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62章 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好,现在就去吧。”

    森姆七朗说着,在前面领路,三人走进电梯。

    柳茗熙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到icu门口时。

    远远看见lk在门外守着。

    “小熙熙。”见她来了,lk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来了,你的伤没事吧?”

    “我没有大碍。”柳茗熙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

    她走到病房门口,被护士拦住了。

    “抱歉,你现在不能进去。重症监护室每次只能留下一位病人。”

    “可是……”柳茗熙知道现在守在里面的人是谁。

    她正想让护士小姐进去说一下,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踩着皮鞋从里面走出来。

    他英俊的面容带着一丝憔悴,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沧桑。

    “韩叔叔。”柳茗熙抬手唤了一声。

    目光对视,韩柯明显从她眼底看到了关心挂念。

    摆了下手,护士小姐恭敬地让开了步子。

    “熙儿,你进去吧。”

    “嗯嗯!”柳茗熙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快步走进去,却又不敢发出太大声响。

    韩青禾躺在床上,盖着柔软的被子。

    连接着他身体的生命检测仪跳动着绿色的波纹。

    他的额头被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睫毛纹丝不动。

    安静的睡容让人看了心疼。

    “哥……”柳茗熙哽咽地唤了一声,鼻子登时涌上一阵酸涩。

    “哥哥……熙儿来看你了。你能听到我吗?”

    她轻声说完这句话,眼圈忍不住泛红,抬手拭去颊边的泪水,蹲下身把手伸近被窝里,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

    韩青禾的手还是那么地温暖。

    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曾经是那样的冰冷。

    失去了一切,以为会承受不了的时候。

    是这双手朝她伸了出来,将她带离了黑暗的深渊,给了她永生难以忘怀的温暖。

    所以……

    “韩青禾,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就像你曾经说的那样,我……也不能没有你。”

    “你……

    一直是我的光。

    是那颗宇宙中最闪耀的星辰。”

    “我喜欢你。”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就好像注射了可卡因一样无可救药。”

    “第一次听到你的音乐,看到你站在台上的样子,第一次见到你本人,看到你的笑……”

    “我一直都那么那么地喜欢你,就连我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所以……”

    “如果这次哥好好地醒过来,我……就把自己交给哥,我的全部……”

    躺在床上的男生听到了她的话,心电图的波纹明显产生了不一样的跳动。

    医生说过,他过几天会醒的。

    可是韩青禾好想现在就醒过来,现在就把她扑倒,抱着她紧紧地按在怀里,揉着她的头发叫她小傻瓜。

    安慰她别哭了,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根本就好好的。

    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感受着怀里女孩的温度。

    柳茗熙轻轻把脸贴在他心口,听着他规律的心跳,眼泪忍不住流下,濡湿了薄薄的蓝色条纹病服。

    她的头发真长啊,戳地他脖颈痒痒的。

    在他边上守了片刻,柳茗熙喃喃自语地跟他说着话,终于观察到了心电图的变化。

    难道……

    韩青禾听得到她说的话吗?

    有这个认知的时候,她的脸颊顿时泛起了一丝慌乱的红晕,慌张从他怀里起来。

    走到门口去叫护士。

    lk见状,进去先守着,柳茗熙和韩叔叔则在门口跟医生护士交谈着。

    “是可以听见的。因为他手术后麻醉的时间差不多已经过了,也有可能提前苏醒。”

    “但是按照我们以往的病例,一般病人要浅度昏迷两到三天才会醒。这跟他术后的恢复能力有关,你们可以多陪他说说话。”

    医生十分严谨地说。

    这么说来,手术真的很成功。

    “之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吗?”韩柯脸色担忧地问了一句。

    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不希望他出任何事。

    “一般而言不会。我们检查过,大脑内部并没有收到损伤,而且能听到你们说话,着说明他的潜意识还是清醒的。”

    医生客观的回答。

    “好,谢谢。”韩柯松了口气,“这个臭小子,还真是命大。”

    他说完,把目光转向脸颊通红的柳茗熙。

    “熙儿,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没、我……哥没事就好。”柳茗熙也在为这次手术成功感到庆幸。

    但是,刚才医生说他可以听见。

    那她刚才说的话,岂不是全部都……

    柳茗熙此刻的内心简直不是一声尖叫就可以概括的。

    完了,居然当着哥的面不断重复说喜欢他,还说什么愿意把自己上交……天呐!要是韩青禾醒来了,她绝对会很惨的!

    但,尽管如此。

    柳茗熙还是期望哥哥能早一点醒过来。

    只要他安然无恙……让她做什么都行。

    “总之青禾没事就好,这次我都被你们吓死了。”

    郸弥子在边上拍着心口说。

    森姆七朗也是,紧绷的肩头一下放松。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柯看了昨天的报道,知道他们是从那里被送进医院的。

    现在他采取措施,压下了消息。

    所以媒体并不知道那场事故也有青禾和熙儿的参与。

    “是那些混混先来找我们的麻烦。专门守在家门口和附近。后来打起来,哥哥为了保护我就受伤了。再后来发生了我也不知道,我昏过去了。”

    柳茗熙的语气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

    韩柯听了有些熙心疼,但是这件事,依旧要严肃看待。

    “你们怎么会跟那些混混扯上关系的?”

    “嗯……这个……”柳茗熙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大概是因为一场音乐比试。就是之前网上流传的……”

    她以为韩叔叔应该没听说,正要解释一遍。

    岂料。

    韩柯一下就懂了。

    “好了,我知道了,那是他们的问题,我会找那些人的麻烦的。”

    “其实他们不用教训已经很惨了。”

    郸弥子抬手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糟糕,来不及了!七朗,下午4点约了训练!”

    “对啊,差点忘了!”

    两人说完急匆匆地打算离开,留下说了半句的悬念。

    什么叫不用教训就已经很惨了?

    虽然带着疑惑,但是柳茗熙也没有多问,把赶时间的他们送到了病层门口离开。

    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厅的电视上播放着关于昨晚事件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