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110章 她是潇月月的女儿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

    韩青禾心里居然没有半点不乐意,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欣悦。

    没想到她也是个醋坛子。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韩青禾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没有女朋友。就算有,也不会是你。”

    他这种不留丝毫情面的拒绝方式。

    彻底让凯瑟琳崩溃了,楚楚可怜地看着他:“青禾哥哥你……”

    “不要叫我哥。我只有一个妹妹。”韩青禾说完这句话。

    柳茗熙不禁一怔,错愕地望向他。

    凯瑟琳则委屈地捂着脸,哭着逃跑了。

    “怎么样,我的表现你满意吗?”

    韩青禾的心情是好了,柳茗熙却没来由地觉得有点难受。

    自己现在到底算什么……

    “你该不会还在吃醋吧?”韩青禾靠近她,捏住她精致的下巴,低低的声音充满磁性。

    “我没吃醋。”柳茗熙下意识拍开他的手,“我要继续整理东西了,你走吧……”

    韩青禾明显察觉到了她情绪不对,黑眸微眯了一瞬。

    “你到底怎么了,我帮你赶跑那种无聊的人,你不开心吗?”

    “我开不开心,好像不是你应该关心的话题。刚才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行使男佣的支配权了,从现在开始你恢复自由身了。”

    “以后在公司,你当你的大明星,我做我的小助理。咱们大路一条两边走。见面不见面都不会尴尬。”

    “熙儿,你这是刚用完我就把我甩一边呐。”男子抱起双臂,斜靠着坐在一旁的柜桌上,还偏就赖着不走了。

    “哥哥当初还不是这样对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彼身。”柳茗熙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回答。

    撩也撩了,吻了吻了,床上也扑过了,虽然没被大灰狼吃干抹净。

    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这个家伙就不认账了。

    哼!

    她凭什么就不能用完他就踹边边?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走了。”韩青禾也不跟她争,默默看了她一会儿,抱着双臂就离开了。

    望着他离开的颀长背影。

    柳茗熙默默抿了下嘴唇,最后继续倔强地若无其事地工作。

    她不要再为他吃醋,不要再为他在意。

    没有他,她也可以好好的。

    ……

    暑假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8月底,马上就要开学了,柳茗熙趁着休息时间,在家里疯狂地补作业。

    韩青禾则约了lk,晚上一起去海边打球。

    “砰!”“砰!”

    海边的球场,不断挥舞的棒球棍,来回飞跃的白球,以及两人肆意挥洒的汗水。

    这场网球博弈一直持续了2个小时,lk几乎一直在输。

    徘徊在捡球和发球中。

    “啊……不行了,让我休息了一下。”

    又过了半个小时,lk直接摘掉护帽躺在地上,把手里的球棍往半空中一丢。

    “我要死了!青禾你是变态还是变态,居然打这么久,我不行了,下次要还这样千万别叫我出来受罪……”

    韩青禾拖着脚步走到他身边躺下,两人望着头顶繁星闪烁的玻璃罩子,听着外面翻涌的海潮声。

    后背都被衣衫浸地完全湿透了。

    “最近有点不爽,找你出来发泄一下。”

    “呵……呵……你这纯粹是在虐我。”lk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抬手在他胸膛上捶了一下。

    “行了,有啥不开心的就说,别用这种变态的法子把我虐得半死不活的。”

    “……”韩青禾憋闷了半天,终于蹦出了一句话,“柳茗熙一个月没和我说话了。”

    “噗——”lk一口老血喷出来。

    “啊哈哈哈,你是不是有毛病?你老婆不理你,你跑来跟我说有毛用啊?哈哈哈。”

    “闭嘴。她不是我老婆。”韩青禾赠送他一记帅气的大白眼。

    “我才不信。你们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啵啵啵了,这不是情侣是什么?老实说吧,青禾,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你到底喜不喜欢小熙熙。”

    韩青禾沉默着,没有回答,像是在思考。

    “有个故事你听过吗?”lk见他想不明白,靠在墙壁费劲地坐起来。

    两人有点颓废地靠在一起。

    “什么故事?”韩青禾转头看了他一眼。

    “飞蛾和电灯泡的故事。”lk说着,掏出手机捣鼓了两下,“你等着啊,我念给你听。”

    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个电灯泡,有一天,他灭了。我仔细检查了下,钨丝并没有断。我重新按下开关,灯泡闪了两下又灭了。

    我问,你怎么了,不开心么。

    灯泡回答,等会儿,有个蛾子在窗外看我好久了。

    我说,那不挺好,有人看得上你。

    灯泡说,我不是火,别让她看错了,误了人一辈子。]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其实吧,我就想告诉你一个道理。

    喜欢就去追,不喜欢就放过人家,谁也别耽误谁。小熙熙对你的心意,我一个局外人都看出来了,如果你自认为,不是那个能给她幸福的人,就别再继续给她希望了。”

    “……”韩青禾彻底陷入了沉默。

    显然,刚才这个故事他听进去了。

    也明白了柳茗熙这段时间为什么要疏远自己。

    “行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就干脆点告诉我,为什么?”

    “潇月月。”

    “什么?”lk愣了一下。

    “熙儿她,是潇月月的女儿。”

    韩青禾垂着头,单手扶着膝盖,汗水还在顺着头发往下滴。

    他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句话,lk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她……确定是那个潇月月吗!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不是,我亲眼所见。”

    “……”lk需要一点点时间冷静一下。

    这种狗血的情节,怎么会降临到自己朋友身上。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如果她不是潇月月的女儿,也就没有这么巧的机会能住进他家了。

    这些不可分割的羁绊,早在上一辈,就开始纠缠……

    “可是,潇月月,那不是你一心想要报复的,那个女人么……”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当青禾得知自己的妈妈,是因为收到了一封来自潇月月女士的邮件,才会选择自杀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对那个女人进行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