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83章 你太污了
    柳茗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额头上热热的……

    她抬起手一摸,是一张打湿的毛巾。

    她蹭地一下坐起来。是谁在身边照顾了她一晚上?

    “你醒了。”韩青禾端了一盘水过来。

    他几乎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眼底覆着淡淡的青色。

    “是你在照顾我?”柳茗熙一开口,声音还有点沙哑。

    “嗯。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好像没有……”柳茗熙摸了下自己的头额头,不热了。

    可韩青禾却拧开盖子,拿出了一支温度计。

    “张嘴。”

    “哈?”柳茗熙茫然了一瞬,温度计已经戳进了她的嘴巴里。

    “……”

    柳茗熙:“为虾米是戳嘴巴的?温度计不西都夹咯吱窝里莫?”

    “没找到那种,只有口腔温度计。”韩青禾坐在她边上看着她,淡淡地解释道。

    “嗷。”

    五分钟后。

    韩青禾从她嘴巴里取出温度计。

    “唔……等等……有口水……”柳茗熙连忙攀住他的小臂,示意他慢一点。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见过。”韩青禾抽回手,勾唇牵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柳茗熙红着脸,移开视线。

    “36°7,烧退了。”韩青禾将温度计甩下去,丢进水盆里端出去。

    “你起来洗漱一下,下来吃东西。”

    “好的。”柳茗熙没想到他会亲自照顾自己这么久,心里暖暖的。

    掀开被子踩着拖鞋起来,走到洗手间,挤了牙膏就开始刷牙。

    因为哭了太久,眼圈还有些红肿,看起来就像两个桃子似地。

    “昨天是你把我从葬礼会场抱出去的吗?”

    走下楼梯后,柳茗熙抓着头发问。

    她只穿着一条粉色睡衣,露出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格外地柔滑。

    韩青禾淡淡收回视线:“恩。”

    他正系着围裙,给她煮粥。

    “哇,你好厉害啊……是红豆小米粥。”柳茗熙凑过去一看,就闻到了阵阵的香味。

    “这算什么。加水就可以了。”

    “虽说如此,但男生会做饭还是很稀奇耶。”柳茗熙跑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抱着膝盖憧憬地望着他。

    “你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韩青禾一边关掉电磁炉,一边把小米粥盛了两碗出来。

    “我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柳茗熙坐到餐桌前,抓起筷子,“尤其我的妈妈,她非常地温柔,对我们都很好。”

    说到这里,她的眼眶禁不住又有些湿润。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会给我们做早饭,然后洗衣服,整理食材。白天会陪我写作业,督促我看电视不要超过多长时间,否则对眼睛不好……”

    柳茗熙越说越觉得心酸,为了不在他面前哭出来,抿了抿唇不说了。

    “真的有这么好吗?”韩青禾俊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抬眸平静地看向她。

    “嗯。”柳茗熙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的反应有点怪怪的。

    难道他从来没有感受过母亲的爱吗?

    为什么一提到这些,他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呢。

    “你吃吧,我饱了。”韩青禾只吃了两筷子,就没了胃口。

    “呃?”柳茗熙抓着筷子,茫然望着他起身,然后走上楼。

    为什么她会觉得,韩青禾这两天似乎也有点难受。

    话说回来,来这里这么久都没见到过伯母。

    之前听佣人说,韩青禾的妈妈很早的时候就不在了。

    难道是这两天的葬礼,引起了他触景伤情……

    一整天,韩青禾都有点冷漠。

    到了晚上,柳茗熙到他房门口偷窥了一下,发现他不在卧室。

    “人呢?”

    她走进去转了一圈,发现韩青禾根本就不在卧室,推开阳台的玻璃窗看了下,他也不在。

    最后,她终于在别墅三楼的天窗顶上找到了他。

    他正坐在屋顶上看星星,背影看上去冷漠而又孤独。

    “哥哥!”柳茗熙在底下喊了他一声。

    韩青禾转头看了她一眼:“你上来干什么?”

    “你怎么不吃晚饭啊,我找了你很久了。”柳茗熙在底下昂头说。

    “我不想吃。”

    “那我上来陪你。”柳茗熙说着,就顺着木梯子爬了起来。

    韩青禾皱了皱眉,担心她摔着了,转头瞥了她一眼。

    “你慢一点。”

    “没事的,爬一个梯子而已,难不倒我。”柳茗熙说着,已经爬到了顶端,膝盖跪在屋顶上,支撑着爬了上来。

    “嘿休……”她一上来,就重重地呼了口气。

    韩青禾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唇边勾起一抹戏谑:“你知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么?”

    “嗯?”柳茗熙才刚坐好,听到他这么问,愣了一下,“语气助词啊。”

    刚才爬地有点累嘛。

    “还有一种别的意思。总之,你还是换种语气助词吧。”

    柳茗熙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心想他还真奇怪,刚才还闷闷不乐呢,怎么突然就有兴趣调侃自己了。

    “你直接告诉我好了。”

    “自己baidu。”

    “……”柳茗熙取出手机查找了一下那两个词。

    顿时风中凌乱了……

    [从字面意思来看,声旁是"黑"和"休",就是天黑了休息。形旁均为口字,表示是两口子在天黑了一起休息,而且在休息过程中可能……]

    “噗,你你你……”柳茗熙颤抖着嘴唇,“你太污了!”

    “哦,刚才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关我什么事?”

    韩青禾一副‘我很纯洁'的样子。

    “我本来都不知道,都是你带污我的。”柳茗熙噘嘴说,“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什么?”韩青禾坏笑了一下,撑着手臂就靠近了她。

    俊美妖孽的面孔瞬间又近在咫尺。

    “当初我要给你负责的时候,某人可是义正言辞地拒绝我了呢?”

    “我……我说的负责,才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你要负责给我的思想洗白!”

    “这种无聊的事情我不会做。”他伸手揽住她的腰肢,把她往身前一带。

    “不如我跟你探讨一下,怎么让你的思想跟我达到一个同步吧。”

    性感的声音拂在耳畔,热气暧昧地吹过。

    “啊啊不要……”柳茗熙急地闭上了眼睛,连忙伸手推他。

    “不要不要,你快放开我。这是在屋顶,万一掉下去怎么办,你们男生的思想都这么污么?思想品德老师知道了会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