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45章 根本就是诱惑
    她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他的火热的吻给征服了,不自觉地环紧了他的腰……

    “熙儿,觉得抱歉的话,以后就好好待在我身边吧。”

    他带着野性的呼吸落在她耳畔,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抱着她从电梯里走出去。

    唇畔始终挟着一抹邪肆的弧度。

    柳茗熙羞涩地搂住他的脖颈,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身体似乎变得酥酥麻麻地……

    一路开车回家,韩青禾还是没舍得把她放下。

    因为在外面淋了雨,两个人的衣服都变湿贴在了身上。

    薄薄一层,映出了里面的轮廓。

    柳茗熙看到他胸前的两点,脸颊顿时迷の涨红,急着要从他怀里跳出来。

    “别乱动。”他温柔地说,抱着她直接朝楼上走去。

    “我有惊喜给你。”

    “惊喜?”柳茗熙茫然地眨了眨大眼睛。

    什么东东……

    推开他房间的门,只见地上铺满了玫瑰花瓣,白色蜡烛摆出了一颗爱心,桌上还有一份没打开的蛋糕。

    蜡烛还在烧,温暖的火光映照着他们的面容。

    柳茗熙惊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他把自己放在床上,她才抬起头,愕然看向他。

    “哥哥……这些……”

    “专门为你准备的。”韩青禾抬手抚上她的脸颊。

    他的手有些冰冷,指尖磋磨着她粉嫩的肌肤。

    “之前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还以为赶不上了。还好,12点还没过。”

    柳茗熙感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下个扎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韩青禾也紧紧拥抱着她,虽然身上的伤口被她撞得有点痛,但是心里却感到很温暖呢。

    “许愿吧,熙儿。”

    他牵着她走到蛋糕前,打开包装盒,点燃生日蜡烛。

    “嗯嗯!谢谢哥!”柳茗熙看到蛋糕就觉得好好吃,泪眼汪汪地双手合十。

    在他宠溺的目光下许完了愿望。

    “你许了什么愿?”

    “说出来就不灵啦。”柳茗熙吹灭蜡烛,俏皮地冲他眨了下左眼。

    “对了,你好像受伤了,不要紧吧?”柳茗熙注意到扑向他时,他的身体似乎条件反射地动了下。

    ”我没事,一点小伤。”他看了下手表,“才9点钟,去洗个澡吧,刚被雨淋湿别感冒了。”

    “嗯,我到外面去洗。”柳茗熙转身就要出去。

    纤细的手腕却被男子一把拉住,猝不及防地扑进他怀里。

    “不准出去,就在这里洗。”

    韩青禾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魄力,俊美的面孔却让人毫无抵抗力。

    “埃?”柳茗熙的瞳孔轻轻颤抖了一下,脸颊很快变得红扑扑的,“可是,哥哥不是也要洗吗?”

    “所以,一起吧。”

    “什么?”

    柳茗熙惊呆了!

    可是下一秒,男子已经把她整个捞了起来,拴着她的腰把她拉进卧房内的浴室。

    “等等……啊……不要,我不能和你一起洗澡……”

    柳茗熙的脸红地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两只手紧紧扒着门板不肯松开。

    “有什么关系,熙儿现在已经成年了呢。”

    韩青禾完全暴露出了自己隐忍许久的本质,单手将她拖进怀里,勾唇牵出一抹上扬的弧度。

    随后干脆地锁上了浴室的门。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我已经成年,哥哥你也不应该……”

    柳茗熙害羞地话都说不完整了,抬手揪紧自己的衣衫。

    洗手间里毕竟空间有限,她视线飘移了一下。

    怎么也找不到躲避的地方。

    反观韩青禾,他已经动手开始解白衬衫的衣扣了。

    “啊——”

    他刷地将衬衫丢到一时,柳茗熙忍不住捂住通红的脸颊尖叫出声了。

    “哥哥,你……你该不会真的要……不要啊!我不要一起!”

    “那你站在浴缸里干什么?”韩青禾魅惑地舔了下唇角,脖颈微侧,修长苍白的手指自顾自解开了皮带。

    “埃?我……”她睁开眼睛,想看下自己什么时候跑进浴缸的。

    结果却看到了男生脱衣服的画面。

    “啊啊啊……”

    “别大惊小怪。”韩青禾淡定地开始放水了,身上只着贴身衣物。

    柳茗熙红着脸惊慌失措地从浴缸里跳出来,想要跑到外面去,却被他拉住,一把按坐在浴缸内。

    “哥哥,你、你……”

    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生怕他乱来。

    “要我为你服务吗?”

    “啊?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柳茗熙刷地一下拉上帘子,完完全全把男生挡在外面。

    原来,这个浴室是这样设计的。

    一边是浴缸,一边是莲蓬头。

    韩青禾完全可以在外面洗。

    但是……

    他刚才的行为也太让人误会了吧!

    柳茗熙还穿着衣服,抱着膝盖坐在浴缸里,温暖的热水一层层漫上来,水汽逐渐熏红了她的脸颊。

    她隔着一层透明的浴帘,看到韩青禾在外面的轮廓……

    只感到大脑嗡地一片空白,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不、不行。要冷静……”柳茗熙急促地喘气,红着脸转过身不看。

    但是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

    耳朵好热……

    终于。

    这让人煎熬的时间段终于过去了。

    “我洗好了,你别泡太久。万一晕倒了我会进来救你的。”

    韩青禾磁性优雅的声音响起,扯唇一笑,随手拿过一条浴巾擦拭着淌水的身体走出去了。

    柳茗熙:“……”

    脸颊烫地可以用来烧开水了。

    万恶的欧尼酱!

    这根本就是诱惑!赤果果的诱惑!

    害地她现在满脑子挥之不去的全是韩青禾那完美比例的性感躯体。

    浴室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后。

    柳茗熙这才敢小心翼翼地解开衣衫,泡了大约10几分钟后,从浴缸里站起来。

    然后悲剧地发现。

    ——“没带衣服。”

    只能裹着浴巾出去了。

    她勉强地系好白色浴巾后,护着胸口,轻手轻脚地打开一道门缝。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剩下一些朦胧的蜡烛光芒。

    她瞧着外面如此昏暗,还以为韩青禾不在,悄悄地走出来,打算去自己卧室拿衣服。

    “你想去哪?”忽然,一个人影从深陷的沙发里站起来。

    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肢。

    “呃!”

    男性散发着荷尔蒙的躯体突然贴近,柳茗熙的心跳骤然漏了两拍,身体也跟着紧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