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21章 论流氓的最高境界
    事实上。

    等待他们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奖赏。

    而是一场凶猛的暴风雨。

    “老大饶命啊——”

    “别打了!”

    客厅里扫帚、拖把、鞋子满天飞,两位小弟抱头到处鼠窜……

    与此同时。

    酒店休息室。

    柳茗熙红着脸把衣服整理好,韩青禾一直在外面等她。

    “我好了。”她打开门。

    “那个家伙已经被赶走了,没吓到你吧。”他问。

    “没有,还好你挡得及时,要是走光就糟糕了。”柳茗熙吐了吐舌头说。

    韩青禾一直望着她没说话。

    这样的眼神让她感到有点小紧张。

    “对了!”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取过随身携带的小包包,拿出来的时候,顿一下。

    “猜我给你买了什么?”她抬头笑地一脸俏皮。

    “你还给我买了礼物?”韩青禾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意外。

    “对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嘛。不过给你送礼物的人那么多。我这个不是很贵,也……”

    柳茗熙话还没说完,就被韩青禾抱入了怀里。

    “只要是你送的都喜欢。”

    他磁性的声音温柔地在耳畔响起。

    柳茗熙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咬了下嘴唇,有些局促地推开他。

    “那、那你来猜猜看好了。”

    她把缎面包裹的灰色锦盒取出来。

    “应该是戒指吧。”他清冷的眸光一瞥,勾唇说道。

    “埃?你怎么一下就猜中了~!难道你有透视眼!”柳茗熙错愕地睁大眼睛。

    “笨蛋,这个品牌设计地最经典的就是指环。”韩青禾揉了下她的头发,笑得一脸妖孽,“你这是要向我求婚嘛。”

    “pu!”柳茗熙差点没吐血,“你不要这么自恋好嘛,哪有女孩子向男生求婚的!”

    她红着脸把盒子塞到他手里。

    “喏,给你自己收好。”

    “我不要。”他一贯冷淡的声线里,居然带了一丝丝傲娇。

    这个声音简直让人无法抵抗!

    “啊?”柳茗熙回过头,茫然地看着他。

    这个家伙……

    她挑了很久的礼物耶,他居然不要……

    “我要你亲手给我戴。”韩青禾唇畔噙着笑意,打开盒子递给她,然后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柳茗熙脸红地接过,取出戒指后,看着那双漂亮的手,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为什么她会这么慌?

    就是,给他送个礼物,然后戴上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对。她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洗脑,然后抓过他的手,直截了当地套进了他的中指里。

    因为他的食指已经有颗戒指了。

    “唔,好了。”她的脸颊不知觉变得有些热,感觉房间的温度似乎似乎在升高。

    两人默默注视这那枚戒指,虽然不贵,只花了1万多,但是款式还是很精美的,尤其是戴在他手上,显得格外漂亮。

    柳茗熙正打算退后。

    那只戴着戒指的手忽然伸来,轻轻松松地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我答应。”

    他坏笑着说完,柳茗熙还没得及拒绝,就被他扣住后脑勺摄住了她柔软的唇瓣,狠狠吃了一番豆腐。

    “唔!”

    你答应什么啊你!

    这真的不是求婚好吗!

    柳茗熙睁着大清澈的眼睛,紧张地连额头都沁出了汗珠,清醒过来后,立刻想要推开他。

    万一有人过来怎么办!

    “流氓!快点放开我!”她握紧软绵绵的拳头,用力在他肩膀上擂了两下。

    韩青禾完全没感觉,跟被按摩一样。

    “好了,不欺负你了。”他心满意足地放开她,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隙。

    柳茗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面瘫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好像收到个礼物就高兴地快要上天了。

    不过话说回来!

    “你都欺负完了还说不欺负!流氓!”

    “嗯。”他对这个称谓完全不排斥,依旧笑得令人如沐春风。

    柳茗熙:“……”

    论流氓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这就是啊!

    “我们出去吧……好像进来很久了。”半晌后,柳茗熙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说。

    “等会。”他忽然叫住她。

    柳茗熙停住脚步,只见他忽然把自己食指上那枚戒指取下来,伸手将她拉过,把戒指放在她掌心。

    “埃?这个……”

    “送给你。”韩青禾合上她的手,“你先收好,改天买条链子给你挂起来。”

    “什么。”柳茗熙闻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枚戒指对你来说不是很重要吗?”

    他记得他在微博上晒过。

    那是他获得第一次奖项的时候,自己买给自己的奖励,当时发微博后还引发了一阵热潮和跟风。

    但这款戒指是订做的,全球只有这一枚,背后还刻着一个h.

    所以尽管高仿层出不穷,却永远取代不了这枚戒指本身的意义。

    “因为很重要,所以把它交给你。”韩青禾认真地说。

    柳茗熙轻颤了一下,默默握紧拳头,体会着那枚戒指冰凉的触感,心里却没来由变得暖暖的。

    “嗯,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两人回到宴会内,跟大家道歉,说明了一下情况,宴会就继续了。

    切过蛋糕后,韩青禾还和lk表演了一段演出不仅让记者们拿到了更多的报道素材,还彻底点燃了场内的气氛。

    到下午的时候,宴会结束。

    不少人都回去了。

    柳茗熙和韩青禾也提前逃走。

    他带着她去了海边,柳茗熙直接脱了高跟鞋踩着柔软的沙滩,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黄昏的落日映照在海面上。

    将整个世界都渡上了一层朦胧的暖色。

    两人闲聊的时候,不小心就谈到了对未来的梦想。

    “哥哥到目前为止最想做的是什么?”

    “考上演艺学院吧。”

    “z国最有名那个吗?”

    “嗯。”韩青禾点了点头。

    “那需要很高的分数才可以上,而且面试据说也超级难。能进那所学院的,都是很了不起的人才呢。”

    柳茗熙崇拜地说。

    “我有信心。”韩青禾淡淡勾唇。

    “看来我也要努力才行了!”柳茗熙被他激励道,握着拳头为自己打气。

    她想要和他考一个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