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46章 在他的卧室……
    “哥哥,你怎么坐在这?还,还有……不要靠我这么近……好热啊……”

    她挣扎了两下,突然不动了。

    等等……

    那是什么……

    哥哥……他、他到底穿了衣服没有啊!

    “回答我的问题。”他将她抱地更紧,那种感觉更强烈了。

    柳茗熙的心脏简直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我,只是想回房间里拿衣服……”她边说边紧张地绞动手指。

    怎么办。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想找个话题转移一下啊。

    “别走了,就这样也挺好的。”韩青禾的声音带了一丝沙哑,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

    “可是……你的身体为什么这么热啊?”柳茗熙思纣了半天,问出了一个非常脑残的问题。

    “……不知道。”

    “啊……我、我饿了,想去找吃的!”柳茗熙就算是个傻瓜此刻也知道为什么了,急于找个借口开溜。

    “正好,蛋糕还没吃。”韩青禾眯眼笑了一下,直接将她反了个身,搂着她的肩膀走到桌前。

    柳茗熙忍不住借着烛光打量了他一下,但是他的身体隐藏在黑暗中。

    她什么也看不清。

    “你在偷看什么?”

    “啊?没有!”柳茗熙立刻站直身体,红着脸取出刀叉,“我们快吃东西吧。”

    “你吃吧。我不饿。”

    “哇……好好吃哦。”柳茗熙拿叉子撬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吃完以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韩青禾找了件浴袍松松垮垮地穿上,抱着双臂斜靠在桌旁,目光琢磨不透地看着她。

    “好吃吗?”

    “嗯嗯,好吃。”柳茗熙用力点了点头,“哥哥要不要来一点?”

    她嘴里的那块还没有吃下去,就忙着去撬新的给他。

    但是韩青禾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她手上那块,而是抬手扣住了她的下巴。

    “额……”柳茗熙错愕地睁大眼睛望着他,熏红的面颊楚楚动人。

    他的手先是在她唇边拭了一下,另一只手撑着写字桌,完美地将她圈禁在怀里。

    在这种朦胧的光线下,他还离自己这么近,柳茗熙的心脏忍不住怦然加快了跳动……

    “哥,你……”

    她话还没说完,男子就俯下身含住了她的唇,来来回回舔了个遍,蛋糕奶油的甜味和她的香气混合在一起,浓烈地几乎令人把持不住……

    两人的心脏跳动着,他的胸膛剧烈起伏……

    柳茗熙大脑只剩下空白,感觉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

    居然和哥哥在他的卧室……

    “不……不行的,我……”她红着脸,有些无力地推搡着他的胸膛,他的身体真的很滚烫!

    “怎么,害羞了吗?”

    “啊……不、不是!”柳茗熙红着脸喘气,她只是没办法突然接受这么疯狂的事情。

    “那个,我要出去,我要喝水……”

    她又开始瞎编借口。

    “这里有水呢。”

    “什么?”她愣了一下。

    只见韩青禾放开她,从橱柜的架子上取出一瓶红酒打开。

    “啊……酒,我不会喝酒的……”柳茗熙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喝醉酒时,在酒吧那糗态。

    慌忙摆手拒绝道。

    “没关系,我陪熙儿一起喝。”他将红酒倒在杯子里,走到她面前。

    “(⊙o⊙)……哥哥,你……你要做什么?”

    柳茗熙一步步后退,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不详的结局。

    岂料脚下一崴,直接噗通一下躺在了他柔软的大床上。

    “熙儿似乎比我还等不及呢。已经主动扑倒在我床上了。”

    韩青禾戏谑一笑,活像个蛊惑众生的妖精。

    柳茗熙这才看清眼前这只妖孽哥哥的真面目!

    他那浴袍薄薄的一层,随着走动……

    画面感太过诱惑,简直令人喷血!

    “我、才不是……”柳茗熙满脸通红,用手撑着床想要爬起来。

    然而,不等她得逞,一个滚烫的躯体忽然覆盖上来,十指相交将她的手腕按在了头顶。

    韩青禾冰凉的吻不留余地封住了她的唇瓣。

    她想要说话。

    却在张口的间隙被他深深地吻了下去,被迫承接着由他传递而来的红酒……

    渐渐地,

    柳茗熙感到四肢发软,脸颊潮红地发出含糊的低吟声,分不清是沉沦还是抵抗……

    “唔……哥哥……怎么可以……”

    韩青禾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搂着她的腰肢,用力地像要把她勒坏了,一举一动都带着浓浓的独占欲和惩罚意味……

    片刻过后,

    柳茗熙的大脑已经几近缺氧,有种快要虚脱了的感觉,眼睛迷离地睁开,在看到男人英俊的面容和低垂的睫毛时,更加感到无法控制地心动……

    到最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本能驱使,又或许是因为他是韩青禾。

    是她深刻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

    忽然之间什么都不想管了……

    柳茗熙的手情不自禁地抓紧了他的浴袍,胡乱地开始回应。

    察觉到她动情了,韩青禾的漆黑的眸底彻底燃起了火苗,身体也越发滚烫起来。

    两人嘶磨的动静在黑暗无声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与此同时。

    外面的汽车引擎声,也穿透雨夜传递进来。

    柳茗熙一下清醒过来,受惊般睁大眼睛,惊觉身上仅剩的浴袍已经不翼而飞!

    “啊……”她惊慌失措地坐起来,脸颊红得好似能恰出水来。

    与此同时,客厅里传来了走动和说话的声音。

    是小郸和七朗回来了!

    “怎么办,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们……”

    柳茗熙揪紧被单,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别怕,他们不会进来的。”

    韩青禾一点也不紧张。

    似乎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老实说,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被打断,他的心情颇为不爽。

    “啊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居然和哥哥……”

    柳茗熙的内心却正在猛烈的风暴。

    虽说已经成年,对方也是自己喜欢的人,但是太……太突然了啊!

    “青禾,熙儿!你们在家吗?我们专门回来陪你过生日的!”

    郸弥子的声音在二楼走廊响起,走到他们的房门旁。

    “怎么办?要回答吗?”柳茗熙已经找回了自己的浴巾,把自己包好后,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跪坐在床上紧张地望着他。

    韩青禾过去抱住她,在她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