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93章 非分之想
    她想到自己每次变身后所做的一切。

    第一次,造成大规模伤人;第二次,差点毁掉整片树林。

    “哥,我……”她低着头,话还没说出口,手机突然响了。

    是小郸的电话。

    她目光闪烁地滑动接听。

    “熙儿,你在哪啊?我跟你说,小污造反了,它在医院里撒丫子乱跑,现在护士小姐姐要把它撵出去!”

    郸弥子一边说,一边抓着小污在外面张望着。

    “我在这里!”柳茗熙朝他挥了挥手。

    “噢,看到了!”郸弥子飞快地跑过来,小黑猫不安分地扭动着想要挣脱。

    这只小家伙,片刻见不到柳茗熙就不行。

    “熙儿,你快管管它吧,医院不让带宠物进去,它还抓我。qwq.”

    “好了,小污,你怎么这么调皮呢。”柳茗熙连忙把它抱过来。

    韩青禾蹙眉,暗道这猫来得真不是时候。

    然而,柳茗熙却意外感到松了口气:“对不起我先送它回去,你们继续留在这里照顾lk吧。代我向他说声抱歉。”

    “这没什么啦。”郸弥子挥手道。

    “嗯,那我先走一步。”柳茗熙说着,看了韩青禾一眼,飞快地跑走了。

    韩青禾没有追她,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俊眸忽明忽暗。

    “熙儿今天怎么了?”说不上为什么,郸弥子总觉得她好像有点不一样。

    韩青禾没说话,默默把那枚羽毛放进口袋。

    柳茗熙一口气跑到大街上,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掉,她连忙找了个无人的巷口蹲下:“小污,你都看见了吧,我现在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到了最后一刻,却偏偏没了勇气。

    “我应该把一切都告诉哥的,可是我却临场逃脱了,我害怕我变身后的样子太丑,万一让哥讨厌了怎么办?”

    丑吗?

    小黑猫不觉得,它忽然踮起脚,轻轻舔掉了她的眼泪。

    “小污……”柳茗熙一怔。

    它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喵~”小黑猫背对着她甩了甩尾巴,似乎示意她跟自己过来。

    它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你想去哪?”柳茗熙读懂了它的意思,茫然地站起来。

    小黑猫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着,柳茗熙一路跟着它,终于来到了一条熟悉的街道。

    这不是当初来酒店开房的那条路么,它竟然记得!

    “喵呜~”小黑猫舔了舔爪子,坐在了之前开房的门前。

    柳茗熙想也没想就找前台再开了一次房间。

    在小黑猫的引路下,她赫然发现,之前那个摄像机被它藏在窗檐下了。

    “太好了!”取得摄像机后,柳茗熙忍不住激动地跳了起来,高兴地抱住它亲了一个。

    “小污,你简直是世界上最最最机智的猫!mua~”

    小黑猫被她举高高抱着,还获得了一个香吻,脸颊不禁泛起了两坨红晕,抬起两爪扭捏地捂住脸,像是害羞了。

    拿到摄像机后,柳茗熙将它放在卧室的桌上。

    小黑猫立刻跳上桌,不断绕着摄像机转圈圈,似乎在催促她快看。

    “我到底要不要看呢?”柳茗熙的心情很复杂,“万一很丑怎么办?”

    算了,还是先缓缓吧。

    等哥回来再说。

    柳茗熙想着,打开抽屉,把摄像机锁了进去。

    ……

    然而,一直到夜晚,大家都回来了,包括受伤的lk,可偏偏只有韩青禾没回来。

    “我哥去哪儿了?”柳茗熙忍不住问。

    “去巴黎参加时装周了,要下周才回来。”

    “什么……这么久。”柳茗熙不禁有些后悔今天没能跟他好好说话。

    “熙儿不知道吗?”

    柳茗熙摇了下头。

    看到她回房间,小郸的眼神也一直追随着她。

    “嘿,你看呆了吗?”一旁的lk拿玩偶拍了他一下。

    “你就不能安份当个伤员?”

    “我是腹部受伤,手脚又没瘸。”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熙儿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郸弥子思考了一下,回头沉吟道。

    “有吗?”森姆七朗朝楼上看了一眼,“没觉得,是你过于关注了吧。”

    “不是啊……”

    “肯定是的,你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这么在意的啦。”lk轻描淡写地说。

    “我确实是喜欢熙儿怎么了!这点是众所周知的!但是——我完全没想过要去破坏他们的关系!”郸弥子脸颊一红,大声地说。

    “是嘛?”森姆七朗拉长了语调。

    “难道不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有好几次喝醉了都想向熙儿告白,幸好被我拦住了。”

    “什么啊,怎么可能有这种事。”郸弥子完全不记得了。

    “……”

    “喂喂,你们这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还会去当个第三者不成?”郸弥子被他们看得一头雾水。

    可是,他真的很在意。

    熙儿今天到底怎么了,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就不太对劲。

    在房间里犹豫到半夜,郸弥子还是决定去找熙儿谈下,他把玩着手上的流氓兔公仔,悠哉悠哉地朝二楼走去。

    却不料,正好撞见柳茗熙洗完澡出来!

    她出来的时候围了条浴巾,正挤了牙膏准备刷牙,小污那个家伙,突然咬住下摆恶作剧地往下一扯,害得她的浴巾刷一下掉了,还好她抓得及时,才不至于全部走光。

    “啊——”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等等……郸弥子的鼻血快要控制不住了。

    他、他看到了什么!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就在他打算掉头离开,假装自己根本没来过的时候,客厅的灯光忽然刷地一下亮了!

    “发生什么事了?”森姆七朗和lk听到尖叫声都从房间里出来。

    lk手里还拿着根扫把。

    “小郸!你怎么在这!”柳茗熙看到身后居然站着一个人,不禁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她浴巾掉了,他岂不是全部都看到了……

    想到这,柳茗熙的脸颊瞬间憋红了。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郸弥子的脸也刷地一下红了,他连忙上前了几步,紧张地解释,“不是那样的!熙儿,这是个误会,我不是专门来偷看你洗澡的,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