熙一眼,“不是。你恐怖片看多了。”

    “那是谁?”

    “是千袅本人,她一直没走,就站在门口。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我很快叫住了她,她就给我开门了。”

    “然后呢?”

    柳茗熙和韩青禾这会儿倒是异口同声地问。

    两人都很好奇,他们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嗯……令人热血沸腾的事。咳。

    “后来我就在她家住了一晚上,她睡床我睡地铺,就这样我们安然无恙地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lk双手插兜,耸了耸肩说。

    “……就这样?”柳茗熙的声音带着怀疑。

    “就这样。早上醒来后,我处理好车油的问题,还开车把她送到了学校,她刚进去参加集会,我觉得无聊就在这边看风景,这不正巧,碰见你们了。”

    lk一脸君子坦荡荡地说。

    “不信。”

    韩青禾干脆地丢给他两个字。

    以他对lk多年的了解,这货要是能忍住不对人家小姑娘怎么样,他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果然,lk的脸红了……

    “随你们爱信不信,反正我什么都没干……”

    “我看你不是什么都没干,你是想干什么没干成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

    “终于找到你了。喂……”

    就在lk试图据理力争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

    “啊!”lk顿时吓得跳了起来,两手攀上了韩青禾的肩膀。

    只见千袅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低头看着他,浑身笼罩着一股阴沉沉的气场。

    “你躲在这里。”千袅说着朝他伸出手,“拿来,780元。”

    “!”

    “lk!你做了什么?居然让一个女孩子主动伸手找你要钱!你快说,你是不是欺负人家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了!”

    柳茗熙一看这情况,就觉得不对啊。

    这肯定是lk做坏事了。

    要不然千袅怎么会平白无故找他要钱?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780吗,好的……”lk说着,二话不说就去摸皮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就剩下五百三十了。

    “你们两个谁身上带钱了,还差二百五,借我一下。”

    lk把所有的钱都放到了千袅手心,之后淡定地向他们讨要。

    柳茗熙:(⊙o⊙)……

    韩青禾:→_→

    “你……你该不会真的……”柳茗熙看了看lk,又看了看千袅。

    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该不会真的把人家怎么样了吧!如果是真的,这岂是几百块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你应该对人家负责!”

    “什么?负责?你在说什么啊。等等……你是觉得我把她……拜托!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lk大叫。

    这回,不仅是他。

    连一旁沉默不语的千袅都臊红了脸。

    “咳——”

    她的头不知何时埋得更低了,黑发遮住了泛起绯色的脸颊。

    “那个,五百三够了,剩下的我不要了,我先走了……”

    “等等!怎么能少给,小袅袅你放心,我lk绝对不是那种人,剩下的钱一定会给你的!”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后,韩青禾和lk先走。

    柳茗熙单独陪千袅回教室的时候,才逐渐明白了真相。

    原来,lk昨天晚上真的遇到了偷油贼。

    那人把他的车油偷走,害他没办法回家,只好回去找千袅求收留。

    千袅不忍心看他一人在外面受冻,就同意他在家里住一晚上。

    给他打了个地铺。

    岂料,lk那个家伙,上完洗手间回来,忽然猛地扑到她床上,直接把睡梦中的千袅压醒了!

    “我当时还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一生气就把他踹下了床,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

    “发生什么了……”柳茗熙颤抖着瞳孔。

    “我家地板断了。破了一个大洞,lk差点没掉下去,正惊魂未定地坐在边上看着我……”

    千袅提起那一幕,仍有些心有余悸。

    “……”

    “你怎么没反应?”

    “哇哦……”柳茗熙吃惊地挑起了眉毛,“你家的地板,真……脆……”

    “……”

    “话说回来,他到底为什么半夜扑到你床上?”

    “他说……他只是想跟我说,我家洗手间那儿的设计实在是太棒了,他站在阳台上了个小厕,竟然有种鸟瞰的大地的感觉,就好像坐拥了整片江山。”

    千袅微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