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44章 吻不够
    “哈哈,堂堂大明星居然干不过一个翻唱,你现在是不是很庆幸当初封杀了林谦哥?否则的话,你的地位恐怕早就不保了吧。哈哈哈……”

    男生叉腰仰天大笑,眼里隐藏不住的得意。

    “柳茗熙在哪?”韩青禾冷冷开口。

    他看上去根本就无所谓输赢。

    对于茶几上丢着票数统计表格,也完全没有兴趣。

    “阿烈……你……”

    顾林谦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在通过作弊的方式获胜后,还一脸恬不知耻的样子,拳头已经越攥越紧。

    “哈哈,反正我们都已经赢了,把柳茗熙还给你好了。”

    那个被称作阿烈的男生笑地格外地狂妄,拍拍手,房间的暗门就被打开了。

    几个男生掀开帘子,押着被捆住的柳茗熙走出来。

    “唔!”

    男生将她推到韩青禾身边,柳茗熙一回到他的怀抱,嘴巴上封住的胶带就被他解开了。

    “熙儿,疼不疼?”韩青禾漆黑的双眸温柔地凝视着她,有力的双臂像是最温暖的港湾。

    “哥哥!”柳茗熙的眼泪一瞬间就涌上了眼底,紧紧把脸贴在他被雨水打湿的胸膛上。

    “你才是真正的赢者!他们都胜之不武!”

    “你没事就好,我拿的奖项够多了,根本就不在乎这一场输赢。”

    韩青禾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是绳索,目光清冷,说出的话狂傲到无人能敌。

    “韩青禾,你一个败者,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阿烈不服气地指着他骂道。

    明明赢的是他们那边的人!

    “呵,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取胜,只能更加充分地证明你们卑劣者的身份。”

    韩青禾目光冷漠而戏谑地抱着怀里的女孩说道,看都不屑看他们一眼。

    这才是王者的态度。

    即便输掉了比赛,气势却依旧万夫莫敌!

    “可恶——你算什么!”阿烈忍不住挥舞拳头朝他扑去。

    韩青禾将柳茗熙护在怀里,回身就是一脚狠狠踹向他。

    “哥哥,你去吧!这次我不会再拖你后腿了!”

    柳茗熙机智地抓起边上的烟灰缸防身,加上韩青禾在前面揍人。

    他们根本就没办法靠近她!

    没了她当人质,这些人根本就弱地不堪一击,没有一个是韩青禾的对手!

    “刚才拿刀子对着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吧。”韩青禾打趴下几个人后,边上的小弟已经不敢过来了。

    他一把揪住那个染着绿色头发的男生,扭住他的胳膊一脚踹向他的膝盖。

    “啊……好痛……”男生忍不住嚎叫了一声,噗通一下朝柳茗熙的方向跪下了。

    在场的人都清晰听到了他骨头碎裂的声音,但是没一个人敢上前的。

    虽然韩青禾也挂了彩,但是他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半个房间10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打不过他一个。

    “哥哥真的好厉害啊!”柳茗熙惊讶地抓着水晶烟灰缸,完全呆住了。

    “好帅……”

    “道歉。”韩青禾如死神般冷冷下令。

    边上的男生们一个个狂咽口水,阿烈不甘心地爬起来想要上去偷袭,被边上的顾林谦一把拉住了。

    “对、对不起……我,我错了……”那个男生见自己的兄弟们没一个人敢上来帮忙的,唯有绝望地接受了现实。

    跪地磕头不断道歉。

    韩青禾替柳茗熙出了气,一脚踹开了他,搂住边上还在发呆的女孩摔门就走。

    顾林谦目送着他们,眼看着那两个身影消失在视野内,紧紧抓着边上的阿烈不让他再搞事。

    “妈的!就这样放他们走了?”阿烈咆哮。

    “不然呢?你特么还嫌今天不够丢脸是吧!让你追你打得过吗?”顾林谦恨恨地看着他,一把甩开他愤怒地说。

    “你特么冲我发什么脾气,要不是劳资,你以为你今天能赢啊?”

    “呵呵,那种赢法我特么觉得恶心。”顾林谦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冷戾地看着他,“你给我记好了,这次我当你是兄弟不跟你计较!下次再这么搞的话全都给我滚蛋吧!”

    就算输,他也要堂堂正正的输!

    这种荣耀就算扣在头上又如何,永远都是一顶挥之不去的耻辱帽!

    “妈的大家还不是为了能火!我们在一起玩了三年音乐了,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女人?我们兄弟又没真伤到她!”

    “闭嘴!我现在强调的重点跟她无关!”

    顾林谦一句话封死了他,暗色的眸光冷冷注视着落地窗外磅礴的大雨。

    ……

    另一边。

    电梯门一关上,韩青禾搂着怀里女孩的姿势,就变成了压在她肩膀上。

    “呐,肩膀借我靠一下……”

    他柔声在她耳畔说,单手撑着电梯墙,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肢。

    脸深深埋在她柔软的颈部。

    几乎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她娇柔地身体上……

    “哥哥?”柳茗熙有些无措地睁大清澈的双眸,脸颊泛起了一丝浅红,心疼地抱住了男子矫健的腰肢。

    在大雨中演唱,淋了那么久的雨,还要跟人打架。

    即便哥哥再厉害,也会感到累吧……

    “对不起,哥哥,以后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不会再给你惹麻烦了……”

    柳茗熙咬了下嘴唇,紧紧抱住他,泪水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

    “在说什么呢,傻瓜……”

    韩青禾侧过头,妖孽不可方物的脸很快就近在咫尺,微微扯唇,勾出一抹宠溺而又迷离的笑容。

    他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滑过她的白皙的脖颈,抬高了她的小巧的下巴。

    “我只是想从你这里借一点温暖……”

    “哥哥……不怪我吗?”柳茗熙的瞳孔轻轻颤抖了一下,仰头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眸子。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今天一定不会输掉的。”

    柳茗熙说到这里,因为心疼,眼眶忍不住微微泛红。

    韩青禾的眸光闪动了一下。

    那里面,正涌动着对她前所未有的深情。

    “都怪……呃恩……”

    后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唇瓣忽然被他含住,柳茗熙嘤咛了一声,揪紧了他的衣衫。

    韩青禾的手搂紧她的腰肢,贴向自己的身体,用力而热烈地含吮着她。

    “唔……哥哥……嗯啊……”柳茗熙的呼吸一下被堵住,脸颊迅速变地潮红,男人贪恋地在她唇齿间索取,像是永远也吻不够一样,两人的呼吸炙热地交织在狭小昏暗的电梯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