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24章 又是一年毕业季
    “大家不要激动,初吻什么的,没准是给了妈妈也说不准啊,继续转,下一个问题!”

    “继续继续,再转柳茗熙,我想知道她的初吻给了谁。”

    那两个男生暗搓搓地在桌子底下密谋着。

    然而,韩青禾早就看破了他们的计谋。

    刷——

    眼看就快转到柳茗熙了,他拿筷子一拨。

    啤酒杯妥妥地转过她和郸弥子,来到了森姆七朗面前。

    “啊……”男生们发出失落的声音。

    女生们却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七朗欧巴!好开心,让我想想……得问一个具体点的问题。”

    “请问七朗同学你心里喜欢的人是谁?”

    “……”

    这个问题犀利了。

    瞬间柳茗熙就屏住了呼吸,转头望向七朗。

    他总不能说他喜欢的人就是老师吧。

    那么,他会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埃?可是不回答要喝酒。”女同学说。

    “那就喝吧。”森姆七朗直接拿了一瓶啤酒过来,在桌沿一撬就开了。

    一仰脖,咕噜咕噜地灌了起来。

    “奇怪,为什么不肯说,难道他喜欢的人我们都认识?”

    “喝完之后还要做任务!”大家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什么任务?”

    “在这里任意选择一个人kiss。”

    “什么!”郸弥子深深替自己的兄弟捏了把汗。

    森姆七朗直接一口啤酒喷了出来。

    ——这不是变着法子测试他喜欢人是谁吗?

    视线不知觉飘向某个身影。

    “你们别太过分了!”森姆七朗放下酒杯大声地说。

    他还是纯情的男生好吗?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降低难度,亲脸也行。哈哈。”女生们偷笑了一下。

    美女老师看大家玩得这么欢脱,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这真的是她带出来的学生么?

    “真的不能再降低要求了啦,这是游戏的规则制度,七朗同学快选一个亲吧!”

    森姆七朗:“……”

    “要不然你干脆直接上去吻你喜欢的人好了……”郸弥子悄悄地建议道。

    “不行。”森姆七朗英俊的脸上飘起了两坨醉酒的红晕。

    “那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当着老师的面随便亲一个女生吧!这样你以后还想不想追她了?”

    “等下,你容我缓缓。”两人你一言,我一言。

    最后——

    “要不然你牺牲一下好了。”

    “什么?”郸弥子懵了。

    肩膀突然被森姆七朗抓住。

    “喂!等等你要干什么!”

    “啵唧——”

    森姆七朗直接在他脸上咬了一口。

    “哇啊啊啊——恶心啊!”郸弥子直接跳了起来。

    两人迅速分离,转身就跑

    郸弥子跑去洗手间拼命冲洗脸颊,森姆七朗也冲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开始吐:“呕~”

    剩下一群人震惊地坐在原位,缓了好几秒钟才哈哈大笑起来。

    “笑p啊你们!”郸弥子捂着自己被搓地通红的脸颊跑回来,恼羞不已。

    虽然只是亲了下脸!

    但是森姆七朗那个混蛋绝对是喝醉了!

    不会喝酒就不要逞能,居然下得了口!

    简直颜面尽失啊啊啊!

    “好了,好了,大家别闹了,适可而止哦。”

    美女老师出来打圆场了,“你们记得要去照顾一下七朗同学。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

    “班导再见~”

    “老师慢走。”

    韩青禾也起身去结账。

    柳茗熙和lk去扶森姆七朗,剩余的同学们就继续玩游戏。

    “我们扶他到外面去醒酒吧。”

    柳茗熙说完,大家都走到了外面。

    森姆直接瘫在了路灯下。

    “他的酒量怎么这么差?”lk匪夷所思地问。

    “才喝了一瓶啤酒而已。”

    “就是这样的啦,这个家伙只要碰一点酒精就会醉。”郸弥子揉了揉头发说。

    韩青禾跟柳茗熙就坐在边上的长椅上看着他们。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

    “对啊,转眼间我们就高中毕业了,以后去了不同的学校,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

    郸弥子望着星空感慨地说。

    “东凌和西城只差一条街而已。”韩青禾淡淡开口。

    “而且我们可以住一起啊。”lk也补充道。

    “前提是不用住宿舍!我最向往的生活,就是一群朋友住在一个公寓里,然后大家潇洒地过着金钱美酒凯子与狗的生活……”

    “谁是狗?”柳茗熙和郸弥子一起问。

    “反正不是我。”lk立刻回答,“可以买一条!”

    “好吧。”

    这大概就是尬聊的标准示范。

    但是不得不承认,lk所描述的生活,也是埋藏在每个人心底的梦想。

    “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尝试一下啊。”

    “对……”

    “咳咳!”突然,躺在路灯下的森姆七朗咳嗽了起来。

    “没事吧?”郸弥子毕竟还是他兄弟,脱下衣服罩在他身上。

    “好晕啊……”森姆七朗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小星星。

    抬手就抓住了郸弥子的肩膀。

    “快,给我亲亲抱抱,要不然我就不起来了……”

    “滚!”郸弥子脸一红,直接转身就走。

    柳茗熙忍不住扶住了额头,哭笑不得。

    “什么鬼,为什么七朗喝醉了会变成这样?”

    傻乎乎的。

    “她要走了……”突然,七朗非常悲伤地坐了起来,眼神恢复了一点点清醒,但声音却带着前所未有的落寞。

    郸弥子顿住脚步,大家都有些错愕地望向他。

    森姆七朗垂着手,头埋得很低:“她以后不会再留在edun了,要去m国了……”

    “为什么,毕业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呢……”

    “笨蛋!”郸弥子听了以后忍不住大步流星地走向他,大力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喜欢就去追啊,最起码要让她知道你的心意,你都知道她要走了,那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事情,现在不说,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对啊,你一个人在这里伤心有什么用呢。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独角戏而已。”

    lk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吧,七朗。去做你最想做的事情,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在背后支持你的。”

    森姆七朗浑身一颤,低着头,沉默了许久,最后忽然默默握紧了拳头。

    “你们说的没错。”

    毕业了,有些话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