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94章 郸弥子的告白
    然而,他手上的流氓兔快要打到柳茗熙身上去了,看起来反而更加容易让人误会了。

    一旁的罪魁祸首小污则歪着脑袋,蹲在洗手台上,天真地看着这一幕。

    “什么,偷看洗澡,老郸你竟然对熙儿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七朗,快上去阻止他!

    不用他说,森姆七朗早已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一把抱住了正逐渐靠向熙儿的他:“小郸,不要啊!不能做这种犯罪的事啊!”

    “住口,放开我!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郸弥子仰天喊冤。

    他看起来像那种人吗!

    明明只是想找她聊个天!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lk终于扶着楼梯拖着病躯爬上来了,从地上捡起那只玩偶,“还拿着作案工具!流、氓、兔!”

    郸弥子:“……”你见过拿一只流氓兔玩偶犯罪的么?

    “等,等一下……”柳茗熙扶额。

    这情况好像有点超乎意料。

    然而,森姆七朗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牢牢控制着自己的兄弟。

    “小郸,我不能眼看着你犯罪,要知道熙儿现在已经是韩青禾的女朋友了!哪怕你是真心喜欢她的,可你这样做实在是太罪恶了!身为兄弟,我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森姆七朗大声地说。

    霎时间,风烟俱静,四个人都不动了。

    他们好像暴露了什么……

    “你们这些猪队友!”郸弥子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快放开我!”

    “你……你刚才说什么?”

    果然,柳茗熙愕然睁大清澈的双眸,脸颊红得不能抑制,“小郸,喜欢我?还有,我……我和哥的关系,你们都知道了?”

    “看来已经瞒不住了……”lk默默地拿起流氓兔挡住脸。

    森姆七朗也傻了。

    “放了我,唔……让我解释清楚!”小郸挣扎道。

    恐怕这个时候,也只有郸弥子能够说得清了,默默松手放开了他。

    郸弥子得以挣脱,立刻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这到底怎么回事?”柳茗熙问他们。

    小郸的脸渐渐漫起了红色,忽然不知从何说起。

    “没错,我们都知道了……”终于,lk带头开口,毕竟当初带着大家去偷窥的人是他。

    “咳咳,你跟青禾交往的关系在别墅内早已不是秘密。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有点破……”

    柳茗熙默默咬住了嘴唇,心里五味杂陈。

    感觉自己在他们面前就好像透明人似地,什么秘密都没藏住。

    同时还有一点愧疚……瞒着大家秘密交往了这么久……

    “啊,那个,小熙熙不用觉得sorry,我们都懂得,你们是兄妹的关系,青禾的身份又是明星,说起来也会很麻烦。本想等到你们正式公布的那一天再祝贺的,现在只好提前了呢。”

    lk揉了下头发,脸上带着暖洋洋的笑意。

    “嗯,他说得没错。”森姆七朗点了点头,目光也很温暖,“身为熙儿的朋友,看到你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们都很开心。”

    怎么突然有种女儿嫁出去的既视感……

    柳茗熙的脸更红了。

    “接下来就交给小郸吧……我们要不要回避一下?”lk说完,悄悄拽了下森姆七朗。

    “不、不用了!”郸弥子突然大声地说,不知何时连脖子的颜色都变红了,整个人好像变成了煮熟的龙虾。

    可见他到底有多紧张害羞。

    “你们不需要回避。”

    虽然他有些话不得不对熙儿说,可他并没有要夺走熙儿的意思,所以,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口!

    “熙儿,我……我……我喜欢你!”他握紧拳头,大声地说。

    噗通噗通!心脏跳动地十分剧烈,好像要坏掉了一样。

    “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一开始只是觉得熙儿长得漂亮,性格又可爱,简直就好像天使一样!后、后来成为了同桌,每天和熙儿朝夕相处,我越了解,就越喜欢你……如果不是你哥高中不让你谈恋爱,或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向你告白了!”

    “抱歉直到现在才说出来,而且已经晚了……都怪韩青禾那个心机boy!他居然暗搓搓地就把你抱回家了,暗搓搓地一个人享受着,那个混蛋!”

    “噗……”

    “跑题了,跑题了啊喂!”

    “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郸弥子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不是韩青禾批斗大会,他要冷静。

    “其实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插足你们的感情。”

    他琥珀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柔光,白色的头发将他的面容衬托地十分俊美可爱。

    柳茗熙怔怔地抬头望着他,眸里柔光闪动。

    “小郸……”

    “我、我只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被心中的女神这样注视着,郸弥子又开始脸红紧张了。

    “不管你跟谁在一起,只要是你喜欢的人,我都会祝福你的!当然……我还是很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别说了,小郸,谢谢你。”柳茗熙的眼角已经变得湿润。

    或许这就是被人守护着的感觉吧。

    虽然郸弥子不一定总在她最危急的时候出现,但只要看到她受欺负,他总是二话不说就站出来替她出头。

    lk和森姆七朗看到他们说到这个份上,忽然觉得留下来打扰不太好,默默移步遁走了。

    “我去睡觉。”

    “我也去。”

    ……

    “熙儿。t^t……”

    他们走后,郸弥子顿时绷不住了,想哭……

    “我刚才真的不是想对你做坏事,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想来找你玩。”

    没想到居然发展成这样。

    “嗯嗯!我知道的。”柳茗熙的脸颊泛着红晕,“都怪小污刚才恶作剧,害你被大家误会了。”

    “小污?他干什么了?”突然两个脑袋从楼梯口冒出来。

    “它……等等!你们不是睡觉去了吗!”

    柳茗熙刚想回答,突然发现不对,他们居然还在边上偷听!

    “呃,我们是要去睡觉来着,不过lk腿脚不方便所以走了半天还没走下去,lk你说对吧?”

    “啊对对,走吧走吧。”两人假装相携而去。

    郸弥子:“……”

    “好了,你们都别好奇了,其实是小污扯了下我的浴巾,我才突然尖叫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小郸是无辜的。”

    “终于……洗脱冤屈了╭(╯^╰)╮”郸弥子感动地泪眼汪汪。

    “喵污~”突然背后偷袭。

    “啊——”

    三人:“?(?w?)?我们什么都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