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90章 为什么对我好?
    第90章为什么对我好?

    “啊?没、什么都没想。”柳茗熙脸红地更厉害了,想抬手摆动一下,忽然发现两人的手正拉在一起!

    吓得一下就放开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事。”柳茗熙红着脸移开视线。

    奇怪……

    气氛忽然变得好尴尬啊。

    “那个,我先回去了。”

    她说完转身就跑。

    森姆七朗抱起双臂,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笑容。

    刚跑回小卖部,就看到两抹熟悉的人影站在不远处的大榕树下。

    “去哪儿了?”韩青禾单手插兜朝她走来,低头看着她,高大的身材在日光下投下一道阴影。

    “就在后山溜达了一圈。”柳茗熙摸了摸头发,莫名心虚。

    “好玩么?”韩青禾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俊美的面孔不带丝毫表情。

    “还不错……”柳茗熙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晕,抬头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眼前韩青禾,给她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

    “好了,你不要搞得跟审问什么一样,小熙熙,走吧,一起吃饭去。”

    lk一下就把韩青禾拽走了,扶着她的肩膀,三人一起朝食堂走去。

    “你们是专门在榕树下等我吗?”柳茗熙仰头好奇地问。

    “当然……”lk话还没说完,就被韩青禾打断了。

    “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在那里吃冰棍,顺便看风景。”

    他冷冷回答。

    “好吧~”柳茗熙抓了抓头发不说话了。

    lk眯起眼睛:

    这个家伙还真是,说句实话有那么难么?

    就是要熬一熬他,看他忍得到几时。

    三人在食堂里吃着饭,森姆七朗和郸弥子随后就到了。

    “嗨,这么巧!”郸弥子端着餐盘就坐到他们对面。

    “对啊。”柳茗熙笑着回应。

    “熙儿,你吃这么少,营养会不均衡的。”森姆七朗看了一眼她打的菜,直接把自己的那份烤肉端到她面前。

    “喂喂!七朗,你偏心了吧,刚才还在跟我抢最后一份,现在转手就送给熙儿了!”

    lk则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哎呦,不错哦。”

    “谢谢你,七朗。”柳茗熙也不跟他客气了。

    “……”韩青禾抓着筷子的动作顿了一下,看了看那份烤肉,再看了看对面有说有笑的几人。

    lk:“嘿,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看他半天不发一语,lk忽然捅了下他的胳膊。

    这问题一问出来。

    顿时满座寂静。

    “吃醋?韩青禾?”

    郸弥子差点没被刚喝进去的汤呛到。

    森姆七朗愣住了。

    就连柳茗熙也差点没有抓稳手中的筷子。

    “哈哈哈哈他会吃醋?怎么可能!吃谁的醋,熙儿的吗?”

    愣了三秒,郸弥子像听见了什么大笑话似地,捧腹大笑起来。

    “是谁说初中不准熙儿谈恋爱的嗯?你该不会是借公徇私,自己对熙儿产生什么想法了吧?”

    郸弥子敲着筷子,帅气地挑了下眉。

    柳茗熙也目光闪烁地望向他。

    真的吗?

    韩青禾他……

    “你们想多了。”韩青禾继续淡定自若地吃东西,“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吃醋二字。”

    “嗯,我想也是,青禾对熙儿一直是兄妹的关爱,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森姆七朗看了一眼熙儿,目光似乎别有深意。

    “好吧,那就算我想多了。”lk耸肩笑了笑,“大家继续吃东西吧。”

    在那之后。

    柳茗熙觉得森姆七朗对自己越来越好,好到郸弥子都开始吃醋了。

    比如总是格外为她带一份零食。

    帮她打饭。

    甚至好几次都留下来陪她做值日工作,打扫教室卫生。

    作为回报,柳茗熙也会在体育课结束后,帮忙整理一些器械。

    周五下午。

    体育课结束后,柳茗熙和他一起把东西搬回了器材室,将同学们用过的绳子一根根整理好,再把篮球放到货架上。

    “啊……”忽然,柳茗熙感到手被什么割了一下,不禁轻呼出声。

    “怎么了?”森姆七朗立刻跑过来。

    “没什么,好像被篮子的边框划破了。”柳茗熙随便按了下伤口。

    “等一下!”森姆七朗立刻抓住她的手,“不要用手去按,会弄脏伤口的,你太不小心了。”

    听到他这么说,柳茗熙的脸颊不由变得滚烫。

    “抱歉,我没帮上忙,还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一定不要走开。”

    森姆七朗说完,穿着运动服一阵风似地跑出了器械室。

    柳茗熙就坐在窗边,用纸巾按住伤口,简单地止血。

    “我回来了。”门再次被推开,森姆七朗手里拿着个创可贴,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汗水从他额头上落下来,顺着俊朗的面孔往下淌,胸前的衣服都被打湿了。

    器械室在操场这边,小卖部在教学楼那边,距离那么远,他却几分钟不到就回来了,足以证明刚才跑地有多快。

    “手给我。”他动作迅速地拆开创可贴,认真地给她粘上。

    看到那张染着鲜血的纸巾,森姆七朗的眸底不由掠过一丝愧疚。

    “你坐这里,不要动了,接下来我搞定就行。”

    他说完回去继续整理运动器材。

    “没事的,小伤而已,我可没那么娇气。”

    柳茗熙挥了挥手站起来,“而且现在已经一点也不疼了!”

    “反正你坐着玩就对了。”森姆七朗可不愿意再看到她受伤。

    “话说回来,你最近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

    柳茗熙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出了口。

    森姆七朗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熙儿会突然问地这么直接。

    “你真的想知道吗?”森姆七朗转头目光灼灼地望向她。

    “嗯嗯。”柳茗熙点了点头。

    她想,总不会是那方面吧。七朗虽然对让她很好,但她觉得不是暗恋什么的……

    “因为我要报答你帮我洗脱嫌疑啊。”森姆七朗忽然眯起眼睛,一笑带过。

    “只是这样吗?”柳茗熙歪头思考了一下。

    “那你觉得还有什么?”森姆七朗勾唇笑了一下,忽然产生了逗她的兴趣,拍了拍手就朝她走去。

    “等下,你小心点!”

    柳茗熙注意到他脚下盘着绳子,是她刚才收拾到一半的留下的……

    然而,已经太晚了,森姆七朗不幸被绳子绊倒,整个人朝前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