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78章 躲在被窝看电影
    回到a城别墅。

    管家果然把韩青禾照顾地无微不至,每天变换着各种营养美食。

    晚上,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后,大家都回了各自的房间。

    柳茗熙拿出小本子翻看,锁在抽屉里,又打开电脑玩了一下。

    “一个人好无聊哦,不管做什么都没劲。”她蹲在粉红色的沙发椅上,托着下巴发呆。

    好想去找哥哥玩。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烦?一天到晚黏着他。

    柳茗熙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特别怀念医院那段两个人单独住在一起的时光!

    “当当当,你睡了么?”她敲了敲门。

    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韩青禾一下把她拽进去,丢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啊,什么情况?”柳茗熙经历了一个天旋地转,爬起来后仍是一脸懵圈。

    “不用起来了,我等你很久了。”韩青禾也跟着爬到了床上。

    “什么啊?”

    难道说他一直在等她?

    那为什么不过去找她呢,两个人明明就只隔着一道墙壁的距离啊。

    “小郸说你闷骚果然没错。”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韩青禾的耳朵一向灵地很。

    “我什么也没说……你是英俊潇洒机智无敌的美少年。”柳茗熙连忙咽了咽口水改口道。

    哥哥的眼神真可怕。

    “嗯,这些大家都知道。”

    “……”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快点吧,要开始了!”韩青禾拽着她坐好。

    “什么东西?”柳茗熙下意识抱住一个抱枕防身。

    “你猜。”韩青禾腹黑一笑。

    每次他露出这种笑容来准没好事。

    只见他掀开被窝,里面竟然放着一个ipad.

    拜托,在自己的房间看电影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

    难道……柳茗熙心里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难道哥真的和lk说的一样,也热衷于看小污片么!

    “笨蛋,看电影要专心,你在东张西望什么?”韩青禾随手揉乱她的长发,从抽屉里拿出一桶爆米花丢给她。

    柳茗熙:“……为什么你的房间会有零食?”

    “专门为你准备的,不说了,开始了。”

    “我们真的要看吗?不、不好吧。”柳茗熙颤颤巍巍地打开爆米花筒子,抱在怀里说。

    戒备的姿态,似乎随时准备开溜。

    然而,韩青禾早就看破了她的意图,手栓着她的腰不让她逃走。

    霸道版韩青禾又上线了。

    “好吧,”柳茗熙认命了,红着脸紧张地盯着屏幕。

    “哎等等,这个画风不对啊。”

    为什么音乐声响起是如此的空灵,为什么这演员表的名字,不是青幽幽就是红惨惨带着鲜血……

    “你该不会找我一起看恐怖片吧。:)”柳茗熙微笑着问。

    “对啊,不然你希望是什么?”韩青禾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失落。

    “没有……但是我最怕鬼啊,不要给我看恐怖片啊啊啊!”柳茗熙尖叫起来。

    被他一把捂住了嘴巴。

    “嘘。有我在,别怕。很好看的。”

    “……我不要。qwq”柳茗熙哭,“有你在也不行,鬼片太吓人了!”

    “没事的。”韩青禾连哄带骗地诱拐柳茗熙陪他看了一部恐怖片。

    他还说他从小到大业余爱好就是一个人坐在床上看恐怖片,现在终于有人陪他一起了。

    对此柳茗熙只想说一句:

    难怪你的性格这么怪,小时候就在做这么诡异的事情,你说这长大了能正常吗!

    哆哆嗦嗦看完了一整部日本恐怖片。

    柳茗熙感觉自己后背凉嗖嗖的,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各种可怕的画面。

    “快12点了,我要睡觉了。”韩青禾把ipad丢到沙发上说。

    柳茗熙仍旧抱着膝盖蜷缩在床上不为所动。

    “怎么了?”韩青禾问。

    “我……我不敢回去,你送我一下好不好?”柳茗熙脸色苍白地说。

    看来这部恐怖片真的把她吓得不轻。

    没想到这个丫头的胆子这么小,韩青禾有些意外。

    “害怕的话就别走了。”

    “什么?”柳茗熙怔了一下,“和你睡,这不好吧。”

    “怕什么。”

    “……”柳茗熙默,“不行,我还是得回去。”

    虽然她也想和他待在一起,但是人言可畏。

    “不准走。”韩青禾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压在床上不让她走了。

    “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我,这是在家,不是医院。”柳茗熙红着脸挣扎起来。

    “除了我这张床,任何地方都是不安全的。你下去的话马上就会看到床底下有一只白衣女鬼。”

    “啊啊啊我不听!”因为太过害怕,柳茗熙直接堵住耳朵,把最后一个字给屏蔽了,下意识钻进了他的怀抱。

    “你真胆小。”韩青禾轻笑了一声,抱住她,似有几分宠溺。

    “今天晚上就别走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柳茗熙泪眼汪汪地问。

    韩青禾没有回答,刷地一下盖上被子,把她按在自己怀里,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我怎么会故意算计你呢。好了,快睡觉吧,不要想太多了。”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对了,台灯还没关,在你那边。”韩青禾在她耳畔说。

    “拜托,不要把一起睡觉这种事情看地这么平常好吗!qwq”柳茗熙内心咆哮。

    “快点关一下,熙儿。”

    然而,那声好听的熙儿从他口中说出来。

    柳茗熙心头一酥,又对他没了抵抗力。

    脸颊一红,伸手去关摆在橱柜上的台灯,因为没够着,用力扒拉了一下,结果撞到了柜子,上面啪地一声掉出一个相框。

    “啊咧,好危险。”柳茗熙连忙闪了一下。

    “怎么了,伤到你没?”韩青禾立刻从床上起来。

    “没什么,就是有个东西掉下来了。”柳茗熙捡起掉落的相框,想要放回原位,却意外看到了正面的照片。

    是一个穿裙子的女子抱着一名小男孩。

    “这是……”

    难道是韩青禾的妈妈吗!

    两个人真的有点像!

    柳茗熙还没来得及细看,一只修长的手忽然从她手里把相框夺了回去。

    韩青禾黑眸冰冷,漠然从床上起来,拿着相框放到另一个柜子里,颀长的身影对着她。

    “这不是你应该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