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92章 昨晚去哪儿了
    “有可能是被你甩掉的前女友们联盟,请了个杀手来向你复仇了。”

    “江湖人称桃花劫。”

    “……”

    “喂喂,你们都给我正经点啊。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吧,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杀手长什么样,还记得么?”韩青禾语气冰冷地问。

    他是唯一表现正常的一个人了。

    “这个嘛,我倒是印象深刻,因为他脸上带着一条刀疤。”

    lk摸着下巴,开始向大家讲述昨天晚上发生的惊险一幕。

    “本来,我是去接女生约会的,停下车后,突然……”

    ……

    柳茗熙醒来时,天还没有完全亮透,她浑身血污地躺在地上。

    周围十分混乱,还有挖土机的声音。

    原来,小树林的树木不知道被什么给摧毁了,到处都是断裂的木头,还有的甩在了大道上。

    像刚经历了一番龙卷风袭击。

    凌晨起来跑步的学生远远看到这个场景,赶紧报告了学校领导,领导便派了整修队来处理现场了。

    柳茗熙赶紧趁乱溜进了学校的游泳池。

    天刚蒙蒙亮,这里没什么人。

    她丢掉脏衣服洗了个澡,并没有在身上发现任何伤口。

    胸口的图纹却更加明显了。

    “呼,看来这次是成功了呢……又一次捡回了一条命。”

    她来不及多想,从换衣间里拿了两件衣服凑合着穿了一下。

    把脏衣服丢在校外的垃圾桶里。

    离开后,她马上想起了酒店里摆放着的摄像机。

    一口气跑回去,跟工作人员说了后,进去找了一番。

    却发现原先摆放摄像机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怎么会这样,难道已经被哥拿走了么?”柳茗熙愕然后退了两步。

    失魂落魄地回到别墅。

    家里空无一人,只有小黑猫望眼欲穿蹲在门口等着她。

    “小污,大家都去哪儿了?”柳茗熙连忙将它抱在怀里,亲昵地蹭了蹭。

    经历了一次变身,她感觉跟流浪了好多天似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喵呜~”小黑猫无法回答,唯有一声喵呜,为主人能够平安归来以表感激。

    回到卧室后,柳茗熙换掉衣服,找到了摆放在自己桌上的手机。

    上面有很多的未接来电,还有小郸发给她的信息:

    “lk出事了,在人民医院手术,速来!”

    “!”柳茗熙的脑海迅速浮现昨晚的画面。

    没错,他被一个穿黑风衣的人行刺了,当时她就小树林里,看到那一幕后忍不住冲出去阻挡!

    所以大家应该都去医院陪他做手术了!

    想到这,柳茗熙立刻抓起手机,将小黑猫装进书包,飞快地跑到外面拦了辆出租车。

    “司机,去人民医院!”

    柳茗熙赶到医院,在走廊上飞奔着。

    lk正在病房里跟大家侃侃而谈,正好说到有个神秘人出来救了自己。

    “那个人超厉害的!他跟我们差不多是人类的样子,但是他又有一对超级炫酷的翅膀!动作超快,几下就解决那个杀手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肯定已经挂掉了!”

    lk说到这里忍不住两眼放光。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该不会是在编故事吧?”郸弥子表示想不通。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就算真的有,也不会在我们身边吧。我们只是很普通的良民耶。”

    “也许有外星人呢,又或者变异人,反正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亲眼所见。”

    整个过程,唯有韩青禾沉默着,默默攥紧了口袋里那片羽毛。

    “翅膀……是什么颜色?”

    他突然问。

    “嗯?”lk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

    门突然被砰地一声推开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柳茗熙气喘吁吁地站在病房里,双手扶着膝盖。

    一只小黑猫灵巧地从她书包里跳出来。“熙儿……”

    郸弥子愣怔,“你去哪儿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你。”

    “对啊,我还以为你不关心我这个朋友了呢。”lk哈哈笑了两下。

    “抱歉了,有点事情……”柳茗熙愧疚地抓了抓头发,视线不自然地往韩青禾那边看去。

    后者没说话,只不过刚巧也在看她。

    两人视线一对上,她条件反射地避开了。

    韩青禾:“……”

    她在心虚什么。

    “你的伤不要紧吧?”柳茗熙问。

    “没事啊,就是腹部被插了一刀,避开了要害,所以缝起来就好了。”

    这么可怕的事情,却被他当成玩笑一样说出来了。

    “那就好,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柳茗熙目光闪烁了一瞬,关心地说。

    “哈哈,那是自然。”lk爽朗笑道。

    突然,电视机里播放了一则学院树木被摧毁新闻,很快转移了大家的注意。

    “怎么会这样?难道昨晚真的有外星人侵略东凌学院?”

    “好好的树木被毁成这副样子还真是可惜呢……”lk眯眼感慨。

    “连工程队都来了。”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议论着,柳茗熙的反应却有些不自然。

    抬手将头发搁到耳后,微微抿了下嘴唇。

    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举动,却没能逃韩青禾的眼睛。

    “你们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出去买。”

    柳茗熙打算找借口离开一下。

    “随便什么都可以。”郸弥子回答。

    “嗯,那我去了。”她打开病房门,才走了没几步,就感到身后有人跟了出来。

    “我陪你去。”韩青禾淡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动声色地牵住了她的手。

    柳茗熙不禁浑身一颤,像被电流触了一下,默默低下了头。

    “你昨晚去哪儿了?”

    买好饮料后,站在超市门口的遮阳伞下,韩青禾忽然问。

    柳茗熙不禁一怔。

    看来哥并没有找到那个摄像机,否则的话就不会这么问了。

    “怎么不说话?”他垂眸。

    “我觉得好点了……就先走了……”柳茗熙不自然地回答。

    “你什么都没带怎么走的,从窗户飞出去么?”

    被他说中事实,柳茗熙心下一动,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不安地低下了头。

    想要掩饰,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有,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他忽然将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摊开给她看。

    那是一片纯白的羽毛。

    柳茗熙不禁睁大了清澈的双眸,连呼吸都凝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