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79章 你是我的全部
    “为什么?照片上的人是谁?”柳茗熙也从床上坐起来,抓着抱枕问。

    是她的错觉么,为什么她觉得他好像有点不悦。

    “别问了。”韩青禾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过于冷漠,关上抽屉转身回到床上。

    “快睡觉吧。”

    他按着她的脑袋,抱着她躺回柔软的大床上。

    “不行……”柳茗熙扑倒后又爬起来,脸颊泛红,眼角变得有些湿润,“哥哥,你别再逃避了。”

    少年没说话,英俊的面容微微变了脸色,仰面躺着大床上,抬手挡住额头。

    “我知道那是你妈妈的照片。她的事情,一定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可是……你不能这样继续逃避下去了!”

    “你想知道什么。”

    终于,韩青禾淡淡开口。

    柳茗熙愣了一下,随即扑到他身边:“我只想知道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因为我不想要你活在痛苦的回忆里。”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就是冰冷戏谑的,仿佛不带任何感情。

    在学校时,他冷傲孤僻。

    谈论亲情时,他的语气总是那么漠然。

    还有在病房里每个夜晚,他几乎总是会做恶梦,生怕她离开,紧紧抱着她。

    “我现在没有什么放不下的。”韩青禾忽然撑手坐了起来,转头望向窗外繁星璀璨的夜空。

    相比起那些,身边这个女孩才是他视为至宝的存在。

    “最怕的就是失去你。”

    韩青禾转头深深地看着她。

    柳茗熙不由浑身一颤,瞳孔茫然地放大。

    “她是在我11岁那年离开的。脚下绑着石头,从轮渡上跳下去了。”韩青禾说着,手肘搭在膝盖上,低下头。

    “是自杀吗?”柳茗熙震惊地捂住嘴巴。

    “嗯。”

    “为……为什么……”

    “因为一些事情。”韩青禾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回答。

    事情都已经彻底翻篇了。

    他不想再说出来,伤到她的心。

    “所以那个时候,你就得了深海恐惧症……”

    柳茗熙抿了抿唇没有多问,不禁回想起,之前凯瑟琳把自己推下海的时候。

    他不顾一切地跳下来。

    而后紧紧抱着她,他,应该是想起了曾经失去过的人吧。

    “因为失去过,所以,只要我有能力,现在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自己珍惜的人。”

    韩青禾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

    “嗯。”柳茗熙点了点头,感动地望向他。

    “对了,当时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她小心翼翼地问。

    “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们是从监控录像上看到那一幕的,后来她的尸体从海底打捞上来……”

    韩青禾似乎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扶住额头。

    “别说了,哥哥,我知道了。”柳茗熙伸手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胳膊上,“对不起……是我不好,别再去回忆了。”

    “我没事。”他抬手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冷眸里,暖意稍纵即逝。

    “你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他从床上起来。

    柳茗熙缓缓松开手。

    只见他从抽屉里重新拿出那张相框递给她。

    “你想看的话就看吧。”

    柳茗熙仰头望着他,他英俊的面容陷在光影当中,深邃的眼神格外迷人。

    怔怔地双手接过,她忍不住抚摸着照片上小男孩的脸。

    这就是……哥哥小时候。

    好可爱……

    “那个时候我8岁。”

    那么小就失去了妈妈……

    柳茗熙抿了抿嘴唇,眼眶微微发红,她很能理解,失去亲人的那种痛苦。

    自己起码还有他和韩叔叔陪伴在身边。

    可是哥哥当时……是孤独的一个人吧。

    被噩梦纠缠了这么多年,他一定很辛苦。

    “你是在心疼我吗?”

    韩青禾注意到她泛红的眼圈,嘴角蓦然扬起一抹弧度。

    “嗯……因为觉得你童年很可怜。”

    这个笨蛋。

    韩青禾忍不住一下把她按倒在床上,撑着两手低头望着她,“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同情的地步。”

    “唔……可是……”柳茗熙双手举着相框。

    “别看了,现在的我已经满足了。”他从她手里抽出相框,随手放到枕头旁。

    “什么?”柳茗熙怔怔地望着他。

    “有你在身边就够了。”

    “我吗?”柳茗熙的心跳禁不住加快,脸颊刷刷变红,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容,紧张地抓着睡衣。

    居高临下的男子,浑身都带着压迫感……

    “嗯,你是我的全部。”

    噗通?……噗通?……

    心脏,动地更加剧烈了……

    “哥哥!”

    她抬手挡住他越靠越近的身躯,小手紧紧贴在他带着热度的胸膛上。

    好热……

    哥哥的体温又升高了……

    “怎么了?”韩青禾看着她问。

    “那个,既然你选择把心底的秘密告诉我,我也有话要对你说……”柳茗熙不安地移开视线,手指一下一下绞动着胸前的衣襟。

    好害怕……

    如果哥哥知道她之前对他撒谎,会不会生气?

    “说吧。”韩青禾的手在她腰畔不经意地移动着。

    “就是,之前在网吧,我……我不是在看小电影……对不起哥哥,我骗了你,我错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柳茗熙回过头,两人的目光立刻撞在一起。

    他低头望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黑眸幽深宛如暗夜。

    男人英挺的鼻梁,薄唇性感,俊脸棱角分明。

    这张脸,真的漂亮地让人心动……

    而且他的眼神,总是能一眼就将她看穿,让她完全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对着这双黑色的眼睛撒谎……

    “这件事情,一直埋藏在我心里,我本不该骗你的,我应该信任你,可我却……所以,我现在就要把……”

    “我没怪过你。”忽然,他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埃?”柳茗熙茫然了一瞬,无辜的大眼睛里碎光闪动,“为什么……”

    “我知道你那天没说实话。现在也不用为了我刻意说出来。”他扯唇笑了笑,“等真正想对我说的时候再说吧。”

    “现在可不合时宜喔。”

    “嗯?”柳茗熙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男子修长的手忽然搂住她,压住她柔软的身躯,俯下身吻住了她。

    他的吻紧密地没有留下一丝缝隙,专注地含着她粉嫩的唇瓣吸吮着。

    “恩……恩……”柳茗熙只能艰难地发出娇吟,手抓着他的衣襟,不由自主地迎合着他,脸颊变得红扑扑的。

    好烫啊……

    哥哥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