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32章 扑倒
    “谁允许你乱碰她了!”韩青禾一把揪住他衣领,动手就要揍他。

    “别啊哥哥,你干嘛?”柳茗熙连忙一把拉住他。

    在博物馆里打人不好吧!

    “跟我回去。”他压下怒气,一把抓住她就把她走了。

    留下顾林谦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些懵逼地望着他们离开。

    压抑了一天的情绪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爆发。

    韩青禾拉着她的手就给她塞进了副驾座,随即一踩油门走了。

    完全把乔以冰和顾林谦抛在后面。

    现在他满脑子就只有刚才那一个画面。

    “你是笨蛋吗?为什么那么明显的非礼都不知道躲开?”

    一下车,韩青禾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刚才在车上他一直维持着冷静。

    开车不是闹着玩的事儿,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要对他和眼前这个女孩的生命安危负责。

    “我……我要怎么样,才不用你管!”柳茗熙也有点生气。

    她刚才确实是有点懵了。

    所以才会一时忘记了反抗。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顾林谦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

    “那个人到底对你做了什么?”韩青禾危险地逼近。

    “他……他什么也没来得及对我做……”

    男生高大的身影让她感到有些害怕,不由自主地后退。

    “是吗?所以你很期待他的下一步行动?”

    韩青禾眸色阴暗了几分。

    “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柳茗熙心下一慌,视线飘忽不定。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是心虚,但就是有点害怕这样的韩青禾。

    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

    “那为什么不推开他?”

    “我……我、推不推开是我的事情吧!你只是我的哥哥而已,有什么权利干涉我,就算我要和他发生什么,那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柳茗熙咬了下嘴唇,倔强地抬眸望向他。

    她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孤注一掷地反抗他。

    可是显然,她的反抗并没有成功,韩青禾却彻底被她的反应给激到了。

    难道那个才认识两天的男人,在她心底已经这么重要了吗?

    肩膀忽然被推到,柳茗熙心底一跳,双腿踉跄一下,腰就撞到了桌沿。

    她低低地呼了一声,整个人就被他压在了桌上。

    那些凌乱铺在桌上的东西,顿时落了一地。

    男人一条腿就横在她的膝盖中间,她吓得连忙并拢,却让这个姿势变得更加暧昧。

    “你……你要干什么?”

    她惊慌失措地睁大眼睛望着他。

    他温热的呼吸落在她脸上,距离近地让人心慌意乱。

    “柳茗熙,我说过,你是我的。”

    他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炙热如火般的吻就印了下来,用力含吮着她。

    他的舌舔过她的唇瓣,手在她身上毫不留情地攻城略地。

    “唔……不要,哥哥,你放开我……”她的脸颊迅速泛红,呼吸急促地挣扎着,两腿拼命地蹬着。

    可是不仅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反而让身上的男人变得更加冲动了。

    吻着她的动作也粗暴了许多,不自觉就吻上了她的耳垂,暧昧地向下。

    柳茗熙不安地挪动着身体,喘气声也越来越大,她好想推开他,可是偏偏又使不上一丝力气……

    直到他的吻一路往下,柳茗熙才幡然清醒,用力地一把推开了他,惊慌失措地揪紧衣襟害怕地看着他。

    “哥哥,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的眼圈红了,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似乎在为他刚才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也为自己不受控制地反应感到羞耻。

    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吻我?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事情,我不是玩具……我不想这样下去……”

    眼泪盈上了她的眼眶。

    韩青禾站在她面前,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他的脸现在还没办法降温,脖颈都是红色的。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在两个人都清醒的情况下,他居然会一时冲动对她做出这样的行为。

    他明明已经忍耐了很久了,即便再忍耐一段时间也完全没有问题才对。

    但是今天……

    “对不起,熙儿。”

    “我要听的不是这三个字。”柳茗熙随手抓起自己的书包就砸过去。

    韩青禾上前一把将她从桌上抱下来,按着她的膝盖,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上。

    全程沉默不语地抱着她上楼。

    “你累了,早点休息吧。”

    “你……你有病!你放开我!韩青禾!“柳茗熙趴在他肩膀上挣扎着,简直对他又气又恨。

    “你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碰我,为什么要对我动手动脚?你喜欢上次打台球那种是吗?那种成熟的……就像乔以冰一样!既然如此,又为什么总来招惹我!”

    她一边拍着他坚挺的背,一边含着泪控诉他。

    “我不喜欢那一种。”韩青禾终于给了她一丝回应,把她从肩膀放到柔软的大床上。

    “你分明说你喜欢!”柳茗熙到现在记得,那天他在计程车上说的每一句话。

    “那是我瞎说的。”韩青禾皱了下眉,才终于回忆起来。

    那天不过是为了刺激她,随口说的几句话,怎么她却记得这么清楚,还当真了?

    “那、那你怎么解释你今天这样对我?”柳茗熙咬着嘴唇,现在还感觉身体有些发软。

    看着她跪在床上质问自己的样子,韩青禾的喉咙不自觉地上下动了动。

    这个房间,甚至这栋别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刚才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温度直线飙升。

    他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我走了。”

    “等一下!你不准走!”她直接从床上下来,衣衫凌乱也来不及整理。

    “每次撩完就跑,你、你不负责任!”

    “你是要我继续吗?”韩青禾转身,他本来就按耐不住,这个丫头继续这样会很危险的她知不知道。

    “男人可是很危险的生物,你确定要让我留下来,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如果不是现在她还太小,他真的会忍不住扑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