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82章 神秘的黑影
    “当然是来保护你的。”lk说完,捂着她的嘴把她抓到一边,“你今天怎么想到跟陆其燃约会了?”

    “我找他有事。”柳茗熙眨巴着眼睛说,拨开他的手放到一边。

    来不及多解释,她就趴在雕塑边上看他们打架了。

    韩青禾和陆其燃两个人都是顶级的高手,这些人对付陆其燃一个还有胜算,加上韩青禾,很快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见局势不妙,立刻开溜。

    “哥哥,你没事吧?”柳茗熙一看他们跑了,连忙奔到韩青禾身边。

    韩青禾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冷冰冰地注视着陆其燃。

    “呦,什么眼神啊。未来的大舅子,我不过是约你妹妹出来吃个饭,你怎么好像要把我给灭了。”陆其燃不怕死地火上浇油,抱着双臂懒洋洋地说。

    柳茗熙一看,韩青禾的脸色更可怕了。

    lk:“哈哈哈哈大舅子?”

    某人的重点成功偏移了。

    “听着,你下次再敢带我妹妹出来,不负责任地让她遇到危险,我绝对会动手揍你。”

    韩青禾忽然上前揪着他的衣领,用警告的口吻说道。

    “这次是意外,我怎么知道这么巧会遇见那些寻仇的人。”陆其燃摊了摊手说。

    这种散漫的态度让韩青禾感到更加地不悦。

    就这种态度,还想当他妹夫?

    柳茗熙连忙上前拽了下他的衣襟:

    “算了,哥哥,我们回去吧。”

    说到底,她还是不希望看到他这么生气。

    瞥见她可怜兮兮的目光,韩青禾的心底的火被浇熄了一半,冷冷松开他,拉着柳茗熙就走了。

    “喂,那个我没录,骗你的!”陆其燃在身后喊道。

    柳茗熙微微一怔,回头看了他一眼。

    “不准看他。”韩青禾扳过她的脑袋。

    “你现在还小,不许谈恋爱,尤其是陆其燃,他是混道上的,万一有人寻仇找到你身上。他不可能时刻顾得上你。”

    “我知道啦,可是我没有跟他恋爱耶。”

    柳茗熙红着脸抓了抓头发,心底还是很感激的。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她仰起头看向他,眸子里闪动着柔和的星光。

    韩青禾抓着她的手腕,不由扣紧了几分,俊美的脸庞却依旧不带丝毫情感色彩。

    “没什么。哪次不是我救你。”

    听到他的回答,柳茗熙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好神奇,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哥哥总会第一时间出现。能认识你,真的很幸运。”

    突然其来的告白式言语,让韩青禾有些猝不及防,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

    “埃?”柳茗熙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转头看了下左右两边。

    寂静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路灯散发着昏黄色的暖光,lk早已经默默离开了。

    韩青禾低下头看着她。

    路灯的光从他背后洒落,令逆光的他轮廓看上去更加俊美。

    “真的很幸运吗?包括我欺负你的时候。”他倏然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柳茗熙能感觉地出来,他的心情似乎一下变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他的情绪变化了起来。

    “如果可以少欺负我一下就更好啦。”她吐了吐舌头回答。

    说完转身就跑了。

    韩青禾从后面几步跟上她,直接拉着她的手腕把她塞进了计程车里。

    “以后就好好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跑,万一再遇到什么危险,我可不是每次都能出现的。”

    “嗯。知道啦。”

    ……

    6月7号。

    葬礼如期举行。

    天气也变得愈加地炎热。

    那一整天,柳茗熙都被沉重的阴霾笼罩着,听着房间里播放着的哀乐,看着无数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走来走去。

    她穿着一条黑色礼裙,头上戴着黑花,将发髻挽起来,始终跪拜在地上。来往的人一个个上来行礼,祭拜。

    其中多是爸爸在科学界的一些朋友,都是在z国享誉胜名,德高望重的人。

    还有妈妈在大学任教时的老师们。

    她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早已去世了,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都不在了。

    “熙儿,别难过,以后我们会陪着你的。”郸弥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祭拜结束后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柳茗熙一阵哽咽,忍着没有让泪水掉下来。

    当你遇到悲痛的时候,一个人可以煎熬过去,但一旦有人同情和安慰,这件事会变得难以忍受起来。

    轮到柳茗熙上台致敬父母的时候,她努力维持着平静不让自己失态,可是念悼词念到一半,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往日里父母对自己的每一处关怀,每一句对白,每一帧画面,都不受控制地自己浮现在了脑海里。

    巨大的悲伤像潮水一样跌宕起伏,翻涌而来,彻底将她掩埋在其中。

    柳茗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断断续续念完悼念词的,也不记得自己跪在地上大哭的样子有多狼狈。

    只依稀记得,当她哭得昏天暗地的时候,有一双手夹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一把揩掉了她的眼泪,抱着她走出去。

    很多人围着她,安慰她:孩子,别哭了。

    可是她只记得那个人的怀抱,和他那双把自己带离黑暗深渊的手。

    当天,柳茗熙哭到晕厥,一直以来埋藏在心底的痛意在那个时候一并爆发了。

    半夜,她躺在床上昏睡时,窗户里忽然吹来了一阵夜风。

    白色的窗纱被吹得微微拂动。

    一道黑影忽然从外面走进来,靠近她床旁。

    站在床边静静凝视了她片刻后,低下头抚摸着她的脸,无比温柔地印下了一个吻。

    韩青禾端着热水回来的时候,才推开门,那个神秘的黑影就从窗口消失了。

    他只看到一抹影子一掠而过。

    “谁?”

    韩青禾警惕地问,放下水盆跑进去。

    一切如旧,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除了窗户半阖着,夜风吹拂着纱幔,其余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眼花了么……

    韩青禾在心底想着,回到水盆边,拧干白毛巾后,贴在柳茗熙的额头上。

    她今天有一点高烧,医生已经来看过了,说休息一下就会好,希望明天可以醒过来。