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61章 爆发
    “不关我的事,是他先动手的……都是他……”

    阿烈第一反应就是推卸责任,向边上的几人辩解道。

    “完蛋了,这回惹出大祸了!对方可是大大明星!”

    “我们还是快跑吧!”

    不管是躺在地上的还是围在边上的痞子,看到惹出大事了,都丢弃了手中的棍棒想要逃跑。

    然而下一刻。

    紧抱着怀里男生的柳茗熙,在喊了他几声没有回应后,突然像是完全失控了一样,仰头发出了嘶叫。

    心口像要被撕裂了一样,完全压抑不住那种想要爆发的感觉!

    这声音把那些人都吓了一跳,稍微有点良知的都吓破胆了,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只因女孩身上忽然迸发出强烈刺眼的白光。

    光芒几乎要刺破了他们的瞳孔,令那些人不得已地抬手挡住眼,从缝隙中观察着这一切。

    还以为是见到了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灵异想象!

    有几个人开始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跑,下一刻,那道白光猛地朝他席卷而去。

    只听见惨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有的人直接被抛洒到了十几米远的马路上。

    差点就遭遇车祸尸首遍地了。

    场面一度十分地混乱,谁也不知道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烈是第一个遭遇这一切的。

    他只觉得自己的肩膀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一下贯穿了,整个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飞去,猛地被钉在了水泥铸成的电线杆上,鲜血流淌。

    等到马路上的人注意到这边的动乱时,这场狂风肆虐般的暴乱已经停止了。

    他们只看到到处横躺着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血迹,全部昏迷不醒。

    一定是帮派在街头厮杀导致了两败俱伤!

    赶快拨打电话救人!

    都打了出去,不到五分钟就有医生和警察过来了。

    救护车来了之后,很快将人抬上了担架。

    救援人员在救人的过程中,发现韩青禾居然也在其中,顿时更加震惊了。

    所幸记者还没赶到现场播报这场惨祸,否者的话,这个19岁男生肯定又要上头条了。

    “快,这里,他妹妹也在!给他们放一辆车!”

    穿白大褂的医生又发现躺在地上不动的柳茗熙。

    她和那些人一样,虚弱地趴在地上,长发凌乱地铺散,脸色苍白,浑身都带着血迹,尤其是双肩处和手臂……

    医生们来不及就地检查伤势,发现她还有呼吸脉搏后就连忙将这些人带上了救护车。

    一边走一边施救……

    醒来的时候。

    是第二天中午了。

    柳茗熙躺在病床上,睁开双眼,头顶是白茫茫的天花板。

    阳光穿透玻璃窗照在她脸上。

    发生了什么……

    我这是,在哪?

    她的记忆似乎有一瞬间的空白,后来才突然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胸口重重跳了两下,像一记晃荡的大钟猛敲过来。

    是阿烈!阿烈想偷袭哥哥,自己本来想保护他的,可是韩青禾却替她挡下了那一击,当场就流了好多血!

    “哥哥!”柳茗熙刷地一下翻身坐起,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漂亮的小脸带着焦急。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也从沙发上起来,快步走到她身边。

    “熙儿,你终于醒了!”郸弥子扶住她的肩膀,担心地说。

    “小郸……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哥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柳茗熙心心念念想着韩青禾,受了那么重的伤,他到底怎么样了!

    “熙儿,你别紧张,听我说,不只是我,韩叔和lk也过来了,青禾现在有他们照顾,没事的!”

    “那他的伤怎么样了?”柳茗熙一听说他没事,眼泪刷地一下就涌出来了,可还是完全没办法放心。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一直在这里守着你,但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七朗刚刚下去看他了,估计几分钟后就会回来。”

    “他在哪?我要过去找他。”柳茗熙听他说完,立刻要朝门口走去。

    已经等不及了。

    迫不及待想要去往他身边,确认他有没有事。

    “你别着急,等医生过来之后再去行吗?”郸弥子也同样担心她的伤势。

    昨晚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浑身是血的样子,他疼地心都揪起来了。

    幸好检查后她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把手臂和肩膀包扎起来后,吊了一晚上抗感染的盐水就苏醒了。

    “可是我有点害怕。”柳茗熙脑海里还能清晰回忆起昨夜的画面。

    哥哥那个笨蛋……

    本来不会有事的……

    为什么偏偏要回头保护自己……

    眼泪盈满了眼眶,她紧紧握着拳头,伤心地几乎站不稳了。

    郸弥子见状,连忙把她扶回了病床上,让她坐着好好休息。

    医生和护士随后就来到了这个病房。

    见她醒了,给她做了一些基本的检查,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后,才开口:

    “她没事了,可以下床行走,但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建议多休息。”

    “好的,谢谢医生。”

    “谢谢。”柳茗熙说完,医生们就离开了病房。

    森姆七朗回来的时候,见她醒了,也掩饰不住的激动的心情。

    “熙儿,你没事了吗?”

    “我很好,你去看我哥了吧,他现在怎么样了?”

    柳茗熙着急地抓着他的袖子问。

    “他很好,我去icu重症监护室看过了,医生说后脑勺那一击本来是足以致命的,但重力稍偏,所以只造成了破裂和伤口,很幸运地没有伤到里面。”

    “那后果呢?什么时候可以脱离危险期?”

    柳茗熙知道放在icu的病人情况肯定都是很严重的。

    虽然哥哥这次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

    “医生说恢复的话要看个人体质,他们在青禾的后脑勺缝了3针,也进行了固定包扎,几天可以醒来。”

    “但是颅骨的恢复期就要慢一点了……可能几周,也可能需要几个月。”

    “不行,我还是要自己去看看……”

    柳茗熙听着就不安,一定要亲眼见到他才能放心。

    “你现在能走路吗?”

    “我可以的!医生说我没事了。”

    “我们都去icu看看吧。”小郸也很关心韩青禾现在的情况。

    不亲眼见到确实是没办法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