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85章 宽限时日
    “韩青禾不可能吧?”同学们纷纷议论着。

    “就是。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老师,郸弥子也不可能。”

    柳茗熙出口澄清道,“刚才他一直在里面的座位,就没有出去过。”

    “嗯。”苏晓柔点了点头,“坐在里面的位置的人,嫌疑会小一点,请坐下。”

    于是乎,郸弥子和lk坐下了。

    “老师英明。这种猥亵的事情,本少爷才不会做呢,我要撩妹,通常都是光明正大的。”lk坐下以后,摊了摊手说。

    这么一来,教室里的嫌疑人,剩下的就只有“韩青禾”,“森姆七朗”,和一名“戴眼镜的男生”了。

    韩青禾的目光一贯的冷漠,对于这种局势,也丝毫不会感到慌乱。

    森姆七朗则沉默不语。

    另一名眼镜男生,紧张地低着头,不敢看众人投向自己的异样眼神。

    “老师,我有话说。”终于,在情势陷入僵硬的时候,一名女生弱弱地举起了手。

    “什么话?”苏晓柔抱起双臂,目光凝重地打量着她。

    那名女生是森姆七朗的同桌,平时总是默默无闻,属于班级里毫不起眼的那一类人。

    现在她居然要举手发言,众人不禁要怀疑,是不是她身边的人有嫌疑了。

    果然,

    “老师,我……我刚才,停电的时候,好像……看到七朗同学离开了座位。但是很快又回来了……”

    她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完,柳茗熙就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居然是森姆七朗!

    这、这怎么可能!

    “可当时一片漆黑,你是怎么看到他离开座位的?”她忍不住问。

    “没错,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郸弥子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怀疑,也忍不住冷冷开口。

    “我,我真的没有骗人,我听到凳子推开了一下,然后有个人影从我面前晃过去,接着就听到了老师的尖叫,然后……然后七朗同学就回来了。”

    这一次她说地特别详细,彻底引起了在座同学们的震惊。

    “天呐!不是吧,七朗欧巴耶,他这么帅,怎么会做这么恶心的事?”

    “谁说帅的人就不会做坏事了,不要轻易被表面的事物蒙蔽了双眼!”

    教室里的议论很快就分成了两派。

    “老师的xx我早就想了……哈哈哈,他胆子可真大……”

    男生们的议论则更为猥琐下流。

    苏晓柔被他们气得满脸通红。

    森姆七朗皱了皱眉,正想开口说点什么。

    “你们都给闭嘴!”一道声音就打乱了喧闹,郸弥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帅萌的脸上带着不可抑止的怒气。

    “仅凭一言之词,根本就无法确认!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我的兄弟。森姆七朗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平时难道看不见吗?他要是会做这种事,我把我的头摘下来给你们当皮球踢!”

    他这番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

    有几个人还想说点什么,但对上他盛怒的双眸,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苏老师也从羞愤转为了平静。

    “总之,这件事情,必须要得到一个明确的处理。森姆七朗同学,你自己有没有什么话说?”

    她的目光带着失望,愤怒,但是更多的还是隐隐的期待。

    期待自己的学生都给出不一样的解释。

    毕竟都是自己带出来的,不希望他们成为这样的人。

    “我没什么好说的,不是我。”森姆七朗平静地回答。

    他一说完,同桌的女生就憋红了脸。

    她明明看到了……

    可是森姆七朗是什么人,她不可能再站出来反驳他第二次。

    她没这个胆子……

    “老师,七朗同学说他没有做。想必这其中还有什么误会。”

    柳茗熙也忍不住站出来为森姆七朗说话了。

    在她眼里,七朗小郸他们都是朋友。

    她对自己的朋友,绝对是有一定信任的。

    “我希望老师你能给我们两天时间,我们一定帮你找出猥亵的真凶!”郸弥子撂下了话。

    “没错。老师,你就给我们一点时间吧。本少爷保证,森姆七朗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lk也站起来为他支援了。

    韩青禾回头看了他一眼。

    森姆七朗身为第一嫌疑人,脸色自然是有些不好的,但是他的目光很坦然,不像是真的做了那种事样子。

    反观,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倒有几分猥琐……

    “老师,我相信他。我们四人一起给他做一份担保,如果两天之内找不出真正的猥亵狂,你再处理这件事。”

    连韩青禾都出面担保了……

    同学们心底的震撼难以言喻。

    森姆七朗感激地看了几位朋友一眼。

    此生能交到这样的挚友,可以说是莫大的幸运。

    “叮铃铃——”

    这个时候,晚自习结束的铃声适宜地响了起来。

    “好,我就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周五晚自习,我要看到你们的结果。”美女老师看了手表,脸上带着气愤的红晕离开了教室。

    真是太荒唐了!

    望着老师羞愤离开的背影,所有人一起从座位上起来,激动地议论着这件事。

    教室里很快就三三两两地走空了。

    郸弥子在最后一刻还是没忍住,扑过去一把揪住了森姆七朗的领口,一下将他按在墙壁上。

    “七朗,你疯了你是不是,老实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这突然的情势转变,让柳茗熙怔了一下。

    “小郸,你在做什么?不是说好了,对朋友要有信任的吗?”

    “没错,对朋友必须要有信任,但是你这个家伙从刚才到现在都怎么回事?一副完全不解释的样子!要是你真的没有嫌疑,为什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

    “……”森姆七朗沉默着,没说话。

    韩青禾和lk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是那种人,他们相信七朗,但是后者也必须拿出点证据来撇清关系。

    否则的话,就太辜负他们的信任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森姆七朗沉默了半晌,还是只有那一句话。说完拨开小郸的手就走了。

    “额。”郸弥子登时愣在了原地。

    “喂——你个混蛋,你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